妘裳姞苟儿是哪本小说主角 妘裳姞苟儿做主角的小说

主角妘裳姞苟儿的小说是最近备受关注的古代言情小说,名字叫做《农门福妻:傻王相公宠入骨》,是作者汽水五毛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的一部作品,小说主要内容是:家徒四壁?没关系,姐最会赚钱了~相公痴傻?这么帅又宠人的相公,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好吗?…

精彩内容试读

那边来人她生气,不来人她更生气。

好不容易说服自己女儿嫁给傻子就嫁给傻子吧,却不想那边竟然还失约毁信!妘爹坐在院门外直抽烟袋,沉默不语,脸色极其难看。

妘裳又尴尬又气恼,暗骂傻苟儿不靠谱。

“小妹,你去姞家探探什么情况。”她将小妹拉到一旁,小声的交代。

对于这种事,作为女方总不能亲自去质问别人为什么不来娶她。

就算她敢,她爹娘也丢不起那个人。

小妹还在生气娘把唯一的嫁妆给了阿姐,一整天都不高兴的嘟着嘴,总觉得娘偏心。

妘裳只好把发黑的银簪子偷偷塞到她手中,“簪子给你,不要给娘弄丢了。等以后你出嫁,阿姐给你打造一整套纯金首饰!”

“真的?”妘小妹瞬间双眼大亮。小孩子就是如此好哄,也不管阿姐现在的话听起来多么荒唐不切实际,都信以为真。

“那是当然,阿姐还能骗你不成?”

她将小妹偷偷拉进屋,然后塞给她一只洁白的手帕。手帕上是她层层秀得字,虽然丑了点,倒也能够看出字迹来。

小声交代道:“我看姞家人八成是不相信傻苟儿的话,你把这手帕交给苟儿,然后告诉他,不管别人信不信,他只管来娶我就好。只要他来娶我,我就嫁他。”

妘小妹脑瓜机灵,只需她交代一遍就明白了。

“阿姐放心吧,我一定会让傻苟儿来娶你的~”

小女孩开心的跑了出去,才跑出门口,又退了回来。

妘裳疑惑看去,小妹突然跑过来,将发黑的银簪子重新塞回了她手中。

“簪子先给阿姐戴,等我出嫁时,阿姐记得还我~”

“放心吧,阿姐会千倍百倍的还你。”妘裳笑着重新将银簪子插回发髻。

簪子其实不值几个钱,重要的是它的意义。

娘亲给的嫁妆,哪怕是铜簪子铁簪子,都比金山银山来的宝贵。

妘小妹‘嗖~’的一下跑出院子,妘爹妘娘自然知道她去了哪里,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等来到姞家后,发现姞家早已乱成了一团。

整天傻呵呵任劳任怨的姞苟儿突然生气的撂挑子罢工,不停地吵着去妘家迎娶媳妇。还拿出一块破锄头做证据。

姞爹姞娘就当他是发傻说胡话,结果好说歹说,就是不听。

田也不种了,药材也没找来。出去一晚就跟魔怔了似的,吓得姞爹姞娘想要给他找个神婆看看。

“爹,娘,我真要去娶裳儿了。她都等我好久了,再不去裳儿她会伤心的。”

姞苟儿已经被姞家人五花大绑,绑到了大树上。

姞爹姞娘听着他不断说胡话,只能无奈叹息摇头。

“真是的,又是哪个挨千刀的在作弄我们家苟儿……妘家的姑娘美如天仙,富家公子都瞧不上,能看上你?”

“苟儿,别犯傻了,她看不上我们的,我们也娶不起她。哪怕只是帮人家躲过宫女大征,人家都瞧不上我们这破家。妘家那娘俩嫌贫爱富出了名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娘,不许你这样说裳儿。裳儿才不会嫌贫爱富。裳儿最善良了……”姞苟儿据理力争,试图说服爹娘。

然而他的话怎么听着都像是胡话。

姞爹姞娘只以为他的傻病更严重了,急得直抹眼泪。

只有姞家幺子姞猴儿,看热闹不嫌事大,又在逗弄憨憨的大哥。

“这么说阿哥昨天晚上英雄救美了妘家长姐,然后你们私定终身,她要你无论如何都要去娶她?”

姞苟儿听不出他话语里的弦外之音,想了下便重重点头,“嗯!裳儿要我快点去娶她,越快越好。”

“噗~哈哈哈哈哈……阿哥,你还真是……”

姞苟儿完全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好笑的话,让弟弟笑成这样。

姞娘拿起扫帚将捣乱的姞猴儿追打了出去。

两人跑到门口,刚好撞见在门外偷听的妘家小妹。

妘小妹年纪虽小,但人小鬼大,听着他们的对话早已明白了事情缘由。

“果然被阿姐说对了。”

妘小妹挺起小胸脯,学着大人的模样,身为娘家人的气势被展现的淋漓尽致。

“我阿姐还在等着苟儿哥哥呢,你们为何还去迎亲!”

姞娘一家都被突然出现的小人儿弄懵了,看着小女娃俊俏水润的模样,确实有几分妘家长女的神态。

姞娘放下手中的扫帚,姞猴儿围绕着小女娃转了几圈,整天到处跑消息最为灵通的姞猴儿率先认出了妘霓。

“呀!你是妘家幺妹妘霓!”

姞娘和姞爹大吃一惊,凑上前,仔细端详着小女娃。

不怪人家挑挑拣拣,这妘家的女娃确实一个比一个水灵俊俏。

反应过来的姞家人热情款待,赶紧招呼妘小妹坐下。

又是端水,又是给她扇扇子,逢年过节才舍得吃的花生,也给她端出来一小碟。没有女娃的姞家人对妘小妹可是稀罕极了。

妘小妹人虽小,摆谱端架子的本事倒是无师自通。

小脸蛋高高扬起,将阿姐的手帕取出来,交给姞家人过目。

“我阿姐猜到你们不相信苟儿哥哥的话,特意遣我来送上信物。要你们快快去迎亲。”

姞娘将手帕接过,摊开,手上赫然绣着几个歪歪扭扭的大字。

【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姞娘不识字,只能将手帕展开给姞爹和姞猴儿看。爷俩仔细端详了半天也没能认出,只能给绑在大树上的姞苟儿看。

别看姞苟儿是傻子,认识的字却是最多的。

“苟儿,这上面绣的什么啊?”

姞娘的态度明显发生了一百八十度转变,用眼神示意猴儿赶紧给他松绑。

苟儿心性单纯,从来不会记仇。只听到是妘裳送来的手帕,傻呵呵笑着接过,舍不得松手。

姞娘再次催促一声,想知道上面到底绣了什么。

毕竟是娶亲大事,可大意不得。妘家没有正式来人,只派来了一个女娃,万一是小姑娘玩闹调皮,可就闹了大笑话。

姞苟儿小心翼翼地将手帕展开,生怕自己的粗粝大手没轻没重将手帕弄坏。

洁白的蚕丝帕轻盈细腻,隐隐散发着淡淡轻香,苟儿摊在手心,左看右看,剑眉逐渐拧成了疙瘩。

“娘,裳儿绣得字好奇怪,都缺胳膊少腿的,好丑……”

原创文章,作者:若相依莫离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01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