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主身负重命而入狱,回归都市却惨遭唾骂!

境主身负重命而入狱,回归都市却惨遭唾骂!,他权势滔天,武炼巅峰,叱咤一生只为守护那挚爱红颜!

境主身负重命而入狱,回归都市却惨遭唾骂!

第1章 王者出狱

安城,重犯监狱门缓缓打开。

一名身着老旧休闲装,满脸碎胡渣滓的年轻人走了出来。

正前方等候已久的那台宾利车门迅速打开,从后排出来一位身着中山装的中年人。

如有安城高级政圈的人在此,看到车牌定会大跌眼镜!

001!

市委的专车!安城市尊——孟成华的专属座驾!

市尊,也是安城人对孟市长的尊称!

然而,位于安城权力中心的孟成华此时小跑上前,竟要向青年躬身示礼!

“境主……”

年轻人一把扶着他,笑道:“我已提交退役,无需繁文缛节,可以直接叫我萧云。”

“境主,这可使不得……”孟成华低声劝道:“那边还有许多事需要您亲自处理……”

话没说完,萧云就打断了他,喃喃道:“不必多言,我已护‘零号研究’试验完成,也该回去看看她了,以后除非紧急大事,不然别来烦我。”

“对了,周老的事情,查得如何?”

周老周云龙,在萧云曾经落魄之时曾多次帮助他,还将自己最喜爱的一个孙女嫁给萧云。

可是去年,在他‘入狱’期间,周云龙却惨遭迫害!

萧云曾想出关为其复仇,却为了‘零号研究’的保密性,死死咬牙忍住。

“孟某无能,目前只查到跟安城周家有关,背后的神秘黑手还在追查。”孟成华看了一眼萧云手腕,额上竟冒出丝丝冷汗。

“嗯,一有消息,立即通知我。”萧云收敛起杀气,缓步离开。

……

周家老宅。

萧云站在门外,心跳加速。

这地方他以前来过无数次,现在却感觉无比陌生。

深吸一口气,他迈步走了进去。

周瑶,我回来了!

“佣人哪去了?怎么连乞丐都放进来?”

说话的是周家在长孙周鹏,他瞥了萧云一眼,露出鄙夷的神情。

萧云连余光都没给到旁人,双眼定定的看着角落里,一个人孤零零坐着的漂亮女子。

那就是他的妻子周瑶,江州第一美女!

然而单是坐在这个偏僻的位置,就能反映出周瑶这一年在家族中地位急速下滑……

两人四目相交,先是错愣,接着是惊喜,再是怨恨,还有担忧……

各种情绪汇聚成一团,周瑶瞬间红了眼眶,泣不成声,“你……你终于舍得回来了……这一年你死哪里去了?!”

以前萧云虽然在部队从军很少见面,但是两人几乎联络不断。

但这一年来,这个男人就像人间失踪了一般!

加上爷爷去世,她一个人苦苦支撑等待着。

以往受了再多的委屈都不曾流泪。

可如今再次看到这张熟悉的脸,周瑶再也忍不住了。

看着周瑶明显被排挤孤立的位置,萧云心也被微微刺痛着,

显然,这整整一年,周瑶过得很不好。

“瑶瑶,对不起,我回来了!”萧云满嘴苦涩,嗓音不自觉的柔和下来。

“哟!我说怎么会有乞丐敢来我们家,原来是萧云啊!”一个刺耳的揶揄声破坏了气氛。

周家其他人也纷纷用鄙夷的眼神打量萧云,然后露出厌恶的冷笑。

“这么久不见,怎么变成要饭的了,这么没出息怎么不干脆死在外面,干嘛还要回来呕心我们!”

“咦,瑶瑶等了一年多,就等回来个要饭的,这也太惨了,嫁个废物也比你这种人强吧!”

周家人毫不留情的嘲笑讥讽,让周瑶身体一僵,心里越发胸闷气短。

不过作为夫妻,她还是站出来为萧云辩解,“不是这样的,部队本来就很艰苦,萧云一定是急着赶回来才会这个模样的。”

“哈哈!!”周鹏夸张地笑出声,“部队,我真不知该说你天真还是傻,部队就算退役都有军车护送并且通知家属迎接,他徒步回来,呵,估计是逃兵吧!”

闻言,坐在首位一直没开口的周家老太太脸色一沉,手里的拐杖狠狠的敲了敲地板。

那“咚咚咚”的声音,就像是敲打在每个人的心尖上。

顿时,大厅一片死寂,老爷子过世后,周家老太太就成了周家的掌舵人。

她本就不喜欢萧云,现在恐怕更是不会给他好脸色。

果然,老太太出口就是厉喝,“萧云,快说,你从哪儿回来的,我周家绝不庇护逃兵!”

周家众人都是一脸轻视的看着萧云,等着看他的好戏。

只有周瑶不愿意相信,她着急地说道,“萧云,你快说你不是逃兵呀!”

“瑶瑶,我不想骗你,我不是逃兵。”

萧云的话,让周瑶舒了一口气,但是下一句,却让她如坠深渊。

“我是从监狱回来的。”

嘶!

“萧云!”

周老太太严厉的喝了一声,原本布满皱纹的脸此刻绷的紧紧的,“我们周家在安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这里,不欢迎罪犯,滚出去!”


第2章 剥夺分红

萧云一片淡然:“我没犯任何事,只是去执行了任务。”

“我说你撒谎也带带脑子吧?什么任务需要进监狱?”

