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盗奇谈》完整版阅读 项云峰李静小说已完结

主角是项云峰李静的小说叫做《诡盗奇谈》,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云峰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在里面待了七年,因为表现良好获得了减刑。出来的第一天,我接到几个电话,老板们极力劝说我跟着他们干,有一月给十万配车的,还有一月给二十万给股份的,…

精彩内容试读

第7章

孙老二越说越来气,他额头上青筋爆起,看起来随时要出手打人。

孙老三也摇头叹气,随后他按了下对讲机说:“把头,下面出新情况了,这坑已经被人摸过了。”

对讲机里沉默了一分钟,随后王把头冷声说:“什么时候被摸的?你们进去主墓室了?”

“没有,我们还在墓道里呢,刚才积水冲过来一条毛巾,都不用想,肯定是不久前被盗的,把头,南边那些人办事你也了解,他们摸过的墓很少留下来值钱东西的。”

王把头想了想道:“老二,这样,你们进主墓室看看,如果主墓室都没东西了,耳室你们也不用去,直接收拾好家伙式上来。”

“好的把头,”孙老二放下了对讲机。

我不抽烟,鼻子还算灵,就这时,我忽然闻到一股香味,淡淡的香味。

“二哥….怎么有一股烧香味?”我疑惑的问了句。

被我这么一说,孙老二很夸张的使劲朝前方嗅了嗅鼻子。

随后他扭头看着孙老三,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没错,刚才我们没注意,这是楠香。”他脸色忽然有些凝重。

“二哥三哥怎么了?这楠香有什么不对劲?”看他们表情凝重,我有些不明所以。

我是这样想的,以前有钱人死后都用的是金丝楠棺材,金丝楠木头有楠香味不是很正常吗?

孙家兄弟脸上轻松的表情消失了。

“云峰,把你手给我。”

“啊?要我手干啥?”我疑惑的伸手过去。

“二哥你干嘛!”我手指吃痛,忍不住惊呼出声。

原来他用锋利的小匕首一下划破了我手指头。

殷红的鲜血流出,孙家兄弟一前一后,用我的血在他们手腕上抹了点。

“二哥三哥,你们抹我的血干啥?”我嗦着受伤的手指头抱怨道。

孙老二当时是这么跟我讲的。

“云峰,干咱们摸金倒斗这一行,很怕碰到四大邪六小邪。”

“斗鸡眼的镇墓兽,淡如花的奇楠香,红漆不烂的黑棺材,灯油不干的长明灯,这叫四大邪,老祖宗的规矩就是这样,鲜血破邪。”

他说的玄乎,我听的却不以为意,这是把我当小孩吓唬吗这是。

我委屈的小声说:“那….那你们怎么不割自己手指,割我指头干啥….”

孙老二摸着我头,阴笑道:“我们的血不行,得用童子血啊,云峰,你怕不是连姑娘的小手都没摸过吧?”

我支支吾吾的说不上话来。

随后我故意岔开话题,犟嘴问道:“那六小邪是啥?”

孙老三摇摇头,他对我说:“云峰你刚入行见的事还少,你不知道,这都是老一辈行里人传下来的说法。”

“流沙墓,天火灌顶,东家(墓主尸体)不烂,七窍塞珠,椁大于棺,老鼠做窝(老鼠住在棺材里),这是以前旧社会盗墓人说的六小邪。”

“三百六十行,谁家还没有点绝活?咱们干倒斗的在旧社会叫偏八门,现在新社会管我们叫犯罪分子,正八门上九流,偏八门下九流,此外还有和死人打交道的阴七门。”

孙老三继续说:“云峰你现在干了这行,这些以后都得了解,免得以后别人问你你不知道,丢了咱们北方派的脸,所谓阴七门,一缝尸人,二刽子手,三赶尸匠,四吹大坟,五扎纸人,六捡骨师,七小棺材匠(专给死小孩打棺材的),这是阴七门,云峰你以后行走江湖,得记住。”

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我当时真记不住,只感觉他说的很杂,什么七门八门的,不知道他在说啥。

“行了老三,他才多点,你说这么多也没用,走吧,咱们去前头的主墓室看看,”孙老二晃了晃手腕道:“咱身上有云峰的童子血,破邪啊!”

又趟着水顺着墓道走了两三分钟,前面还没有出现主墓室,走的近了用头灯一看,前方竟然是堵石墙,不是主墓室。

此时,不知道从哪刮进来一阵风,我脚泡在浑浊的积水里,凉嗖嗖的。

走到石墙下,孙老二抬头往上看。

只见,在我们头顶上的墓道灌顶上,能清楚的看到一个大黑窟窿,凉风就是从黑窟窿里吹进来的。

窟窿形状不规则,孙老三看着窟窿皱眉说:“这是之前那伙人干的,刚才我们路过的那块灌顶没炸开,看来他们换了个点从这炸开下来了,看这窟窿形状,应该用的是雷管。”

孙老三按了下对讲机:“把头,直走前面是堵石墙,和我们想的不一样,不是主墓室,目前还没有见到陪葬品。”

对讲机红灯一亮,王把头遥控指挥道:“有青膏泥的墓不可能没有主墓室,你们在找找,往左边去西耳室看看情况。”

“收到,把头,我们还有多长时间。”

“离天亮的安全时间还有两小时四十五分钟,尽量加快速度。”

“嗯,”孙老二松开对讲机,直接带着我和孙老三绕过石墙,向西边耳室摸去。

我是第一次见墓葬的耳室,其实就是一个掏空的小房间,看墙上的水线痕迹,这里之前肯定是整个泡在水下的。

当时我看见了什么?

第一眼,我看见了成堆的青铜器,大批量的青铜器,胡乱的堆在西耳室地上,这些青铜器有破烂的,有完整的,有小形的圆鼎,方鼎,青铜禾,青铜豆,青铜爵,粗看一眼都有几十件!

“发了,发了!”

孙老二眼都红了,他对着对讲机语无伦次的讲道:“把……把头!发了!我们发了!西耳室里有好几十件青铜器!黑漆古水银锈!正儿八经的西周水坑货!”

王把头是见过大风浪的,他通过对讲机平静的说:“分批转运,全给我拿出来。”

“得嘞,”孙老二掏出随身带的蛇皮布袋,随口吐槽道:“南边的这帮老鼠们是改吃素了?竟然会给我们留这么多肉,我真是替我妈感谢他们八辈祖宗!”

孙老三性子沉稳,他皱眉沉声道:“二哥,我总感觉不对劲,南边的老鼠们鼻子不比咱们差,这么多的肉不可能闻不到,这说不通…….”

孙老二也不嫌那些水银锈有毒,他拿起一个青铜小方鼎亲了一口:“哈哈,宝贝,跟哥回家吧!”

他还不忘说一句。

“老三,我发现你这人胆子越来越小了,你想那么多干嘛,老三我问你,要是有一堆女大学生脱了衣服躺在地上,你想怎么办?”

“肯定是日后再说啊。”

原创文章,作者:庄子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796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