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田宁严柏小说免费阅读 田宁严柏为主角的小说

主角叫田宁严柏的小说是《重回七零:泼辣媳妇不好惹》,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扇叶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田宁穿到76年,发现自己是个抛夫弃子的早死炮灰,初恋正等她离婚回城给他带娃。呸,娃娃当然是亲生的好。踢走初恋,打跑极品,田宁护崽致富两不误。至于退伍回来的那个男人,咱们是不是商量一下和平分手?男人身高腿长,给她端来洗脚水,指着炕头道:“媳妇,天黑了,该生三胎了。”…

精彩内容试读

第十九章你养我呀?

中午王婶子过来送饭,顾严柏将两包挂面、一袋奶糖、一包点心放入竹篮里,王婶子推辞两次后才收下。

临走前,王婶子将顾严柏叫到门外叮嘱道:“我看小田气色不太好,应该是生完孩子后没养好,你要是手头不紧的话,就去买些红糖、红枣之类的给小田补补血,这些东西比奶糖麦乳精之类的便宜,效果还更好些。”

顾严柏闻言,下意识回头看向屋内的田宁。

田宁正用勺子给西西喂奶,察觉到男人的目光,抬头望过去,男人却收回了目光,跟王婶子说了句什么,然后一路送她离开。

过了将近20分钟,男人才回来,田宁也总算给两个闹腾的奶娃娃喂完了奶。

“吃饭吧,我还有半个小时就得去上课。”田宁招呼一声,拿起碗筷,先给东东夹了一筷子菜,然后就快速吃起来。

等到扒了半碗饭,田宁发现对面的男人都没动筷子,抬头疑惑地看向他:“王婶子饭菜不合你口味?”

“不是。”

“那你是有事?说吧,我听着。”

顾严柏望着田宁苍白的脸色,斟酌着开口:“你身体不好,有没有考虑过辞掉工作,在家修养。”

田宁夹菜的动作一顿,抬头笑问:“我不工作,你养我呀?”

顾严柏没有半点迟疑地点头:“我养你。”

田宁错愕,随即噗嗤笑出声,又连忙捂嘴偏过头,毕竟她前面就是饭桌。

“怎么了?呛到了?要喝水吗?”

田宁忍住笑,忙摆手:“没事,我没呛到,我只是想起一个很经典的电影情节,挺好笑的。”

顾严柏飞快倒好水,但因为那句“挺好笑的”,搪瓷缸子滞在半空中,随即往后撤。

田宁赶忙伸手拿过搪瓷缸子,冲对面男人笑了一下:“我现在还真有点渴,谢谢你的水。”

男人“嗯”了一声,低头吃饭。

田宁瞧不出他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想了想还是解释一句:“我不是说你好笑。我是觉得,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需要有自己的工作,自己挣钱,想吃什么,想买什么都理直气壮,无需看他人的脸色。”

顾严柏抬头,田宁笑问:“你不赞同这个观点吗?”

“你用我的钱也可以理直气壮。”顾严柏道,“你是我的妻子。”

田宁不以为然:“我是你妻子,你给我钱花,看起来天经地义,但也相应地要求,从此以后我必须围着灶台,围着你和孩子转,要是我伺候不好你和孩子,那我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和母亲,然后我就会心虚,然后我就需要看你的脸色……”

“妈妈,以后我挣钱给你花。”东东举着小手,插话说道。

田宁噗嗤乐了,抬手揉了一下他的发顶:“等妈妈七老八十了,东东可以给妈妈养老。但前头的好几十年,妈妈需要有份工作养活自己,最好还能养活东东和弟弟妹妹,这样我的生活才能坦然自若,从容不迫。”

东东“哦”了一声,眼神懵懂又茫然,显然是没听太明白。

顾严柏却听明白了,他的妻子从来就没有将自己这个丈夫放入心里,纳入她的生活规划中,所以才会如此独立又要强。

屋内的空气忽然有些冷,田宁望了眼对面沉默的男人,低头扒了最后一口饭,迅速起身道:“时间差不多了,我先去教室备课,麻烦顾同志洗下碗筷,照看南南和西西,课间的时候我会回来。”

说完,放下碗就走了。

顾严柏望着她的背影转过门消失不见,回头对上大儿子好奇的眼神,伸手招他过来:“东东,你妈妈喜欢什么?”

爸爸的胳膊结实有力,东东被圈在里头,小指头戳了戳也没戳动,他忽然觉得这个爸爸不错,听到爸爸的问题后,歪着小脑袋认真想了想:“妈妈喜欢睡觉。”

顾严柏:“……还有呢?”

东东皱着小眉头,又想了想:“书,妈妈喜欢看书。”

“什么样的书?”

“不知道,我不认识上面的字。但我知道妈妈把书藏哪了。”小男孩拍着爸爸的胳膊,示意他放开他后,蹬蹬跑到床边,然后钻了进去。

“东东出来,下面脏……”

“爸爸我找到了,就是这个。”东东从床下钻出来,伸手举着一本厚厚的书。

顾严柏将东东从地上拉起来,拿过那本书,看清上头的书名——《红楼梦》,眉心慢慢凝起。

正在上课的田宁,还不知道自己大儿子,被他爸爸圈在怀里不过半分钟就叛变了,掀翻了她的老底。

《红楼梦》虽然是原主留下的,但她也爱看呀。

不过这个年代,红楼梦还属于不大好摆在明面上的书,所以她并没有改变原主的藏书地点。

到了课间时间,田宁小跑回宿舍,就看到顾严柏坐在床头,一手搂着女娃,一手翻看她最爱的书,而男娃在床上四处地爬着。

每当爬到床边,男人大长腿一伸,男娃就改变方向继续爬。

“不进来吗?”顾严柏放下手中的书,抬头问门外的田宁。

田宁走进宿舍,走到男人身边拿起书:“以后想看书跟我说一声,不要不问自取。还有,避着点人。”

她说着话,弯下腰,随手将书塞到床下隔板上。

“我,我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隔壁宿舍的女同事袁丽,站在门外有些尴尬地问嗯道。

田宁后知后觉,自己弯腰时与床头的男人太过贴近,也太过暧昧,她赶忙起身拉开距离,又叫住转身的女同事解释道:“小袁,你误会了,我刚刚是在床下摸个东西。”

袁丽闻言看向田宁的手,田宁立刻将空手握成拳头,又岔开话题道:“小袁,你找我有什么事?”

袁丽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田宁姐,我的屋顶结了个蜘蛛网,但我个子矮,举着扫把也够不着。”

她说着话,目光看向床头的顾严柏,又飞快扫过他支在床沿上的长腿,脸颊上泛起了红晕:“我想请顾同志,帮忙搭一下手。”

原创文章,作者:八贝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798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