周鹏双手抱胸,他到想看看萧云还能编出什么借口。

没想到萧云却摇了摇头,“这是机密。”

“哈哈哈。”周鹏再也忍不住,爆笑出声,“真是废物,连骗人的借口都想不出来。”

老太太眼里的厌恶越来越浓。

她虽然一直不喜欢萧云,但他要是能在部队挣出什么功名的话,她也能接受,毕竟老太太是最好面子的。

没想到他不仅没给周家争脸,竟然还蹲了牢,这是彻底个诶周家抹黑!

“萧云!我本以为你只是个废物,我周家家业也不小,大不了养你一辈子。可是你现在居然辱坏了周家门风,我周家自然是容不下罪犯!”

老太太气得手里的拐杖频频敲向地板。

周瑶每听到一声拐杖撞击地板的声音,心脏就猛跳一下,娇俏的小脸此时更是一片苍白。

她满眼失望,含着泪水怨愤地说道,“萧云,你真让我失望”。

说完,周瑶马上上前两步,来到老太太面前,恳求道,“奶奶,萧云一定是被人蒙蔽了,以后我一定好好看着他,不会让他再犯任何错,真的,我跟您保证!”

“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周老太太怒斥一声。

周瑶吓得一哆嗦,自从爷爷去世,她就没过上几天好日子。

在家中被奶奶看不起,在公司被同族兄妹排挤……

若不是她办事能力还算强,这偌大的周家,恐怕早已容不下她的位置……

不过眼下她一急,也不管厅里还有这么多人,对着老太太就跪了下去,痛苦道,“萧云是爷爷领回家的,您不看僧面看佛面,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他丢的是我们周家的人,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如果你执意如此,那就没收你在周氏的分红,什么时候下想清楚,知道该怎么做,再来跟我说!”周老太威严赫赫的说道。

闻言,除了周瑶外,大厅里的人都露出了不同程度的喜色。

他们都是周家的内亲,家里都有周氏的分红。

周瑶的那份被没收了,自然代表他们能分到的钱就会多一些。

可怜原本在周云龙去世后,就受到家族排挤的周瑶,几乎都是靠着分红才能生活,老太太此举,更是连她的生活保障都不给了。

周瑶眼前一黑,差点就晕了过去。

“瑶瑶,你怎么样?”

萧云急忙上前扶住。

他看得出来,周瑶在周家应该受了很多委屈,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只是手刚搀扶住周瑶,就被她一把推开,“滚开!萧云,我对你太失望了。”

这一年里,她为了这个男人承受了再多的委屈,都咬牙挺过来了。

总幻想着等萧云回来,她就可以扬眉吐气了。

不曾想他回来后,自己承受得反而更多。

她只感觉丢脸到家,根本就没办法再继续待下去了。

“走,跟我回家!”

周瑶冷冷的丢下一句话,看都不看萧云,直接就走出了祖宅。

萧云一走,周鹏跟周家那些亲戚都觉得无聊,便一起离开。

大家刚走到门口,就看到远处十几辆车子齐齐朝这边驶来。

还没驶到眼前,就有人惊呼,“居然是001的宾利车,这不是市委的……啊,后面那个车居然是白底红黑的车牌……”

这声呼喊,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引到了车牌上。

白底红黑车牌,这可是军牌啊!


第3章 那位贵人

周家老宅坐落在别墅区的尽头,这些车,明显是来周家的。

“这车是到周家的吧?不知是冲着他们家谁?真是羡慕啊!”

“能让市委跟军区的人同时来访,周家真是了不得啊!”

被这个特殊车队吸引住的人,无不发出羡慕的声音。

周家众人心里虽然诧异,但是看到外人那些又羡慕又嫉妒的眼神,个个挺直了腰杆,精神抖擞的站在门口。

老太太起初也是一头雾水,但是瞧那车子真的在自家门口停下以后,立马精神大振的吩咐道,“开门,把大门全部打开,所有人都跟我一起迎接贵客。”

“你们说,这车队是冲谁来的?”有人问了一句。

“冲着谁来的咱不知道,我只知道肯定不是冲着那个废物来的?”周鹏斜睨了萧云一眼,满脸不屑。

萧云见他没完没了,心里突然有丝不爽,冷冷的说道,“就是冲我来的。”

“你给我闭嘴,你怎么还在这,一个带着罪犯兼废物居然这个时候还敢大放厥词,你这种废物给人家提鞋都不配。”

老太太恶狠狠的瞪着萧云,生怕他再给周家丢人,转而看着周瑶,冷冽的说道,“不想这个废物被赶出去,就看好他,要是冲撞了贵客,你跟他就一起滚出周家。”

周瑶脸色一白,更是为萧云的大言不惭感觉羞愧。

她一双美眸死死的瞪着萧云,低声警告道,“待会你要是敢说半个字,我跟你没完。”

那咬牙切齿的模样,恨不得有个针能把萧云的嘴巴缝起来。

萧云低头苦笑,虽然他十分确定,那些车上坐的都是想要巴结自己的人。

不过看着周瑶那紧绷的小脸,他只好静默的站在她身旁。

很快,挂着A00001车牌的宾利上,一个中年男子在周家所有人期盼的目光下走下来。

“啊……居然是庞秘书长,没想到他亲自来了。”人群中发出一声惊呼。

其实同样被惊呆的还有周家自己人。

周老太太回过神来,立马迎了上去,老脸笑成了一朵花,“庞秘书长,您亲自过来,我们周家真是蓬荜生辉,蓬荜生辉啊!”

庞秘书不仅没有半分架子,态度甚至比周老太太还恭敬几分,“周老夫人,叨扰了。”

“恭喜周家,出了贵人,我是作为代表,来给周家送贺礼的。”

说话间后面那个挂着军牌的卡车上下来五六个伸手矫健的年轻人。

他们把一个半人高的青铜鼎从车上卸下来搬到进了周家祖宅。

“按说什么贺礼都配不上那位贵人,只是这青铜鼎还值些钱,权当随意做个摆件吧。”庞宏远笑呵呵的说道。

周家众人被惊呆了。

这半人高的青铜鼎,是前些日子在拍卖会上被拍出了五千万高价的古董,为此还上了热搜,但在庞宏远的口中居然只是随意一个摆件!

