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你是这样的小皇叔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主角是柳轻絮燕巳渊的书名叫《原来你是这样的小皇叔》,它的作者是一碧榶榶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咳咳!”江九猛咳,然后忍着笑拿手肘撞他,“说什么呢?”“怎么,难道我…

原来你是这样的小皇叔》 小说介绍

小说主角是柳轻絮燕巳渊的书名叫《原来你是这样的小皇叔》,它的作者是一碧榶榶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咳咳!”江九猛咳,然后忍着笑拿手肘撞他,“说什么呢?”“怎么,难道我…

《原来你是这样的小皇叔》 第3章 第3章 要她负责 免费试读

“咳咳!”江九猛咳,然后忍着笑拿手肘撞他,“说什么呢?”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于辉指着自家王爷身上,衣物都快被撑裂了,胸前露出一大片,他一脸认真的道,“江九,你好好看看,王爷身上穿的,是王爷的?王爷的伤是柳小姐帮忙医治的,衣物也不是王爷的,那不就说明王爷被柳小姐看光了嘛?王爷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这下却被女人摸遍了,清白都没了啊!”

“咳咳!”江九抖着肩膀,差点爆笑出声。

“说够了吗?”在他们对面,某王爷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

也是房间光线昏暗,没让他黑乌乌的脸色暴露出来。

于辉接受到他那锋利的眸光,立马低下了头,“王……王爷,属下没有调侃您的意思,属下只是觉得……觉得……”

“闭嘴!”燕巳渊低喝,完全不想再听他说下去,“给本王滚出去!”

“……是。”于辉麻溜的从地上爬起,像兔子一样窜跳出了房门。

“王爷,您息怒,当心着伤口。”江九忍着笑哄道,怕自家王爷迁怒他,于是赶紧转移话题,“王爷,您还有哪里不适,今夜回去妥当吗?”

“你们回去替本王收拾些细软,带来这里。”

“王爷,您要留在这里?”江九再扫了一眼屋子各处,忍不住惊诧,“这应该是柳小姐住的屋子吧?您和她……”

“不是说本王被她看光了吗?那本王要她负责,有何不妥?”燕巳渊黑着脸道。

“呃……”江九眼角和唇角同时抽搐起来。

原来他们王爷是看上了柳小姐啊!

细细一想,也没什么不妥。那柳小姐是镇国将军府的嫡女,与他们王爷还是很般配的。

只是……

他突然皱起眉,才想起来一件事,遂急声道,“王爷,您可还记得,二王爷好像说过他倾心柳将军的女儿……”

不会吧,他们王爷要跟侄子抢女人?

燕巳渊身子猛地一僵,虽然屋里光线黑暗,掩盖了他大半的神色,但依然能看出他反应巨大。

江九心跳得有些快,正忐忑不安之际,只听冷硬的嗓音响起,“太子还去柳家提亲了呢,难不成我这做小皇叔的就得让他?”

“……”江九低头摸了摸鼻子。

就当他什么也没说,免得气着了主子,累坏的还是他。

他本想岔开话题的,但发现话题又被扯回到柳家小姐身上,他暗暗的转动目光,然后笑着说道,“王爷,夜深了,您先休息,属下这就回去收拾细软,天明前再来。”

“嗯。”许是察觉到自己有些失常,燕巳渊闭上了眼。

……

以往出去,柳轻絮都是掐着小黄莺送饭的点回寺院。

今日有所不同,一想到寮房里还有个男人,她拒绝了好几处盛情招待,打包了些食物就赶回了寺院。

不过业务繁忙的她回到寺院时也已经是鸡鸣十分了。

刚踏进屋子,她就被房里多出的两个黑影吓了一跳。

“你们是谁?!”

“他们是我手下。”

“你还有手下?”她皱眉朝说话的男人看去。

“小人江九拜见柳小姐,多谢柳小姐对我们巳爷出手相救,大恩大德没齿难忘,从今以后,我们愿随巳爷一同听候柳小姐差遣,鞍前马后绝无怨言。”江九和于辉单膝跪在她身前。

柳轻絮嘴角扯动。

真难为他们了,说这么多话还能保持整齐一致。

面上,她没应,先去了桌边将油灯点亮,然后眯着眼将他们挨个打量。这两人都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叫江九的那个清瘦斯文,有些书生气,叫于辉的那个皮肤黝黑,身板比江九壮一些,看起来有点憨。

最后,她眸光投向门后的男人,问道,“我这地方,你确定能住下他们?”

