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她逼婚了漠北战神!》云梦牵玄苍 《重生后,她逼婚了漠北战神!》完整版阅读

主人公叫云梦牵玄苍的小说叫做《重生后,她逼婚了漠北战神!》,它的作者是兔依依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是上将军唯一嫡女,却活得不如狗。她以父亲为荣,却没想到在父亲心里,她只是一味能治愈庶妹的血药。而他,是漠北万人敬仰的王子——玄苍。彼时,他是质子,她被人设计和他一夜荒唐。可也是他,亲手割破了她的手腕,为了救他心爱的娇娇。见识了最恶毒的人心,她以为死不过如此。却没想到,他率领大军攻破城门,射下了悬吊……

精彩内容试读

第8章

午时。

望江楼位于京都最繁华的长安街上,楼高四层,因能望见城西的银沙河而闻名,也是京都诸多身份贵重之人常去之地。

云梦牵今日穿了件桃红的衣裳,涂了玫色的胭脂,这娇艳的颜色,将她本就娇艳的容颜衬得越发明媚动人。

今日出行,她没有坐马车,而是一路从云府步行至望江楼。

所经之处,无不引起骚动。

碧春向来不拘小节,此时却也感觉十分羞赧。

不禁垂眸担忧道:

“小姐,您今日打扮得如此出众,还不坐马车,又不用面纱遮脸,将这长安街惹得像是过年了一样,若是让上将军知晓,怕是又要训斥您了。何况夫人刚走……”

云梦牵却对碧春的话置若罔闻,一头乌黑垂顺的长发随着她的一颦一笑而舞动,不知迷倒了多少男子。

她怎会不知道母亲刚走,世人又怎会知道,她的每一个笑容,都是用悲伤和仇恨堆积出来的!

她提前到达望江楼,选了四楼一个雅间。

推开窗,她坐在窗口,单手支在光洁的下巴上,笑着望向长安街。

她的出现,又吸引了一大批男子前往望江楼,将楼里楼外占了个满满登登。

京都人人皆知上将军府嫡小姐貌若天仙,却胸无点墨、放荡成性,多少男人都对她垂涎三尺,今日能一睹芳容,谁都不愿错过这个良机。

不多时,玄苍的身影出现在长安街上。

他一袭玄色长衫,面色冰冷,颀长而挺拔的身躯在这长安街的无数男子中尤为出众。

他的右手总是握成拳,习惯性的背在身后,让他看起来越发神秘、冷峻。

墨般的长发束在脑后,上面几缕发丝编成细细的辫子,上面点缀着乌木珠子,这是漠北特有的装扮。

如此出色的人儿,让云梦牵一眼便看到了他。

她手拿玫色帕子,笑着朝他招手。

玄苍抬眸看向她,面色更是冰冷几分。

这个女人,果然放荡,令人不耻。

“爷,这云家二小姐……啧啧啧……”

“想说什么?”

和坦咂舌,道:

“实在是美!”

整个长安街上,只有玄苍不为所动。

母亲刚刚过世,她就能穿得如此光鲜出来招摇,再美,也是令人作呕。

玄苍拾级而上,很快来到四楼雅间。

云梦牵已经离开窗口,见玄苍到来,她淡淡勾唇,眸中却是一片冰寒。

“你们先下去。”

她摒退碧春与和坦,

“没有吩咐,任何人不得入内。”

和坦看了看玄苍,玄苍不语,算是默认。

碧春与和坦退了出去,雅间内只剩下两人。

玄苍站在原地未动,这时,只见云梦牵绝美的脸上,忽然透出一抹决绝。

她快步上前,双手捧住玄苍的脸,踮起脚尖,猝不及防地吻上了他的唇。

没有丝毫经验可言,她的吻笨拙而青涩,却带着丝丝香甜。

玄苍一怔,本想推开她,可是莫名的,她的味道让他感到熟悉。

在这恍神的当口,云梦牵已经带动着他的身体,来到了窗口。

她猛一用力,勾着他的颈子就往窗沿仰去,半个身子都悬在了窗外。

长安街上的人,在看到这一幕时,无不目瞪口呆。

玄苍一惊,怒意陡然升起,拉着她的身体就回到了房内。

他一把钳住她纤细的腕子,逼视着她,如一头被激怒的狮子,低吼:

“你疯了?”

一个明日就要大婚的人,居然敢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与他苟且,不是疯了还能是什么?

云梦牵勾唇一笑,抬起手用力抹了一下被他吻花的唇,娇艳的脸上满是妩媚:

“玄苍王子,刚才你轻薄了我,整个长安街上的人都看见了。”

玄苍眉间一凛,他居然被这个黄毛丫头给算计了?

眸色冷冽而鄙夷,他道:

“二小姐不知检点,媚惑男子,整个京都无人不知,我若说你主动献吻于我,你猜他们会信谁?”

云梦牵笑:

“是吗?那若是这样呢?”

说着,她的脑袋后仰,随即迅速向前一撞。

只听“砰”的一声,她的头猛地撞上玄苍的鼻子,两道鲜红的血液瞬间从玄苍的鼻腔里流淌下来。

玄苍根本没有防备,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家闺秀,居然会使出如此狠毒的招数,整个人下意识地后退几步。

再抬头时,只见云梦牵已经撕开自己的衣裳,白瓷一般的肩头暴露在外,胸前的美好若隐若现,站在窗口就哭喊起来:

“玄苍王子,今日你夺了我的清白,我必从这里跳下去,以死明志!”

说话间,她手中的帕子飞了出去,犹如一片落叶,飘然远去。

身后,玄苍拿出云梦蝶亲手为他绣的帕子,一边擦着脸上的血迹,一边冷眼看着云梦牵的表演。

直到这时,他才算是明白,这个小丫头到底耍的什么花招。

只是,她故意在众目睽睽之下失了清白给他,目的究竟何在?

无论前世今生,除了那七七四十九刀,云梦牵对玄苍没有一丁点了解。

她只听说,他是个冷血暴戾的男人,就像荒野上的孤狼,总会将猎物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除了云梦蝶,他不会多看其他女子一眼。

如今看来,果然如此。

她悠然转身,脸上居然没有一滴泪,反而淡淡一笑,眸中的冷漠与疏离直达眼底:

“玄苍王子,不打算来拉我一把吗?”

“你的目的?”

玄苍冷得彻底,根本没有动的意思。

云梦牵依然淡笑着,轻轻拈起自己的衣襟:

“还不够明显吗?”

玄苍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那你还是去死吧。”

扔下一句话,他转身往门口走去,高大的背影满是清冷决绝。

“云梦蝶的命可是握在我的手里。”

身后猝然响起云梦牵挑衅的声音。

玄苍的脚步顿住,随即转身,大步朝她走来,一把掐住她的脖子:

“你的命,握在我的手里。”

云梦牵被迫扬起脸,呼吸被夺,她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往脸上冲,难受极了。

她看见了他眸中的狠绝,她亦知道,只要他想,才不会管她是谁,当下就能扭断她的脖子。

可她却还是笑了,笑得那般无所谓,仿佛她的命就如那地上的尘埃般廉价。

“玄苍王子,杀了我,可就没人救得了你心爱的女人了,你敢吗?”

雪白的小脸被憋得通红,她却依然笑着。

原创文章,作者:小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799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