周老太太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兀自镇定下来,谨慎的问道:“不知道庞秘书长口中的贵人是?”

她问话的同时,庞宏远也正好看到人群里的萧云,顿时双眼一亮,神情激动,正想上前请示,却被后者一个眼神制止了。

能爬上这个位置的人,都是八面玲珑,心思通透的人。

庞宏远瞬间明白萧云的意思,他硬生生收住自己已经离地的脚步,后背都冒出了一层冷汗。

看样子,境主没有在周家众人面前暴露身份,要是被他破坏了境主的安排,可如何是好。

恰好这时他兜里的手机响了,他随便找了个借口,带着众人匆匆离开。

庞宏远离开后,周家全员激动起来。

“奶奶,咱们周家这次,可能要更上一层楼了!”

“是啊,庞秘书亲自登门送礼,这份殊荣可不小。”

周老太太虽然同样开心,不过毕竟心思深沉一些,“你们谁跟庞秘书有交情,这样的好事怎么还藏着不说出来。”

“这还用说,肯定是鹏哥啊,刚刚庞秘书看见他的时候,眼睛都发亮了,要不是公务繁忙,肯定会跟鹏哥进去坐坐的。”

周鹏得意的笑了笑,刚刚他也觉得庞秘书准备朝自己这边走来,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我最近确实跟市委的一些官员联系紧密,本想等关系再进一步时告诉大家的。”

说着,他特意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萧云,眼神鄙夷,“你不是说庞秘书长是冲着你来的吗?怎么人家连个正眼都没瞧你?”

“哈哈,鹏哥你别揭人家老底了,我要是他,巴不得地上有个洞能装进去!”

“小鹏年级轻轻,就能受秘书长这样的重视,前途一定不可限量。”

“是啊,小鹏是我们安城的杰出青年,可不是有些废物能比的。”

“他就一个吃软饭的废物,还想冒领鹏哥的功劳,真是不要脸。”

大家见周鹏都搭上了秘书长这条人脉,个个恨不得立马扑上去抱紧他的大腿。

对周鹏看不惯的萧云,自然会顺势踩上一脚。

周瑶站在人群里,恨不能原地消失,她尴尬地跟老太太打了个招呼,抓着萧云像过街老鼠一样冲了出去。


第4章 灾星

周瑶气呼呼的钻进自己车里。

萧云默默的跟在她身后坐进副驾驶座,几次想要开口询问她这一年来的情况,一看她那紧抿的嘴唇,他又把话给咽了回去。

战场上面对敌人的千军万马都可以谈笑风生的不败境主,对着自己的妻子却有点束手无策。

车子大概开了半个小时,才在一个老旧的小区停下。

昏暗的楼道里,萧云眉头微拧。

周家在安城好歹也算三流世家,而周瑶的住所却这么破旧,看来老爷子走后,她们一家被打压的厉害,连基本的生活都难以保障了。

“妈,我……”周瑶一边开门,一边说话。

不过门刚推开,就听到“嘭……”的一声巨响。

一个烟灰缸落在萧云身侧碎成渣。

接着就听到了胡梦兰暴怒的声音,“你这个废物还敢回来,你就是个灾星,害的我们家变成这样不说,一回来,又害的我们分红都没了,这一家子以后可怎么活。”

周瑶被老太太取消分红,那些亲戚占了便宜,还假好心打电话给胡梦兰把老宅发生的事情都告诉给她。

胡梦兰当时就差点气晕,此时见到萧云,更是像点了引线的爆竹一样。

“你要是死在外面也就算了,我们瑶瑶到底是哪里欠你的,你要这么坑她,你回来就回来吧,大不了家里多一个混吃等死的废物,你偏偏还跑到老宅去骗人,真是个丢人现眼的玩意,我们一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想起刚刚电话里,周瑶一个姑姑绘声绘色的跟自己说起萧云在老宅的所作所为,胡梦兰没在现场,都觉得脸上烧得慌。

“瑶瑶还一心指望你在外面出人头地给她长长脸,没想到你一回来就做出这种丑事,连分红都给祸害没了,你是要我们一家人跟你一样去要饭吗?”

“妈,算了,人能回来就行。”周瑶无力的安慰胡梦兰,“钱的事我会想其他办法的,不会饿到你。”

“瑶瑶,我这都是为了你,早跟你说过了,让你对这个废物不要心存幻想,不过现在回来了也行,正好你们去把离婚手续给办一下。”

周瑶蹙眉,“妈,我没想过离婚!”

