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苏婳拓拔樾小说 奈何太子非我不娶在线阅读

奈何太子非我不娶》是最近热门的古代言情小说,该小说主角是苏婳拓拔樾,小说布置匀整,结构谨严,实力推荐。小说主要描写了:穿越女苏婳一睁开眼,面对的,是大着肚子的外室和一心想要退婚的未婚夫,全京城的人都在看她笑话。太子拓拔樾提出合作:她帮他挡桃花,他帮她虐渣渣,互帮互助一起搞事业。天上掉下个太子来,苏婳自然是要抱紧这条大粗腿的。只是,说好了一切都是假的,怎么就真的拜堂成亲了呢?一心只想搞事业的苏婳,趁新郎醉酒,爬窗准备……

精彩内容试读

头痛欲裂,苏婳猛地睁开双眼。

入目所见的,是一张梨花带雨的脸。

那女子身穿一袭白色裙衫,跪在地上,仿佛狂风中的一朵小白花,我见犹怜。

记忆如潮水般涌来,令苏婳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她穿越了。

原主也叫苏婳,是大祁国永宁侯府的嫡女,也是大皇子拓拔旭的未婚妻。

可拓拔旭心心念念想要娶的人却不是她,而是眼前这朵跪在她面前的较弱小白花。

如今,两人闹出了人命,要她成全。

原主爱惨了大皇子,看到小白花那高高隆起的肚子,一口气上不来,当场便气绝身亡了。

大丫鬟春蕾扶着她,一脸心疼地道:

“小姐,正午的日头太晒,你身子骨不好,回房休息去吧。”

苏婳点点头,转身准备回房。

见状,小白花赵箬兰急忙道:

“苏小姐,求求你行行好,让旭哥哥纳我为妾吧,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孩子是无辜的呀。”

四周早已围满了百姓,大伙议论纷纷,指指点点,场面很是热闹。

大祁国的规矩是,正妻还没进门,男子最多只能有通房,不能纳妾,孩子更是万万不能有的。

如今,苏婳还未出嫁,赵箬兰却怀了身孕,还想先她一步进门,这分明是在打她的脸。

苏婳若是答应,便会颜面无存。

可她若是拒绝,便会被扣上一顶善妒的帽子。

站在不远处的苏湘一脸的幸灾乐祸。

苏婳转回身,冷冷地望着赵箬兰,问:

“你的肚子,是我搞大的吗?”

看似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却字里行间充满了轻蔑。

赵箬兰大吃一惊,怔愣地望着苏婳,连哭泣都忘了。

后宅女子,孩子便是一切,苏婳居然敢用这般轻蔑的口气跟她说话,是受打击太重脑子不正常了吗?

可偏偏眼下这个局面,她只能博取大伙的同情,不能当场骂回去。

见赵箬兰没有说话,苏婳沉声道:

“回答我的问题!”

赵箬兰心头一跳,脱口而出道:“不是。”

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她为什么要这么听话?

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她也收不回来了。

苏婳勾唇冷笑:“既然你的肚子不是我搞大的,那你就找搞大你肚子的人去,找**什么?”

赵箬兰惊呆了。

苏婳不是爱惨了大皇子吗?怎么会说出这种事不关己的话来?

就在这时,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声说道:

“苏小姐是正妻,妾室进门,自然是要正妻点头的,赵小姐过来求你没有错。”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附和:

“的确是这个道理。”

“孩子都有了,反正迟早都是要进门的,苏小姐你就答应了吧。”

“妻妾和睦很重要,家和万事兴,不要因为小事伤了和气。”

。。。。。。

苏婳抬眸扫了众人一眼,淡淡地道:

“我还没有出嫁,管不了夫家的事。”

她正想转身,却见一个高大俊美的男子纵马飞奔而来。

那男子身穿紫色锦缎长袍,贵气逼人,正是大皇子拓拔旭。

须臾,拓拔旭便下马来到赵箬兰面前,一脸心疼地扶起她:

“你怀有身孕,该处处小心才是,这大热天的,跑这里来做什么?万一有个什么好歹可怎么办?”

赵箬兰顺势扑进拓拔旭怀中,嘤嘤嘤地哭诉起来:

“兰儿不想孩子一出生就背负私生子的骂名,所以过来求苏小姐成全,可是苏小姐她,她似乎不想成全我们,呜呜呜。。。。。。”

苏婳冷冷地打断赵箬兰的啜泣声:

“既然知道私生子不好听,为何当初不管住你的双腿?是我逼你闹出人命的吗?一个**,哭得跟个贞洁烈女似的,实在可笑。我记得,以前女子若是未婚先孕,那可是要浸猪笼的呀,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呀。”

春蕾接过话茬:

“小姐,村子里无权无势的姑娘未婚先孕才会被浸猪笼,赵小姐怀的是大皇子殿下的孩子,金贵着呢,怎么可能被浸猪笼呢?”

苏婳笑道:“有权有势就是好,连这种寡廉鲜耻的事都能做得这般理直气壮,实在令人羡慕。”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

苏婳一向唯唯诺诺软弱好欺,今天怎么这么刚?

她就不怕得罪大皇子?

果然,苏婳话音刚落,拓拔旭便勃然大怒。

他目光鄙夷地盯着苏婳那张浓妆艳抹看不清五官的脸,沉声道:

“苏婳,你犯了七出中的口舌和嫉妒,本王今日便要休你。”

“休我?”苏婳冷笑,“我尚未嫁你,何来休妻?”

没想到今天的苏婳如此牙尖嘴利,拓拔旭一愣,随即咬牙切齿地道:“本王可以退婚。”

退婚?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被皇室退婚的女子,谁还敢娶?

大皇子若是退婚,苏婳这辈子就全完了。

更何况,苏婳深爱着大皇子,怎么承受得了退婚的打击?

退一步海阔天空,对抗的代价太大,忍气吞声才是最好的选择。

苏婳以前一直都做得很好,今天怎么犯糊涂了?

赵箬兰的眼中闪过一抹得意。

苏婳,虽然你是永宁侯府嫡女,身份尊贵,但在爱情面前,却也只能匍匐在我脚下。

苏湘也是一脸兴奋。

太好了,苏婳一退婚,她就有机会成为大皇子殿下的正妃了。

见苏婳若有所思,拓拔旭冷哼一声,一脸鄙夷:

“怎么,舍不得?晚了,今天你就算哭死在本王面前,本王也绝不心软。”

苏婳唇角勾起一抹云淡风轻的笑:

“想要退婚,可以,把紫铜花还给我。”

苏婳的亡母曾用紫铜花救了拓拔旭一命,这才有了两人的婚约。

如今既然要退婚,这紫铜花自然是要还的。

没想到苏婳居然会答应退婚,拓拔旭一时反应不过来,一脸怔愣地望着她。

见状,赵箬兰急忙仰起梨花带雨的脸,又是委屈又是愤怒地道:

“苏小姐,你这是刻意刁难。”

紫铜花三十年发芽,三十年抽叶,三十年开花,哪是那么容易找到的?

就算最后找到了,也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难道要让她的孩子一直做私生子不成?

原创文章,作者:笑红尘,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00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