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茶陆君泽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洛茶陆君泽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快穿:黑化大佬个个要宠我》小说的主角是洛茶陆君泽,这本小说是作者芋圆团子的最新热门佳作,小说布置匀整,结构谨严,实力推荐。小说主要描写了:洛茶向来肆意妄为,靠本事渣完了所有男主。然而当她即将回去时,位面世界突然崩塌,她被迫回去拯救已经被她渣到黑化的大佬们。清冷权臣手握锁链:骗了我,把我囚禁在地牢的感觉怎么样?病娇总裁拿着遥控器:你是第一个敢抛弃我的人,这次无论用什么手段我要把你留下。星际指挥官操纵机甲:毁了我的星球,我岂会这么容易放过……

精彩内容试读

第15章

陆君泽听到了他的咳嗽声。

那是他安插在她身边的人,同时也是他们族的人。

他接连不断的咳嗽也是在提醒自己要清醒。

然而他并不服输。

虽然弹琴只是他突然来了兴致提出的,但是他一定要在他们面前证明。

他,陆君泽才不是什么都不能做的废物!

最后陆君泽强忍着手腕的剧痛弹奏曲子。

手腕是钻心的疼痛,但是不敌她曾经给自己带来的心痛。

心哀莫大于死。

他很早以前就死过一次了。

洛茶观察到了他的痛苦,想出声打断,但是转念一想他从来不会再别人面前露出自己的脆弱。

如果将他打断,恐怕他对自己的怨恨值又要上涨。

幸亏曲子没有很长,否则陆君泽也不一定能坚持下来。

他的手腕肿的不成样了,但是他脸上还是淡定得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阿泽辛苦了,来人啊给陆丞相赐座!”

陆君泽眼神空洞,他站起身后,整个人竟然失去平衡往右倒了一下。

洛茶本能冲过去想要扶住他,但是陆君泽很快就自己稳住了。

“你没事吧。”这次是她真心的问候,然而在陆君泽看来她这是嘲笑他的无能。

那些曾经在他身上的夸赞的荣耀最后都变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陆君泽讽刺地笑了笑,“谢陛下,臣身体抱恙就先告退了。”

“等等,我找人给你拿药膏。”

别以为她没发现他想要藏起来的双手。

“都是老,毛病犯了而已,没什么大碍。”

只要碰上阴雨天,他的手腕就像是被几百只虫子咬了,痛得睡不着。

这么久他都这么过来了,早就习惯了这种日子。

“听本君的你这药必须拿,你身上也就折服皮囊还能看了,如果没有这身皮囊,你以为你有什么吸引本君的!”

这话说得露骨而伤人。

但是却伤不了如今的他。

她现在连谎话都不愿编了。

“听本君的,来人快叫太医开药给陆丞相送过去。”

交代完开药膏的事情,洛茶又看向了刚才陆陆续续来的唱曲的那些男人。

根据记忆,这些人都是她走以后,挂机状态下的她选出来的。

要是以前的她可能还会有心情欣赏一下,不过如今倒是没了这个兴致。

“你们也可以先回去了,今天曲子本君听够了,不愿再听其他的。”

“既然如此,那么奴家先告退了。”

他们虚惊一场,背后冷汗直流。

其实他们早就想走了。

还好陛下让他们没有在陆丞相后面弹奏曲子,否则那简直是自取其辱。

他们的技术在普通人比较算是出彩的,但是碰上陆君泽这种天才,他们的根本不入眼啊!

“阿泽留步,本君有话跟你说。”

她将所有人先支开。

之前还以为他一定是恨透了自己,但是从他的种种表现,她发现有些事情也不一定是自己看到的那样。

她刚才的话都是激将法,她其实不是这个意思。

这些都是为了他能够顾一下自己的手腕。

“陛下还有什么话要说?臣的容貌已经入不了陛下的眼睛,既然这样还不如放臣走。”他已经没什么值得她放在心上。

陆君泽忽然想到什么,苦笑一声。

不,她至少还惦记自己的钱。

靠她的话,恐怕整个国家都在摇摇欲坠。

“你现在的容貌本君已经很满意,你不要作践自己,还有待会给你拿的药膏,你记得每天都要涂。”

他的手都是拜她所赐。

这是她对他最大的亏欠。

如今也没有什么能让他的痊愈的办法,她只能想如何才能让他好受一点。

就算是怨恨自己到一种境界,也不要把她剥皮抽筋吧。

就算死,她也想留个全尸。

“宿主你这也太卑微了吧。”系统凉嗖嗖地嘟囔道。

洛茶刚想解释就被它下一句话给堵住了。

“虽然说你肯定是会被折磨的,但是说不定只是让你轻松点死去呢。”

这话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她还是在恐吓她。

“统子听没听过一句话,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她这么做也是为了自己死也要死得体面。

“我懂了,毕竟宿主生前也是个体面人。”

“…”

她现在还有机会去移除系统吗?

她不想要这个了!

“你倒是想的挺多。”被她忽视了陆君泽冷不丁来了一句。

奇怪。

刚才他竟然听不到她的心声,只能听到嘟嘟的声音,这还是他第一次听不见。

不知道她在心里想些什么。

洛茶愣了一下,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提到这个,但是她还是回道:“本君每天都在为天下苍生烦恼,当然想得比较多。”

说这话的时候她觉得背后凉嗖嗖的,果然这种鬼话不能多说,她自己都不相信。

陆君泽沉默不语,但是双眸却在注视着她。

他想再试试能不能听见她内心的话语,更重要的是他想知道她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洛茶被他看得快一个窟窿洞了。

“他还要看多久啊!虽然是随便乱说的,但是他身为臣子也不该揭她的短。”

呵。

还好,她也知道自己有多废物,还不需要他主动说出来。

陆君泽笑了笑,将受伤的手腕藏在身后。

剧痛又开始发作了,刚才应该是在弹琴的时候不小心拉到了,疼痛

“陛下有这份心思,那么臣就放心了,那么国库空虚的问题,想必陛下一定想到了解决办法吧。”他这话把她推到了风口浪尖。

她哪里想得出来怎么凑到这么多钱。

洛茶像泄了气的皮球。

他就知道在她面前说风凉话!

“天天就知道看我的笑话,亏我刚才还那么关心他,真心都喂狗吃了!”

陆君泽被她心里的声音吵得头疼,但是嘴角却微微上扬。

她刚才是在关心他?

不是因为他的这张脸她才这么说的吗?

两人僵持不下,相顾无言。

双方都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最后还是她身边的人送药膏才打破了僵局。

“陛下,凝脂膏来了。”

洛茶使了个眼色,他就立刻知道药膏的主人在哪里。

原创文章,作者:发呆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798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