闻言,萧云深深的看了周瑶一眼,两人是在老爷子的安排下才结婚的,现在看来,其实周瑶对自己多少也是有感情。

只是胡梦兰听到这话就炸了,“为什么不离婚?他没坐牢都是一个废物,现在坐过牢,估计去扫大街都没人要了,这样的人你难道还想跟他过一辈子。”

周瑶神色黯然,抿了抿嘴,“这是爷爷给我挑选的丈夫,我不能让他老人家失望。”

“你爷爷都不在了!”胡梦兰说了一个事实,她其实跟周家老太太一样,从一开始就看不上萧云,只是碍于那个时候老爷子发话,没法反抗。

可是现在老爷子不在了,她们的生活更是因为萧云的存在一落千丈,让她再去接受萧云,这不可能,“再说了,你爷爷要是真看重你,当时就不应该让你嫁给这个废物,我们家因为他都住到这种鬼地方了,难道你还想养他一辈子。”

“我不用别人养,我是……”萧云不想周瑶为难,正准备说出自己身份,只是他一开口就被胡梦兰打断了。

“好啊,你不用别人养,那就去找个工作,你要是能找个一个体面的工作,我可以勉强留你在我家落脚,要是你找不到工作,那就自觉点滚出我们家。”在胡梦兰心里,萧云一直是废物,现在又坐了牢,肯定找不到像样的工作。

结果萧云想都没想直接应下来,“好,我会去找一份工作,肯定不会让你失望。”

“是啊妈,萧云可以找份工作,他不会拖累我们的。”周瑶连忙说道。

不过她自己很清楚,像萧云这样有案底的人,要找一份像样的工作应该很难。

她暗暗瞥了萧云一眼,无声长叹,算了,大不了明天自己去求求奶奶。

萧云看到周瑶那一脸担忧的样子,为了让她宽心,一脸正色的说道,“瑶瑶,你放心,不败境主,就算是退役,能力也是摆在那里的。”

周瑶一听,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一双粉拳更是捏的死死的,“你能不能不要再吹了,难道今天在老宅丢人还没丢够,我告诉你,如果你再这么谎话张口就来,你修想我再带你出去,几天后爷爷的祭礼你都别想去参加。”

“什么,他还要参加老爷子的祭礼。”胡梦兰只要一想到到时候自己要跟这个废物一起出现在周家,心里是一百万个不愿意。

周瑶无奈的看着胡梦兰,“妈,他是爷爷领回家的,爷爷应该也想见他的,再说了,大家都知道萧云回来了,要是不去的话,肯定会落人话柄的。”

胡梦兰张了张嘴,想要反对,又找不到理由,最后看着那一地的玻璃渣子凶狠的对萧云说道,“像木头杵在那里干嘛,还不赶紧把地给扫了。”

萧云苦笑一下,乖顺的拿起扫把客厅打扫的干干净净,顺便还把垃圾提了出去。

刚从楼道出来,就看到一辆黑色的路虎。

车里的人看到萧阳出来,立马开门下车。

萧云见是孟成华,担心被人认出来,只能跟着上车,同时吩咐司机把车开走。

他一上车,司机跟孟成华顿时敛声屏气,甚至连眼珠子都不敢随意转动。

半响后,孟成华颔首低眉谨慎的问道,“境主,你这么久没回家,可还习惯?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吗?”

“我进屋前后才半小时。”萧云看似淡淡的回应。

孟成华却徒然后背一凉,连神经都绷紧了,“境主,您误会了,我不是跟踪您,只是您这么久没回来,我怕您……”

“别饶圈子了,有话直说,我还要回去给老婆做饭呢!”萧云不以为意的说着。

孟成华一听,吓的嘴巴长开老大,这可是炎夏国的不败境主,怎么一回家,就成了一个家庭煮夫了。


第5章 项目

不过这话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问不出口。

“境主,这次来是有几件事跟您汇报。”

“上次给您递交降书的K国,派人给炎夏国送来礼物,特意提出想要跟您会面。”

“边疆那边的地下势力首脑也……”

萧云听了一句半,就挥手打断,“怎么这些鸡毛蒜皮的事都来找我!告诉他们,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再说了,我已经提交了退役申请,这些事早不归我管了。”

“啊……万万不可啊境主,炎夏国不能没有您!”孟成华惊呼道。

萧云神色淡然,口气更是平静,“现在天下太平,我对国家而言可有可无。”

一直专心致志开车的司机,手都抖了一下,车子发生轻微偏移。

不败境主说自己对国家可有可无,那他们这些无名小卒,对国家来说又算什么。

“境主,您对炎夏国功不可没,我们不能没有您,炎夏国不能没有您,边疆更是不能没有您!”

作为在政界小有地位的人,孟成华平时很少服人。

但是对萧云,他早就佩服的五体投地。

更是深知上面的那些大佬是多么的期盼萧云能尽快回归。

但是不论他怎么却说,萧云就是不为所动,“自离开那日起,我就没想过再回去。”

“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此处。”

落下这么一句,萧云头也不回的下车离去。

孟成华盯着他毫不犹豫的背影一阵焦头烂额。

司机从后视镜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孟成华,谨慎开口,“市尊,境主真的要留在周家吗?”

“不可能,周家是什么身份地位,绝对不能让境主受此委屈!”

思及此,孟成华绞尽脑汁,突然想到个过些天是周家老爷子的周年祭,他暗暗咬了咬牙,“境主,既然您不想回去,那我只能暴露您的身份了。”

因为要给萧云找工作。

翌日一大早,周瑶就带着萧云去了公司。

周氏董事长办公室。

周老太太端坐在办公桌后面。

周鹏跟几个高管正跟他汇报完工作。

一听周瑶的来意,周鹏脸上明显划过一丝讥讽,对着几位正欲离开的高管笑道,“各位请留步,这件事恐怕需要大家的帮忙!”

他似笑非笑的朝着萧云身上看了一眼,“这就是周瑶的那个废物丈夫,爷爷当初费尽心思把他送到部队,希望他好歹能混出个人样,结果不知道在外面犯了什么事,被抓去坐牢了,现在想来公司找个事做,大家想想看,你们谁的部门有空缺,能不能安排一个闲职?”

