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冷酷王爷是妻奴 云妙音晏季全部章节阅读

《冷酷王爷是妻奴》是一本不可多得的优质小说,该小说主要描写了云妙音晏季之间的故事,是由作家妖六六写的一本剧情节奏感很强的小说,小说情节与文笔俱佳,小说精彩内容阅读:传闻季王举世无双,目中无人,冷酷无情,连皇上对其都不敢多管多问。“王爷,王妃收买属下汇报您一切行踪,尤其是……您和身边的女人。”“胡闹!”季王冷眸微凝,大发雷霆,“本王身边的狗都被王妃换成了公的,哪来的女人?”…

精彩内容试读

第6章

“这是什么东西?快拿走!”

黑乎乎的粥,里面还混杂着烂菜叶,那模样连猪食都不如,尤其是经过晃动后,那发馊的味道更是让云妙涵险些没有直接吐一地。

云御史面色亦是颇为不佳:“你这是拿什么东西给你妹妹吃?”

“什么东西?”云妙音眨眨眼,“爹,这可是我每日的早餐啊,我身为姐姐体恤妹妹,拿来给妹妹吃,有什么不对吗?”

赵姨娘的心顿时一跳。

这云妙音看似像以前那样无害,可是,经历了方才的眼神,又听到这话,她立即警铃大作。

云御史一怔:“你说这是给你的餐食?”

“对啊,怎么了吗?”云妙音一脸懵懂得点头,甚至接过那碗,拿着勺子在里面搅了搅道,“父亲,女儿每日都吃,觉得还不错呢,你尝尝?”

本就色相巨差的粥经过这一搅拌,黏黏的观感更是让人觉得画面太美不敢看。

尤其是早已过惯了锦衣玉食生活之人,更是岂能受得了?

云御史当即就想瞥开眼,然而,就在他双眸移开的一刹那,却是骤然一顿。

因为他看到云妙音那衣衫的袖口已经被磨得残破不堪,顺着往上瞧去,只见她全身麻布素衣,甚至还有几处打着补丁!

方才,他沉浸在云妙音的气质,竟是没有发现。

如今,不由脸色一沉:“你这衣服又是怎么回事?”

云妙音一怔,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接着乖巧道:“父亲,没事的,府内开销大,赵姨娘勤俭持家也是应该。”

桌上,上好的燕窝,名贵的茶叶,精致的菜品。

每一道都像是在对着“勤俭持家”四个字狠狠地打脸。

云御史扫过餐桌,再看向面前的母女,身上锦罗玉衣,珠光宝气,与下人一般的云妙音形成鲜明对比,震惊之色不由浮于面上。

他的确没管过云妙音,但是,她是自己的嫡女,他从来没想过温婉贤淑的赵姨娘会待她如此。

一时间,竟是充满了对赵姨娘的重新审视。

赵姨娘顿时一慌:“老爷,臣妾一直嘱咐好好照料大小姐,一定是底下的人苛待,臣妾不知情啊。”

云御史沉默不语,掌家管府,不知情已是错。

赵姨娘又岂能不知,当即双眼含泪,柔弱道:“老爷,臣妾知道是自己的错,只是,臣妾每次去大小姐的院子想探望她,都惹得她很不高兴,所以臣妾才……”

云御史最吃这一套,如今更是想到云妙音多年前的行为,眼神终是有些缓和。

赵姨娘眼中滑过一抹得意,甚至不屑地看向云妙音。

不管这蹄子今日是为何一改性子,突然对她出手,但,想和她斗?

这么多年,她若是还摸不清云御史的性子,她又怎会在后院得到独宠?

