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少听说你老婆是大佬余甜季霆泽全本在线阅读

《季少听说你老婆是大佬》是一部非常受读者欢迎的小说,精彩内容绝对让你爱不释手!主角是余甜季霆泽,属于必看的优质好文。书中精彩段落节选:听说宁城最最最矜贵那个男人脱单了?眼红的众人:谁家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就算入得季爷的眼也进不了季爷的门。后来大家才发现:这小丫头是玄门五术无一不精的玄门大佬,大到娱乐圈顶流、著名导演、商界大佬,小到无名网友,无一不受她帮助……季家众人也纷纷出来打脸。季爷家的外甥女是这个小丫头最好的闺蜜;季家老……

精彩内容试读

第14章

路上,盛明易给余甜发信息简单的说了情况。

出事的是盛明易姑姑一家,先是盛明易的姑姑家两口子一齐出了车祸,一个肋骨断了两根,一个脚踝骨裂了,足足养了小半年才养好,大女儿本来身体很好,也生了场病,严重肺炎,在医院躺了半个多月。

大女儿才出院没多久,小女儿就跟着出事了。

具体出了什么事,盛明易只说余甜到了就知道了,还说只有余甜能救。

余甜拧眉,盛明易说了这么多,也让她得出来一个结论。

这家人所遭遇的,跟阴门大阵没有半毛钱关系。

阴门大阵被破坏,到现在为止,还不足一个月呢,可盛明易姑姑一家的霉运,早就从半年之前就开始了。

车子拐入别墅区,还没停下,余甜远远就看在站在院门口的盛明易和盛明悦两兄妹。

两兄妹自然也看到了余甜的车子。

盛明易上午才刚见过这辆车,一眼就认出来了,他炫耀似的朝盛明悦挑了一挑下巴,“是我的大师来了。”

“哼!就算来得早也不会有我家甜甜厉害!”

盛明悦不服气的反驳,顺手拿出手机,打算给余甜发个信息问问她到哪里了。

信息刚发完,余甜的车子就停到了她的面前。

她忍不住抬头,想看看盛明易嘴里夸赞不停的大师到底长什么样子。

正好车门被推开,盛明悦一眼就看出从里面探出了个头的余甜。

她立即扑了上去,一把抱住余甜,“甜甜!”

盛明悦咧着嘴,嘚瑟道:“哥,还是我家甜甜先到呢!”

盛明易满脸的错愕,“大……大师?”

“甜甜就是你说的大师?”

“嗯……”盛明易点头,要不是余甜这张过嫩的脸,他早该想到的……

两兄妹没想到争了半天,等的竟然是同一个人。

“人在哪里?”余甜问。

盛明易在前面带路,“跟着我来吧。”

盛明易的姑姑盛文韵听到外面的声音,便快步迎了出来,瞧见盛明易领着过来的是个小姑娘,脚步顿住了。

“小易,这是……”

“姑姑,这就是我给你说的大师。”盛明易回答。

“都这个时候了,你就别跟我开玩笑了。”盛文韵轻轻拧眉,“这个大师分明还没小悦大呢。”

盛文韵听说娱乐圈的人在这方面有门路,要不是走投无路了,也不会找到自己这个侄子。

谁成想这个侄子闹着玩一样,找了一个小姑娘过来。

她原本恢复了些许光芒的眸子,在见到余甜的那一刻重新黯淡了下去。

“姑姑,甜甜她……”

盛明悦忿忿不平的想要替余甜抱不平,却被余甜拦住了,“先带我看看人吧。”

直到余甜跟着兄妹两个进屋,盛文韵还愣愣地站在原地。

她见过不少人,遇到这种被质疑的情况,就算是面上不表示,眼神也骗不了人。

可这个小姑娘,唇角还挂着点点笑意,完全是波澜不惊的沉稳状态。

盛文韵有一些疑惑,也对余甜生了些好奇,脚步也跟着挪动了。

屋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小姑娘,约莫四五岁的模样,就那么安安静静的坐着,一动也不动。

“妙妙,妙妙!”盛明悦叫了两声,小姑娘也好像全然没有听见一般,没有给出一丁点儿反应。

“甜甜,你看,她就是忽然变成这个样子的,好几天了。”

“嗯。”

余甜点头,走过去,正站在妙妙面前,看向她的眼睛。

妙妙黑黝黝的眸子完全没有聚焦,像是一汪死水一样死气沉沉的,完全没有生机,像一个没有灵魂的布娃娃一样。

“离魂症。”余甜沉声道。

小孩子魂魄不稳,受到惊吓或者有其他原因干扰的时候,魂魄容易离体。

但人体跟魂魄之间有连接,一般就算会有离魂,也是短暂的离魂,几秒钟或者几分钟就能回魂,像妙妙这种连着几天都没回魂的,倒是真的不常见。

还好余甜平时背的包里面会放上一些常用的东西。

她打开背包,从里面掏出来一个精巧的红色小盒子,然后掏出来一只毛笔来。

红色小盒子里装的是朱砂,余甜用毛笔蘸上些朱砂,直接在妙妙的额头上画了一个符。

下笔流畅,一气呵成。

就算是外行,也能看出余甜这符画的非常漂亮,是有几分功力的。

盛文韵也看呆了,并未出声阻止。

余甜的下一个符要画在脸蛋上,还未下笔,还是被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给打断了,“你们在干什么?”

余甜侧眼瞥过去,就看到楼梯口处站着一个男人,是盛文韵的老公丁森。

她没理会,继续在妙妙的脸上画符。

丁森见状更气了,快步走过来,并且伸出手,想要去夺余甜手中的那根毛笔。

余甜画符的笔没有停下来,甚至没有转头去看丁森,用另外一只手打出一张符纸来。

丁森的手还未来得及碰上余甜的胳膊,便被符纸的力道冲撞的往后倒去,一**坐在了地上,十分的狼狈。

他摸到胸口的符纸拿下来,轻飘飘的,没有任何的重量,跟普通的纸差不离,可他刚才明明感觉到了不小的力道。

丁森从地上爬起来,但是却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符篆画完,余甜放下毛笔,用手指轻轻的在妙妙的额心点了一下。

这个时候,沙发角落的小兔子布偶动了起来,挣扎了几下,小兔子布偶竟一个翻身,站了起来,并且踉踉跄跄的往妙妙坐的位置来了。

小兔子布偶嘿咻嘿咻的爬上了妙妙的腿,又想顺着妙妙的身体继续往上爬,可是试了几次,都没成功,只能在妙妙的怀里停住,看起来还颇有点垂头丧气。

余甜喃喃的道:“原来被困在玩偶里面了,难怪了。”

她抓起小兔子布偶,将小兔子玩偶的头部贴上妙妙的额头。

不多时,妙妙忽然动了一下,紧接着放声大哭起来,“妈妈,妈妈……”

盛文韵快步扑过去,将妙妙抱在怀里,眼泪也止不住了,“哎,妈妈在呢,妈妈在呢!”

她的女儿会哭了!她的女儿回来了!

盛文韵极力的止住眼泪,用袖子擦了擦有些红肿的眼睛,“大师,太谢谢您了!我这就去给您拿酬劳。”

余甜道:“还不急,事情还没有结束呢。”

原创文章,作者:枯叶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798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