他特意加重后面两个字的读音。

来跟老太太汇报工作的都是各部门的经理或者总监,个个都是人精,顿时就听出周鹏的态度。

一个中年圆脸的男人端着一副高傲的模样,话里话外都是对萧云的轻视,“我们是上市公司,空降亲属是大忌,何况还是有污点的人,再说了,我们部门是研发产品的,我总不可能要个大老爷们过去端茶送水吧。”

“是的,听说这姑爷没学历,没能力,贸然过来上班,让其他人怎么想,我们还怎么管理下属。”

一句“姑爷”触发了大家的笑点,众人忍不住大笑起来。

周瑶明白他们都是故意想羞辱萧云,一张脸气的通红,却还是硬着头皮跟老太太说道,“奶奶,萧云虽然做了一些不好的事,但能力还是有些的,爷爷在的时候也经常夸赞他,爷爷看人的眼光肯定不会这么差。”

周瑶搬出老爷子后,老太太双眸闪动了一下。

周鹏怕老太太被说动,急忙说道,“要不,看在爷爷的份上,就给这废物一次机会,不过公司招人最松懈的的就是业务部,只要有能力给公司带来效益,一切都好说,只是眼下他没有这方面的履历,简历上也说不过去,要不从公司给他安排一个项目,只要能拿下,那么咱们也是可以考虑破格录用萧云的,奶奶,您觉得如何?”

老太太略微思索了一下,问道,“公司目前有些什么项目,要是过于简单的话,其他员工会觉得我们在做戏。”

周鹏眼里闪过一丝亮光,狡黠说道,“念在萧云没什么工作经验,也就不单独分派什么项目了,现在瑶瑶不是单独负责兴泰城的项目吗?就让萧云去帮你忙吧!不过既然多了个人,那项目进程是不是得赶赶,规定个时间呢?比如一周?”

周瑶眸色一黯,她就知道周鹏没有那么好心!

兴泰城的项目她是接手了并且已有一段时间,但那时因为这个项目无人敢接!

这个项目虽然利益巨大,但是家族对此也并不抱有希望,只是周鹏拿来打压她的手段罢了。

现在倒好,想来个一石二鸟!

周瑶拧着秀眉,双眸瞪着周鹏,“你针对我就算了,何必要戏耍我们!萧云第一天来上班,你就让他接手兴泰城项目,你这不是存心刁难吗?!”

周鹏冷笑:“这项目本来就该你负责,现在我好心好意让你们夫妻俩凑一块,你还不识好歹了?!”

周瑶气急,眼睛都快掉下来:“当时你口口声声说已经击败了所有竞争对手拿下项目,让我去签约就行,结果后来才发现,公司压根没拿下,而且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昌隆集团!谁不知道昌隆集团是市尊夫人娘家的企业,这安城谁敢、谁能抢市尊夫人的项目?”

周鹏却不以为意地摊摊手:“那我可管不着。”

“等等,安城的市尊?你是说孟成华?”一直没出声的萧云突然发问。

如果是孟成华的话,那这事也太简单了。

看他那一脸无畏,甚至是丝毫没把孟成华放在眼里的样子。

周鹏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真是个傻子,刚给他挖坑,自己就立马往里跳。

“是啊,听你这口气似乎没什么难度?那正好,瑶瑶可是谈了一个月,一点进度都没有,这下可好了,限你一周时间,可以吧?”

“不用,一天就行。”萧云轻松应道,其实一天都长,一个电话就行。

周鹏心下一喜,简直正中下怀!这废物来得正好,估计周瑶再也没办法在家族中立足了。

周瑶被萧云的不知轻重给气坏了,顿时急的不行,“萧云,你知不知道孟市尊在安城代表着什么,一天?!你怎么可能搞的定!”

“相信我,我一定可以顺利拿下这个项目的。”萧云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反过来安慰周瑶。

两人回家后,胡梦兰第一时间出来打探情况。

周瑶把周鹏提出的条件一说,胡梦兰顿时就指着萧云大骂,“我就说你是灾星,市尊是什么你这个废物总知道吧,你到底哪来的底气敢去跟他夫人抢项目,还规定了一天!你是不是怨恨我对你不好,故意来报复我们一家!”


第6章 好好交流

“我看你八成就是不想出去工作,还拖累瑶瑶,到时候办不成到时候瑶瑶也会受牵连,你个废物,做事不行,拖后腿倒是第一名!”

“不行,你们现在就去给我离婚,然后瑶瑶去跟奶奶说让你单独负责,你要得罪市尊是你的事,我可还想多活几年!”

周瑶一听又是离婚,顿时有些不耐烦,“妈,我们现在什么都还没做,你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说这种丧气话。”

“怎么,你还真想跟他去谈这个项目,我告诉你,门都没有。”胡梦兰强势地说道,“他不知死活,没脸没皮我管不了,但是你一定不能去,万一到时候市尊怪下来,也是他一个人的事,跟你没有关系。”

周瑶本来就恼怒萧云不该冒冒失失应下这个条件,现在被胡梦兰一闹,心情更加不好。

“瑶瑶,你放心吧,这个项目我一定可以拿下来的。”萧云再次宽慰周瑶。

周瑶一听这话,顿时觉得身心俱疲,“萧云,我拜托你下次说话做事动动脑子,市尊是什么身份,我谈了一个月都没进展,整个周氏都没办法拿下的业务,你觉得你比他们都厉害吗?你这种人连见人家的机会都没有,还好意思夸这样的海口!”