“他们自有去处,不用你操心。”燕巳渊迎着她眸光,面无表情的道。

“那还差不多。”柳轻絮再看着那两人,“本来饭就不够吃,要是再算上你们,那只有饿死的份。”

于辉望着她,好奇的问道,“柳小姐,您是柳家小姐,难道还食不果腹?”

柳轻絮挥了挥,示意他们从地上起来。

然后她坐到桌边,环顾了一下整间屋子,才道,“实不相瞒,我是被软禁在此的。我虽贵为将军府小姐,但是名下有个妹妹,一心想嫁太子,奈何太子瞧不上她,非得娶我,我爹为了小女儿能当上太子妃,特意向外宣称我病重,然后把我送这里来养病。”

告诉他们这些,不是因为她信任他们,而是说了也影响不到什么。何况昨日太子来寺院,他们的巳爷也已经听到了她和太子的对话。

“既然柳将军不愿意你嫁给太子,那你不嫁便是。”于辉笑呵呵的道。

柳轻絮抿了抿唇,没接话。

但于辉好似没看到她的刻意冷漠,继续笑呵呵的问道,“柳小姐,你不嫁太子,可是有意中人?”

闻言,柳轻絮斜着眼角睨着他,“干什么?”

于辉张着嘴还想说下去,突然门后传来一道低冷的轻咳。

他背脊一震,嘿嘿道,“没事,小的只是好奇问问罢了。”

江九在一旁掉黑线,上前扯着他往外走,“行了,别打扰柳小姐和巳爷休息。”

目送他们身影快速的消失在门口,柳轻絮眉心狠狠皱起。

说的啥话?什么叫别打扰她和巳爷休息?

她朝门后的男人看去。

却见他闭着眼凝神静气,好似什么都没听到。

她从桌边起身,走到他身前蹲下。

在他腿边,多了一只包袱,不用问都知道,是那两个手下送来的。

“他们为何不接你离开?”

燕巳渊睁开眼,浓黑密长的睫毛像开启了眸盖,露出里面幽深的光华,如潭水般深邃溺人。

“签了契约,自然要信守承诺。”

“嗯,看来你还是很讲信用的,不枉我冒着危险救你。好好养伤,等你帮我赚够了银子,我也不会亏待你。”柳轻絮有意避开他的眸光,嘴上说着大气的场面话。

不知道为什么,他精神越好,气场也好像强大了起来。她形容不出这种感觉,明明她是雇主,跟他对视时,她心中却无端升起一丝小心翼翼,好似在提醒她,要她尽可能与他和平相处,莫要把人得罪了。

燕巳渊没接话,又闭上了眼。

要离开,随时都可以。但带着伤回京,着实不便。若被有心人发现,只怕会趁他病要他命。与其回京自找麻烦,不如留在她身边养伤。

柳轻絮指着他腿边的包袱,问道,“这里面是什么?”

“衣物。”

“你的吗?”见他没睁眼,她伸手打开,里面装的确实是衣物,她再看了看他身上快被撑裂的夜行衣,脱口道,“怎么没让他们帮你换?”

“忘了。”

“……”她微微黑脸。

“你帮我换吧。”

“……”她脸色更黑。

一盏茶的功夫后,油灯熄灭,屋子变得黑暗。

柳轻絮站在床边,手里抓着宽大的裤子,磨着牙瞪着床上的身影,“你丫能不能配合一点?再磨磨蹭蹭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

“动不了。”男人作势弯了弯腰,但紧接着就发出‘嘶’声。

“行了,你别动了!”柳轻絮忍着吐血的冲动低喝,然后蹲下身将他两只脚分别套进裤腿中。

她现在都有些后悔了,没事让他签什么劳工协议,她这哪里是招的手下,分明就是招了个大爷!

许是感觉到她极度不满的情绪,燕巳渊还是比较配合,至少裤腰带是自己系的。

柳轻絮心中的怨念盖过了一切,哪怕面前的是个绝世美男,哪怕这个美男有着让人喷血的身材,她通通视而不见。

她用屏风隔出个小间,把盖的被子铺到小间的地上,就在她准备把人‘请’去地铺时,只听端坐在床边的男人突然开口,“我想入厕。”

“……?!”她双眼猛的朝他狠狠瞪去。

“你陪我去。”

听他一点都不客气的声音,就跟发号施令似的,她是真有些怒了,“怎么,还怕掉茅坑里啊!你只是腿受伤,不是没腿,上个茅房不会要你命!”

