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瓷桑泽最新章完整版在线阅读

主角叫姜瓷桑泽的小说是《万里风月不及你》,它的作者是顾汐润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姜瓷曾对青年古琴演奏家桑泽惊鸿一瞥,念念不忘,然而桑泽就此消失在大众视野里。五年后,桑泽隐去容貌,以另一个身份归来,只有姜瓷仅凭一双眼睛认出了他。两人意外成为邻居,姜瓷不小心弄坏了桑泽正在制作的一把琴,自称赔不起,要求当他的小帮工。随着不断接触,姜瓷发现,桑泽当年的消失似乎伴随着惊人的秘密……在层……

精彩内容试读

第十二章有喜欢的人

屋子里陷入一段漫长的沉默。

三个人都没有说话,姜瓷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反正她说完以后就有些脸红,并且觉得手心里滚烫,不动声色地把手抽了回来。

吴墨妍并没有露出气急败坏或是恼羞成怒的神色,她若有所思地打量着桑泽和姜瓷,打破沉默道:“你们两个在恋爱吗?”

“没有!”姜瓷立刻否认。

“那是……?”

“之前说过了,师徒。”

“你们觉得我会信?”吴墨妍笑了,“相守在这个小破屋子里,说没点什么见不得光的龌龊关系,谁信啊?”

姜瓷登时恼火了,就算她再怎么喜欢一个人,也不希望受到这样的折辱。

她刚要辩驳,桑泽抢先开了口:“你思想怎么这么肮脏?”

他声色冷酷,语调极低,好像低到了冰窖里,眼底黑漆漆的,眉头也紧紧锁着,仿佛火山爆发最后的暗流涌动。

桑泽是真的生气了。

他散发出一种凛冽的锐气,拳头攥紧,如果在下一刻挥了出去,姜瓷也不奇怪。

吴墨妍后退了一步,戒备地看他:“犯得着这么动怒吗?”

“犯得着。”桑泽冷漠地看着她,“吴墨妍,我警告你,如果你再侮辱姜瓷一次,我赔上性命也要拉你下地狱。”

“不至于吧……”吴墨妍耸了耸肩,“我就是开个玩笑啊。”

“但我没在开玩笑。”

“……”吴墨妍终于意识到,桑泽是认真的。

很长一段时间没见,这个男人虽然落魄了,可一旦较真起来,仍旧是学生时代那个意气风发的松间孤鹤。

不,甚至,比以前还要强硬。

学生时代他只是强硬,而现在的桑泽,眼神里多了数不清的狠意。

吴墨妍可以想象到,如果不是最后的绅士风度捆着他,他一定会冲破枷锁,毫不犹豫地把拳头砸在她身上,将身体里与生俱来的那些野性释放出来。

桑泽,从来不只是孤傲的松间鹤。

想到这里,吴墨妍突然生出了不甘心的感觉。颜好、家室好、有名气、能带来巨大的利益……本来这个男人该是她的……怎么会,就走到了这个局面?

吴墨妍压下不甘心的那口气,说:“那我改天再来谈生意吧。”

“你不用再来了。”桑泽毫不犹豫地拒绝,淡漠道,“我对你的耐心已经耗尽了。”

“我就偏要赖上这里,你又能把我怎么办?”仗着他不打女人,吴墨妍有恃无恐。

“我可以,报警。”姜瓷小声地发言。

她已经不生气了,假淡定这种事,没人比她更熟练:“物业也有安保部门,再不济,我直接给桑泽请几个保镖,打女人的那种。”

吴墨妍惊异地看了看她,终于收起轻佻的表情,冷淡地拿起包,准备离开。

“吴女士。”桑泽在背后叫住她,“友善”地提醒道,“你如果想在这个圈子里混下去,最好不要得罪姜瓷。”

他眯了眯眼,一字一顿地说:“我徒弟,世家出生。”

吴墨妍离开后,“世家出生”的姜瓷忐忑不安。

“这样骗她能行吗?我们家其实算不上什么世家……”

“只是防止她出去乱说而已。”桑泽的情绪已经缓和下来了,说话声音都不再凛冽,“她那样的人其实最谨慎,出去圈子里打听打听,也不敢把你怎么样。”。

桑泽给她倒了杯水。坚持在夏天给她喝热水,姜瓷也不知道该哭还是笑。

吹了吹水面上的热气,她问:“你很在意她开的那种玩笑?”

“是你要在意。”桑泽语重心长,“女孩子的名誉很重要,任何人都不应该乱开那样的玩笑。”

姜瓷心里暖暖的,打趣道:“对男人来说也很重要!”

桑泽向她投来目光。

“现在很多女孩子结婚前也会衡量一下男方的名誉和口碑嘛。”

“你也是吗?”