萧云被周瑶误会也没辩解,想着到时候用事实说话就好。

周瑶见他耷拉着脑袋默默站在一旁,觉得自己把话说重了,别扭的从包里拿出五百块钱递过去,“后天是爷爷的祭礼,你待会自己出去买套像样的衣服,他身前一直很看重你,不要让老人家太失望了。”

胡梦兰盯着周瑶手里的红票子,再次嘲讽道,“就算收拾打扮好了又能怎样,他是入赘的姑爷,你们是要单独挂礼的,到时候别人的礼单上一堆有钱有身份的人出席,他的礼单上,就只有这个废物本人,还不是一样丢人现眼。”

周瑶无言以对,因为胡梦兰说的是事实。

她早在半个月前就听说周鹏在邀请一些安城名流,政商界的人都有,甚至听说市尊本人都会出席,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不过就算是市尊不出席,她也只有被碾压的份。

因为萧云没有半点人脉,而自己因为被周家打压的厉害,本来还算交好的一些世家小姐,也一个个躲她躲的远远的。

萧云见她那无精打采的样子,心痛的说道,“瑶瑶,你放心,我不会让咱们丢人的,你信我。”

周瑶这次没有斥责萧云自负,不是因为萧云说的诚恳,实在是对于萧云总是莫名其妙而来的自信心她开始有些免疫了。

第二天,周瑶带萧云去了周氏业务部,虽然知道这个项目很棘手,但是萧云既然应下来,就算做做样子,也要来走个过场。

业务部的经理是周鹏,他看到周瑶跟萧云居然真的想去谈兴泰城的项目,心里暗笑不已。

“大家静静。”周鹏在办公室拍了拍手掌,指着萧云跟大家说,“这位呢,是我堂妹周瑶的的丈夫,虽然刚从监狱放出来,但是竟然有勇气说一天内搞定兴泰城项目,实在勇气可嘉!大家都是业务部的老人了,来来来……大家一起合计合计,看能不能出谋划策。”

周鹏讲这些话一直努力憋着笑意,加上原本就鄙夷的表情,显得神情十分嘲讽。

业务部的人个个都是人精,瞬间明白他的意思,毫不留情的大笑起来。

“经理,你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吧,对手昌隆集团那可是孟市尊娘家的企业,放眼整个安城都没几人敢跟去他们手里抢项目吧,他一个刚放出来的废物,也敢大言不惭讲出这种话。”

“哎,话不能这么说,听说孟市尊的夫人十分喜欢养宠物,指不定人家早想好了,准备从狗洞里爬进市尊家,再窝进关宠物的笼子里学几声狗叫,说不定市尊夫人觉得新奇,一高兴,真的把合同让给他也不一定。”

“咦,你这么说也不无道理,人家刚从局子出来,这种讨巧卖怪的花样肯定非比常人,要不也不会放言要去跟昌隆抢项目了。”

“那这样的话,可以去淘宝多买几套大号的宠物服装,那样效果会更好,我也就只能贡献这点建议了,哈哈哈……”

这人话音落下,整个办公室都哄笑起来。

周瑶气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怒声娇呵道,“都给我闭嘴。”

“你们能想到这种办法,可见平时没少用这种方法去谈过业务,不过我们才不屑于用这种办法!”

这些人的讽刺跟嘲笑,在萧云的心里没激起半点波澜。

不过看到周瑶被气的脸色通红,他眉头还是不悦的皱了起来,所以悄悄拿出手机,给孟成华发了一个信息。

周鹏见这个时候萧云还有心思玩手机,眼中的鄙夷更甚了,“妹妹,他们也是好心出主意,这不是普通项目,用常规手段肯定是行不通的,我觉得实在不行也是可以考虑的,反正他就是个废物,这也算是废物利用了,你们说是吧。”

周瑶气的浑身颤抖,她拿出手机,直接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喂,王经理,我是周瑶啊。”

周瑶这个电话直接打给了兴泰城的业务经理王铭恩,为了让周鹏知道自己也是有人脉的,她故意开了免提。

而王铭恩接到周瑶的电话后,声音立马变得热情起来,“是周小姐啊,幸会幸会,你怎么舍得给王某人打电话了。”

王铭恩殷勤的声音落在大家的耳礼,众人皆是一愣。

这王铭恩可是兴泰的大区经理,周瑶居然关系跟他这么近,代表着她的实力也不简单啊。

“是这样的王经理,我打这个电话,是因为我丈夫在周氏的业务部,他一直想跟贵公司合作,不知道王总您什么时候方便,我们双方谈一谈合作的问题。”

萧云看着周瑶一直在陪着笑语,神色渐渐凝重。

电话那头,王铭恩极其痛快,“好啊,有生意谈,王某求之不得。”

周鹏一听,脸色阴沉的吓人。

这个周瑶什么时候接触到这些人脉了。

周瑶暗自欣喜,她也没想到王铭恩这么好说话

不过还没等她松口气,电话那头就传来王铭恩猥琐的声音,“周小姐,我看咱们择日不如撞日,就约今天晚上吧,我在皇庭酒店2188等你,咱们好好交流一番。”


第7章 态度转变

周瑶原本白皙的俏脸,顿时变的通红,手指颤抖着点了好几下才挂断电话。

“噗……哈哈哈”

顿时,整个办公室爆出了哄堂大笑。

“我说你怎么跟这些高管关系这么好呢,原来关系真的不一般啊。”

周鹏说完,还假模假样的跟却说萧云,“妹夫,你呢也不要在意,堂妹要照顾一家人也不容易,谁叫你没能力,还坐过牢,这头上头上再戴一片绿草原也没什么的,有钱就行,是吧。”

“你!”周瑶被王铭恩跟周鹏连番羞辱,气的抬起右手恨不得狠狠抽周鹏两巴掌。

周鹏见状,脸色立马一沉,厉声道,“怎么,难不成你还想打我……”

“啪!”

