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文《紫瞳鉴宝》陈凡柳红鲤小说完整版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以陈凡柳红鲤作为主角的小说《紫瞳鉴宝》一经问世,就受到了广大读者的喜爱,作为知名作者刀光剑影的呕心沥血之作。小说简介:前世为泄私愤,同父异母的弟弟用一副假画设下连环套,将陈凡妻子玷污!陈凡目呲欲裂回家族讨要公道,却被家族挖去双眼,扔进大海溺亡。谁料一念重生,再睁眼时不仅生出了一对紫瞳,更获得了《紫极宝术》传承!从此纵横古玩界,周秦汉唐,宋元明清,遍览青铜古瓷,甄别文玩字画,鉴赏金石玉器;这一世,我陈凡必杀上燕京古玩……

精彩内容试读

其余的保镖和随行人员被安排了后面的位置,古维生被冰美式激起的清醒很快地消沉了下去,眼皮又开始打架。为了不被周腾告状,他只能抓着陈凡的手开始说话……

“陈哥啊,昨天挑衅你的那个**呢?我怎么没看到他?”眨眨眼,古维生问道:“沈星辰呢?我也没见着啊?”

听到自己的表弟被叫**,柳红鲤不但没有不满,嘴角还忍不住挂着笑。

说得可真对!

晚上不说鬼,背后不说人。古维生的话音刚落,沈星辰就出现了二人的旁边,脸上的表情算不上好看。

“哦,不知道古小少爷这么想见我,看来我应该早点到的。”沈星辰一身深灰色西装,转了转手腕上的百达翡翠,笑眯眯地说。

古维生是谁啊,他怎么会因为背后硕人被拆穿感到难堪呢!他郑重其事地点点头,说:“是啊沈老板,我还要谢谢你!我听我爸说了,因为你输掉的那件汝窑,最近我们天元古玩行的生意可不错呢!”

提起那件北宋莲花盏,沈星辰笑容僵硬,这一次玉石大会他要是不能拿出好结果,家里的那些寄生虫又要找麻烦了……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陈凡!阴恻恻地看向了陈凡,沈星辰眼眸中闪着报复。

“沈老板我跟你说话你看陈哥干什么啊!”古维生不满地说,眼珠子转流了一圈:“难不成你上次输了不服气,这次还想赌什么?”

“不是。”从牙缝中蹦出这两个字,深呼吸一口气,沈星辰告诉自己不要和古放这个傻子儿子计较:“我只是在想,陈凡你这次,不知道还会不会这么好运了……”

“承你吉言。”嘴角挂着笑,可沈星辰明明白白地看出了陈凡眼中的不屑于嘲讽。

“说不定沈老板的运气和上次一样好呢!”古维生在旁边大咧咧地说:“陈哥,我看沈老板在送运气呢!”

“柳小姐,如果您感兴趣,欢迎联系我。”不再和古维生这个混不吝的纠缠,沈星辰向着自己的座位走去。

他的身边是他的助理,并没有柳尘的身影。

“什么联系他啊?就他那张橘子皮老脸,还有胆子勾搭嫂子,真是人不要脸树不要皮……”

“我看你这张嘴啊,是开光了!”被古维生的话逗笑了,柳红鲤忍不住调侃道。

“这不是说实话!”耸了耸肩膀,古维生道。

“红鲤,我看沈星辰背后那个人,十成十不是个好人,你可千万……”想到陈云,陈凡的脸色就不禁黑下来几层。他握着柳红鲤的手,嘱咐道。

瞥了自己老公一眼,柳红鲤没好气地说:“我又不是个蠢的,沈星辰还真当我看不出来他不安好心啊!”

“行了,玉石大会开始了。”轻轻地拍了他的手,柳红鲤说道。

上一世她之所以答应沈星辰,完全是被荣宝斋的事给压垮了,走投无路之下的选择。现在陈凡帮她避开了赝品,又卖了汝窑,赢得了一大笔发展资金。柳红鲤理智在线,根本不会相信沈星辰那些说辞。

台上是一位中年男子,他照例说了一些场面话,听得古维生差点就要睡着了。要不是用手掐了自己一下,他只怕就是前二排唯一一个呼呼大睡的人。

“还是个小孩子呢!”柳红鲤好笑地看了他一眼,趴在徐文的耳边说道。

“是啊。”摇了摇头,陈凡忍不住笑了一声。

揉了揉眼睛,古维生听到陈凡的小声,嘟囔着:“发生了什么?”

“没事,”朝台上看了一眼,中年男人已经下去,换上了一个穿着高叉旗袍的青年女子。她的头发挽成了一个发髻,后面插着一根发簪,手腕上带着一只玉镯,显得格外高挑清丽。

“开始拍卖了。”颔首,陈凡盯着拍卖师的方向,手臂就被拧了一下。他迷茫地看向了身旁的柳红鲤,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真漂亮啊!”看到台上的美女,古维生理了理自己的领带,顿时起了精神,整个人都坐直了。

“陈哥,我多看几眼可以,你可不要多看啊!免得嫂子,嘿嘿!”猥琐地笑了一声,古维生注意力集中。

原来是这样,摸了摸自己的手臂,陈凡凑到柳红鲤的旁边说:“老婆,你是最漂亮的!”

“油嘴滑舌!”说了这样一句,柳红鲤脸上的表情却松懈了下来:“行了,专心看拍卖会!”

女人就是这样,口是心非。陈凡心中憋笑,将目光放在了拍卖品上。

首先上来的是一块老坑种翡翠,被雕刻成了弥勒佛的形状,当中的杂质主要集中在弥勒佛的蒲扇上,多了几分趣味。

作为第一件的拍品,主要是抛砖引玉,价格也不会太高。主要是精巧为主,而价值不足。

起拍价为五百万,最后由一家中型的古玩行拍到了七百万的价格。

“就这点东西啊?还没有我家的好呢……”古维生小声地嘟囔了一句,被就旁边的周腾皮笑肉不笑地瞪了一眼。

“少爷,你还是少说几句。”在这里说这种话,是来拉仇恨,还是彰显自己的无知?周腾都不知道,自己一向睿智的老板怎么会养出这样的一个儿子?

“行了,知道了!”要是周腾向父亲告状,缩减自己的生活费那可怎么办!

上面的玉石不是陈凡的主要目标,他双手抱臂,拿审视的眼光看着上面的拍品。

最后一件压轴的是一件玻璃种翡翠,种水极好,镶嵌在金佛之上,被拍卖出了足足三亿的高价。

天元古玩行也举了两次牌子,不过最后的竞价过于白热化,周腾思量片刻,还是选择放弃。

最后这一件被寰宇古玩集团拍下里,张庆书站起身来对着身后示意,当他见到坐在自己不远处的陈凡时,表情有略微的变化,随后很快恢复正常。

摩挲着下巴,陈凡低下头思考,果然,他一定知道什么……

“周腾,你胆子就应该大一点!继续加价嘛!”古维生站着说话不腰疼,又被周腾无奈地看了一眼。

“少爷,既然你这么喜欢,我不如跟老爷说预支您的零花钱,帮我们古玩行拍下这些东西?”

听得古维生连连摆手,直说:“算了,我觉得你做得对!”

原创文章,作者:风苍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799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