“我……”姜瓷摸了摸后颈,心虚地说,“要看人,我喜欢的,他怎样我都喜欢。我不喜欢的,他呼吸都是错。”

桑泽笑了,跟刚才不同,这次是发自内心的笑,尾音拉长,若有所思地说:“那么,被你喜欢上的人一定很幸运。”

姜瓷避开他的目光,镇定地说:“是啊。也不知道谁这么幸运。”

桑泽眯了眯眼,觉得她似乎话里有话。

姜瓷却不敢在这个话题上深究,话锋一转,问:“这位吴小姐还会继续纠缠你吗?”

“不好说,以她一贯的性格来看,应该不会善罢甘休。”

姜瓷忧心忡忡,眉头拧着一个结。

桑泽蹲下来,微微仰头看她。窗外的阳光照进他眼中,像是星辰掉进了水中。

“你是在关心我吗?”他声音倦懒,酥酥麻麻,天生带着风流的意味儿。

没有勾引,却胜似勾引。

……哪来的妖精啊。

姜瓷的小心脏已经在疯狂蹦迪了,表面上却只是咬了咬牙,假装经验很丰富地说:“毕竟前任关系,处理不好,会很头疼的。”

桑泽蹙起了眉:“前任?”

“对。”姜瓷点头,“你和吴小姐。”

“魏宇年说的吗?”桑泽无奈地叹了口气,“他说的话你也信?”

“嗯?”姜瓷立刻竖起耳朵。

“他怎么跟你说的?”

姜瓷模仿魏宇年的语气:“前任,或者白月光。”

桑泽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都不是,我和她就只是同学啊。”

这段过去不复杂,桑泽难得有耐心,跟姜瓷详细解释了一遍。

大学有段时间,他跟吴墨妍走得确实很近。

吴墨妍开朗泼辣,喜欢什么就大声说出来,而且势必要得到,跟桑泽不是同一种人。当她扬言要追他的时候,桑泽其实心里没什么感觉。

大家都在旁边说,这姑娘长得漂亮,家庭条件也不错,积极参加活动,是个合适的女朋友人选。

桑泽一心扑在古琴上,没想过恋爱的事,但他听到了“合适”二字。

两个人就顺理成章地越走越近。

听到这儿,姜瓷都快酸成柠檬精了,却仍旧尽力不让自己表现出来。

桑泽思考了一下,说:“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种经历,无关喜欢,只是觉得差不多,合适。”

姜瓷面无表情地说:“完全没有呢。”

桑泽:“……”

姜瓷问:“所以,你们就在一起了?”

“没有,深入了解后发现彼此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就不了了之了。”

“哦……”意外地,是个很平淡的故事呢。

但同为女性,姜瓷能清楚感应到吴墨妍刚才的执念。

“她想做假琴,这一块利益很大,她就算再来找我,也多半是因为这件事。”桑泽没来由地想多解释一句,“无关爱情。”

姜瓷愣了一下,缓缓抬起眼。

最后那四个字……是专门说给她听的吗?

桑泽,怕她误会什么吗?

姜瓷飞快地垂下眼,平静地说:“我知道了,我又不会瞎想。”

“还不瞎想?”桑泽顿了一下,意有所指地说,“刚才谁在教训我,说前任关系处理不好很麻烦的……”

“那不能怪我,要怪都是魏宇年瞎说。”

关键时刻,出卖大师兄是必要技能。

桑泽意味深长地说:“但你说的话,像是经验丰富的情场高手才会说的。”

姜瓷一怔:“没有,你别乱讲。”

“好好好,我不乱讲,我们小徒弟早就成年了,现在都踏入社会了,谈过几个男朋友也没什么大不了。”桑泽懒洋洋地站起来,随意地说道。

姜瓷却很在意,直直望着他的后背:“我没有谈过什么男朋友。”

那是她仰望了五年之久的背影,永远走在她前面,留着一段她永远也赶不上的距离。

现在,终于,她站在他身边了,可是却依然隔着一层膜,看不清他究竟在想什么。

不想被误会,尤其是被他误会……姜瓷攥紧裙角,破口而出道:“我只是有一个很喜欢的人。”

话音刚落,她自己就率先愣住了。

桑泽回过身来,饶有趣味地看着她:“然后呢?”

手心里已经濡湿出汗意,姜瓷低下头,让鬓角旁的长发把自己局促的神色盖住。

“没有然后了。”她声音很轻,“就只是我喜欢他,而已。”

桑泽若有所思:“还没追到手?”

姜瓷“嗯”了一声。

“那要加油了。”他这么回了一句。

虽然没被问到具体的情况,但姜瓷已经觉得坐立难安,准备回楼上安静地呆一会儿。

临走前,桑泽把她叫住:“忘记谢谢你了,你刚才替我说的话,十分感谢。”

姜瓷扭开头:“不用谢,也别往心里去,其实我就是……灵机一动才那么说的。”

“是吗?”桑泽故意露出微微有些失望的神色,瞳仁里沾染了薄薄雾气,“所以崇拜我是假的?”

姜瓷眸光滞了一下,漫不经心地说:“废话。”

原创文章,作者:冷残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797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