一个清脆的巴掌声打断了周鹏叫嚣的声音。

他捂着脸,跌倒在地,满脸不可置信的盯着萧云。

就连周瑶也愣住了。

萧云竟然动手打了周鹏。

他不过是一个上门女婿,还是一个刚从牢里放出来的废物。

“你他妈找死。”周鹏反应过来后,从地上一滚爬起来,攥紧拳就朝萧云砸过去。

萧云眼神一厉,微微错开身子,轻易的就躲过了周鹏的攻击,大手捏上了他的手腕,用力一握。

“咔嚓!”

“啊!”

随着这声惨叫,大家循声望去,只见周鹏右臂的肩胛骨正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凸起在后背。

“下次再让我听到你侮辱瑶瑶,就不仅仅是脱臼这么简单!”

他眼神饱含杀气,周身的气势更是吓人。

办公室里众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看热闹归看热闹,要是这把火烧到了自己的头上,可就不好了,更何况他们怎么都没想到,萧云这个废物,居然敢打周鹏。

以往都是周瑶在周家人面前维护萧云。

还是他第一次保护周瑶。

周瑶从起初的害怕慌乱,回过神来后,眼眶微热,看着这样的萧云,后背都不自觉的挺直了。

“你这个废物,我一定让奶奶把你们,把你们一家赶出去!”

周鹏疼的脸色惨白,豆大的汗水从额头上滴落,可他刚在萧云手里吃了亏,此时再也不敢造次。

只好冲着周围怔愣的人吼道,“废物,你们还在这里看什么?赶紧去给董事长打电话,让那个贱……”

周鹏被萧云的眼神看的发毛,有一种他再敢说些什么,萧云真的会废了他的直觉。

离周鹏最近的小助理赶忙去打电话搬救兵。

周瑶回神,嘴角一动,正准备说些什么,手中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拿起手机,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下,还是滑下接听键。

“喂,王经理,你还有什么事情?”周瑶的态度明显冷淡下来。

“呵呵,周小姐您好。”

王铭恩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言语间还陪着笑意,“王某方才喝了些酒,说话浪了些,还请周小姐大人不记小人过,有关兴泰城的项目,周氏可随时过来跟我们签约,为了表现我们的诚意,我们还可以多让出两个点的利润,您看可以吗?”

周瑶满脸不可置信,以至于王铭恩声音里的恭敬跟颤意都没听出来!

虽然不知道王铭恩的态度为什么前后会发生这么大的巨变,但是这个项目对她,乃至对萧云太重要了!

所以顾不上王铭恩是不是有其他什么阴谋,直接应了下来,“谢谢王经理,那明天上午我来贵公司找您签合约吧。”

“哎,好的好的,那我就在公司恭候您的大驾。”

电话挂断后,王铭恩差点瘫软在地上。

他没想到周家最不受重视的一个女人,背后居然有这么大的能量,连市尊都亲自打电话过来指示!

想起之前那个电话,自己说的那些话,王铭恩真的想死的心都有,等明天见到周瑶本人,一定要好好道歉,求得她的原谅才行。

周瑶这边挂了电话后,办公室一片寂静。

周鹏痛的惨白的脸上又染上了难堪。

连他都没把握的事情,居然被周瑶这么轻松的拿到了?

“噢,我知道了,是杨局长,肯定是杨局长,他早就知道我对兴泰城项目的重视,肯定是他找机会帮我疏通了关系!”周鹏说的振振有词,一点不觉得心虚。

甚至自以为想通了里面的关系,觉得就是自己平时结交杨局长之类的大人物起的作用,不然王铭恩不会这么打电话过来主动要求签约,态度还那么恭敬。

“好呀,我帮你们促成了这么重要的合同,白白让你们捡到这么大的便宜,你居然还打我!看奶奶来了,怎么收拾你们两个。”

萧云挑眉看着周鹏,觉得他就像一只滑稽的猴子。

只是大家听周鹏这么一说,都认为他说的有理。

毕竟一个刚出狱的废物上门女婿、跟一个不受重视的落魄千金能有什么能力。

连周瑶都认为在这件事自己是沾了周鹏的光,想到这,她的心又紧张了两分。

“堂哥,谢谢你。”虽然别扭又不情愿,周瑶还是说了句谢谢。

因为现在周鹏是周氏的大功臣,萧云还打了他,这件事的起因还是因为自己。

周瑶希望自己主动示弱能让周鹏消气。

但是她忘记了,周鹏本来就不是善茬,又在自己部门被他认为的一个人废人打了,这口气他怎么可能会轻易消掉。

“呵,害怕了吧,可惜晚了,你就等着奶奶过来发落吧!哎哟!”因为太过得意,周鹏扯动到了右手,顿时又是一阵钻心的痛。

但他现在心中却满不在乎,因为他仿佛已经看见了萧云被痛骂赶出周家的模样了!

说曹操曹操到,周鹏话刚落音,周老太太就在众人的陪伴下来到了业务部。

周老太太一看周鹏脸上都是冷汗,手臂诡异的吊着,顿时心疼道:“小鹏,这是怎么回事?你们这些人是干什么吃的?小鹏手都这样了,也不知道送他去医院?”

去叫老太太的人,已经把刚刚的事情大致跟她说了,此时周鹏见到老太太,又添油加醋的说道,“奶奶,我不辞辛苦,去找了杨局长多次,才换来王经理愿意和周氏合作,可这个废物居然把我的手扭成这样!”


第8章 让他去扫地

周鹏痛哭流涕,绘声绘色的表演,生生把萧云跟周瑶刻画成恩将仇报的人。

原本不喜欢萧云的老太太此时对周瑶也深深厌恶起来。

“好,奶奶一定会给你讨回公道,你现在先去医院。”

让人送周鹏去医院之后,周老太太狠狠的瞪着萧云。

“哼,坐过牢的就是坐过牢的,根底子坏了,就算放出来也没用!”周老太太冷哼一声,道,“像你这样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劳改犯,不配待在我们周氏!兴泰那边的项目也不用你管了!”