她决定了,明天他那两个手下再来时,就让他那两手下把他带走!

这麻烦男人,她不用了!

男人那双深黑的眸子冷飕飕的睨着她,仿佛比她还不满,“难道你还想帮我换裤子?”

柳轻絮吐血。

……

这一晚,柳轻絮比前一晚还累。

以至于习惯了午后补眠的她在小黄莺送来早饭后就开始睡觉。

对屋子里的男人,她也懒得管了,饭菜都给他,昨夜打包回来的食物也都一股脑塞给她,目的就是不想他来烦自己。

只是还没到用午饭的时候,小黄莺突然在门外唤她。

她惊醒般睁开眼,一瞧窗外的天色,还没到饭点,遂有些没好气的问道,“何事?”

“大小姐,二王爷在院外,说是想见你。而且二小姐也来了,她是同二王爷一块来的。”

“……”

柳轻絮倏地冷了脸。

柳元茵来找她不奇怪,毕竟昨日太子来过,寺院外有柳府的人,柳元茵肯定得到了消息。

但二王爷来找她做什么?

记忆中,她原身是认识二王爷的,但也仅限于点头之交那种。

但这二王爷跟柳元茵一起出现,这又是闹哪门子幺蛾子?

沉凝了片刻,她朝门外道,“让他们在花园等着,我一会儿就过去。”

小黄莺在外应了声,随后离去。

柳轻絮下床穿好鞋,理衣裳的时候余光扫到屏风。她抿了抿唇,也不管他是否醒着,压低了声音交代道,“你好好呆着,别弄出声响。”

“过来。”

低沉又带着丝丝冷硬的嗓音从屏风隔开的小间里传来。

她迟疑了一下,还是进了小间里。

对上那双黑沉泛冷的眸子,她忍着不满,问道,“什么事?”

“你喜欢二王爷?”

“谁说的?”她扯了一下嘴角,差点被逗乐,“你以为我不想嫁给太子,是因为二王爷?”

“不然呢?”

“不然个头!我不嫁这个就非得嫁那个?不嫁人会死?”见他眸光幽幽闪闪,好似在他眼中她是个异类似的,他正在认真的研究她,柳轻絮耸着肩膀,是真轻呵起来,“没想到你个男人家家的会这么八卦。不过看在你做我小弟的份上,我也不怕告诉你,婚嫁一事是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的,以后不论听到什么,只要跟我扯上婚嫁,那都是扯蛋的,允许你们当笑话看,就是别当真。”

燕巳渊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眸光由深沉忽而转为明亮。

只是紧接着又问道,“扯蛋是何意?”

“呃……”柳轻絮微愣,这才发现自己用词超界线了。她轻轻干咳,一本正经的解释,“蛋嘛,圆的,没手又没脚,怎么扯呢?所以‘扯蛋’就是瞎编乱造的意思。”

燕巳渊紧抿着薄唇,落在她脸上的眸光又深黯起来。

柳轻絮实在架不住他那眼神,锋锐犀利又深不可测,就像要透过她皮骨研究她五脏六腑般。她抬手理了理肩上的发丝,任一头乌发散漫的批在肩后,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

还是昨日的凉亭里。

柳轻絮虚弱的向二王爷燕容泰行礼。

但她膝盖还没弯下去,燕容泰就上前将她扶了起来,“这里不是京城,絮儿别多礼。”

这一声‘絮儿’让柳轻絮微微蹙眉。她原身与二王爷如此要好吗?为何她记忆中没多少印象?

“絮儿,你气色怎如此差?到底是何病把你折磨成这般?为何不在京城找大夫医治,反而来这里?”

她抬起头,看着面前布满了担忧的俊脸,心下眉头蹙得更紧。

但面上,她还是礼貌的回道,“多谢二王爷关心,小女自幼就染了怪病,如今不过是病情发作而已。家父已经找大夫看过,大夫说这病需静心休养,所以家父才将小女送至此地。”

燕容泰看着她病恹恹的脸色,有些气愤,“偌大的将军府难道连个清净之地都没有,非要你来此?本王离京不过半年而已,没想到你竟被病痛折磨得如此憔悴!”

柳轻絮摸了摸自己的脸。

她知道自己的样子,昨日为了骗太子,故意抹了些东西在脸上,到现在都还没洗脸呢!

只是,面前这位二王爷的反应会不会太大了些?

小说《原来你是这样的小皇叔》 第3章 第3章 要她负责 试读结束。

原创文章,作者:一碧榶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799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