只是,却没想到,云妙音却是嘴角含笑,更加不屑地朝她回望。

下一秒,却忽然收回眼眸,主动劝道:“爹爹,女儿也相信赵姨娘不是故意的,这么大的府她一个人难免照顾不周,不过,府里的人敢背主做事,却是不抓不行的。”

女儿突如其来的善解人意让云御史有些惊讶,不过,也点醒了他。

“来人,去给我查,是谁在背后做小动作。”

赵姨娘顿时一惊,桌下的双手不由紧张地握起,眼珠转动,飞快在脑中想着对策。

不过,并没有等多久,管家便带着一人前来,一把将她按在地上。

云御史眉头一蹙:“刘嬷嬷,竟然是你?”

她是赵姨娘的乳母,陪伴赵姨娘多年,虽是下人,府里却把她当成半个主子一样看待,连他都会格外照顾。

不过,也确实只有她才有蒙蔽赵姨娘的本事。

本对赵姨娘还有点怀疑的云御史,这次倒是放下了心。

“老爷,都是老奴被钱财蒙蔽了双眼,贪了大小姐的钱,还请老爷看在我多年对赵姨娘照顾有加的份上,饶过老奴这一回。”赵姨娘跪在地上磕头,一人顶下了所有过错。

听着那咚咚的磕头声,赵姨娘心都堵了起来。

她虽然放下了心,可是,那到底是她的乳母,心疼自然是有的。

所以,眼珠一转:“刘嬷嬷,你怎么这么糊涂啊,你家中若是困难,可以说出来,老爷一向待人宽厚,自是不会坐视不管啊。”

刘嬷嬷眸中一亮,赶紧道:“是老奴错了,老奴儿子在外面闯了祸,老奴也是羞于开口,还请老爷体谅老奴作为母亲,一时护子犯下的大错。”

云御史眉头紧蹙,虽还带着愠怒,却已经消掉了不少。

云妙音忍不住在心里冷笑,卖惨再套上伟大的母爱,听起来还真是感人至深。

只是,演戏谁不会?

瞧好了!

云妙音当即做出一副失落委屈的模样:“刘嬷嬷,所以,你作为母亲,便可以为了自己的孩子伤害别人的孩子?是因为……我没有母亲吗?”

此话一出,云御史的心竟是猛地一揪。

她的母亲临死前让他照顾好孩子的样子,再一次在眼前浮现。

这么多年,他在官场为了权势摸爬滚打,少了对她的耐心,缺乏对她的管教。

说到底,是他这个做爹的失职!

想到此,他忽然有些内疚地摸着云妙音的手道:“音音,你不止是你娘的孩子,也是爹的孩子,更是这府里的主子,没有人可以让你受委屈。”

此话一出,刘嬷嬷的身子不由一软。

赵姨娘更是身心俱震,她几乎不敢相信,云妙音竟是句句都戳到了老爷心里。

今日,是她轻敌了!

云妙音抽泣了几声,接着,竟是配了些撒娇的语气晃了晃云御史的手臂:“谢谢爹爹,既然这样,那女儿也想立个威,不然,大家以后怕是还欺负我。”

“好好好,别哭,爹爹依你便是,刘嬷嬷随你惩罚。”云御史最受不得撒娇,以往,云妙涵便是以这手段让云御史最疼她。

一旁,云妙涵顿时双眼发红,受伤的是她,没有得到关心不说,竟然还要被夺去了宠爱?

当即忍不住道:“爹爹,刘嬷嬷是娘的乳母,说起来还是我们的长辈,怎能任她处置?”

云妙音闻言,慢慢将手臂从云御史胳膊上收回,失落的模样在眼底尽现。

好不容易被一直忽略的女儿亲近,而且,这女儿如今攀上了季王,反倒是云妙涵日后凶吉难测,云御史当即冷下脸:“长辈?尊卑不分,如此看来昨夜季王还是惩罚轻了,丝毫没长记性。”

尊卑二字,让云妙涵的话瞬间卡在嘴里,却是让她心中仇恨的种子更加发芽。

云妙音,你等着!

云妙音却压根不理会她,而是感激地朝着云御史甜甜地笑了笑,接着,转头看向了阿夏。

原创文章,作者:素流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796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