周瑶心中一惊,连忙上前一步,准备解释:“奶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是……”

“闭嘴!”

周老太太厉喝一声,打断了周瑶的话,“你还要帮这个废物说话?我看你被这个废物蛊惑的不轻,难以担当大任,从今天开始,你在周氏所有的股份,我会全部拿回来!!”

“什么?”周瑶脸色骤然变得苍白,身形一晃,后退了一步,差点跌倒在地上,辛亏萧云眼里手快扶了一把,才没摔倒。

萧云冷然看着周老太太阴霾的眼神,“果真是老糊涂了,偏心也就罢了,连基本明辨是非的能力都没有了!”

这一番丝毫没给周老太太留面子。

周老太太的脸色变了又变,众人也是倒吸一口凉气。

这废物疯了吧?敢这么跟周老太太说话?

“混账,你竟敢这么跟奶奶说话,我看你是不想活了。”一路跟着老太太过来的周晖怒斥道。

老太太更是气的差点没握稳手杖。

“疯了,我看你不是疯了,就是没把自己当周家人看待,既然这样,下午的祭礼也就没必要出席了!”周老太太阴沉着脸吼道。

周瑶顿时急了,推开萧云扶着自己的手,忙跟周老太太道:“奶奶,萧云不是有意的,爷爷生前一直再念叨他,这也是爷爷的遗愿,你就让他过去跟爷爷说几句话吧!”

萧云一直十分敬重周老爷子,对于他没能送他最后一程一直觉得心里有愧,此时听老太太这么安排,剑眉高高耸起。

老太太扫了一眼面如死灰的周瑶,跟一脸无所谓的萧云,气的杵了好几下拐杖后,带着怒气离开。

周瑶瘫坐在地上,眼泪控制不住的往外涌。

完了,什么都完了祭礼不能出席。

这相当于把萧云在周家内部被除名了。

萧云见她这副模样,心中不忍。

周家的任何人他都可以不放在眼里,可唯独周瑶不行。

“瑶瑶……”

他上前一步,试图安慰,可才叫出了一个名字,就被周瑶娇声怒吼道,“闭嘴!我现在不想听你说任何话!”

周瑶红着双眼,看萧云的眼神全是失望,“萧云,我对你太失望了!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管好你的嘴。”

每次都是这样,从来都不考虑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样的话!

丢下这句话,周瑶一边哭一边冲出办公室。

萧云看着周瑶离去的背影,原本伸出准备替她擦眼泪的手也僵在半空中。

他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心中发苦。

瑶瑶啊瑶瑶,你要是知道,这个项目是我谈下来的,还会对我这样失望吗?

……

周老爷子的祭礼就在周家老宅举行。

周家大门敞开,周鹏等人都站在门口迎接今天前来吊唁周老爷子的人。

周瑶也顶着一双红肿的眼睛出现,看起来我见犹怜。

她中午又带着萧云过来求周老太太,这一次她事先警告过萧云,无论周老太太提出多么过分的要求,只要能来参加周老爷子的祭礼,他都不能造次,只能答应!

萧云不忍心看周瑶失望难过,只好应下来。

周老太太没说话,倒是周鹏冷笑着说让萧云负责打扫周老爷子祭礼上的卫生,对于这么明显的打压,老太太也没表现出疑义。

虽然明知是羞辱,但是相比被趋之门外,周瑶也只能含怨应下。

所以此时,只有她一个人出现在前厅,因为她跟萧云都没能请来什么人,所以她只好孤零零的站在角落里,看着别人的引来送往。

“听说今天市尊都会过来,这周家大少果然是年少有为啊!”

“是啊,周大少是周家一辈里最有能力的,这下一任家主的位置肯定是他的了。”

周围恭维的话一波接着一波,周鹏心中乐开了花,可脸上却故意装出一副谦逊的样子,“哪里哪里,我爷爷生前和市尊有些交情,所以他才会来,我可差远了。”

“哥,你哪里差了,杨局长不就是你邀请过来的吗?”周晖一直站在周鹏身旁,此时更是适时开口。

“啊,杨局长今天也会来啊,听说他马上就要入常委了,了不得啊,周少你跟你们家老爷子都是了不起的人物啊!”

“杨局长也了不得啊!周公子真是谦虚了。”周围的人恭维声更甚,让周鹏十分受用。

此时他眼角的余光扫到了一直低着头的周瑶,想起上午自己的手臂居然被她那个废物老公扭脱臼,那种疼痛他只要一想起来就觉得心悸。

“其实我们周家,还有一个能力不俗的人,就是我堂妹周瑶,只是嫁给了一个坐过牢的人,可惜了……”周鹏故作惋惜,只是接下来,立马说道,“她丈夫这种场合都不好意思出来见人,此时只能躲在后面打扫卫生。”

周瑶身子一抖,双唇更是死死抿紧着。

今日她只想安安静静的祭拜爷爷,不想节外生枝。

她已经尽量让自己躲在无人的角落了,没想即使这样,周鹏还是不肯放过自己。

恰好这时萧云打扫完后面的卫生过来,身上还带些灰尘。

“瑶瑶,你不舒服吗?”萧云径直走到周瑶的身边,见她脸色不对,出言关心道。

周瑶无力的摇摇头,没说话。

“萧云,谁让你来前厅的,院子扫完了吗?”周老太太拄着拐杖,当众众人的面轻哼一声,脸上的表情更是掩不住的厌恶与嫌弃。

萧云皱了皱眉头,但是想起周瑶临出门前的警告,还是应了一声:“扫完了。”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79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