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到梁山的晁云免费阅读 晁云马六张七的小说免费试读

由金牌作家挑灯看剑倾心力著的小说《穿越到梁山的晁云》,主要围绕晁云马六张七的逆袭之路展开故事情节,该小说文笔流畅,细节清晰,情节曲折,引人入胜,强烈推荐,小说主要写了:特种兵晁云穿越到了水浒世界,附身在晁盖傻儿子身上,刚清醒过来才发现老爹已经前往曾头市送死了,千钧一发!偏偏二叔宋公明不鸟自己,咋办?盘他!赵宋朝廷欺负人,咋办?盘他!靖康之耻,女真入侵,咋办?还是两个字——盘他!两个字,揍他!水泊是我的,梁山是我的,整个大宋都是我的!谁跟我过不去,那就盘他!…

精彩内容试读

第14章

史文恭心头一阵默然,将梁山赶尽杀绝?谈何容易!

单单是昨夜一战,曾头市八千兵力,就伤亡三千多人,加上前两次交手,如今曾头市战力损失超过了四千人,等于伤亡过半了,不要说将梁山赶尽杀绝了,能不能守得住曾头市,都是两说着呢,无论林冲还是呼延灼,那可都是当世的一流战将,甚至徐宁与孙立等人也绝非庸手,要不然的话,这一次大战,也不会输得如此之惨!

“史文恭,都怪你,你不是说呼延灼投降是真吗?你不是说只要烧了梁山的辎重营,呼延灼投降就不会有假吗?就是因为你的一句话,害得我三个儿子惨死!”

曾弄厉声喝道。

史文恭心头一惊,愧声道:“大人,是史某料事不周,方才导致由此惨败,愧对大人的信任了。”

一旁的曾索连忙说道:“父亲,此事怪不得师傅,谁也没有想到梁山泊的人竟然如此奸狡,而且除此狠辣,为了引诱我们出兵,竟然连粮草都给烧了,如今我们大败,可正是需要我们团结一致的时候,切不可因为这点事情引发不快!”

曾弄依旧是恨恨不已,问道:“接下来,我们要如何应对?”

史文恭沉声道:“大人,如今梁山泊将自己的粮草辎重焚烧一空,最多也就是坚持三五天的时间,到时候粮草断绝,自然不战自溃,我们只需要能够坚持下这三五天来,曾头市自然稳如泰山!”

“三五天时间……”

曾弄不满道:“如今苏定被擒,曾涂曾密曾升战死,只剩下你跟曾索曾魁了,大军士气已经低迷到了谷底,水泊梁山兵多将广,如何抵敌得住?”

曾索低声道:“父亲说的是,不惟林冲呼延灼,梁山的徐宁孙立等人同样战力强悍,除此之外,还有鲁智深与武松也是武艺高强,我们现在想要击退梁山泊的兵马,可没有那么容易了……”

史文恭沉声道:“大人,为今之计,只能是以缓兵之计了,命人前往梁山大营求和,稳住梁山兵力;同时命人前往凌州求救,请知州大人发兵驰援!”

“求和?”

曾弄并不傻,虽然史文恭说是缓兵之计,但是言语间,史文恭已经有了惧意,作为三军主将,曾头市的顶梁柱,如果史文恭都感觉到害怕了,那这场仗还怎么打?

且不说愁云惨淡的曾头市,晁盖指挥着大军退回了梁山大营,命刘唐与杨雄石秀带着两百人前往距离最近的平原县取粮,大军开始打扫战场。

一战之下,斩杀曾头市人马近两千人,俘虏一千余人,斩杀曾涂曾密与曾升,主将苏定被生擒,这一场大战打得实在是太酣畅了,可以说曾头市已经没有扭转战局的力量了,即便是史文恭天下无敌,也没有任何办法,他一个人如何是梁山众好汉的对手?

可是,曾弄转念一想,自己都没有底气了,人家史文恭凭什么给你死撑,更何况现在更加离不开史文恭坐镇啊……

曾弄也已经没有了办法,到了现在只能是按照史文恭的提议行事了。

“哈哈,痛快,痛快,好小子,总算让为父狠狠的出了一口恶气!”

晁盖狠狠的一拍晁云的肩膀,大笑道。

晁云笑道:“父亲,这才到哪里?来日儿子用计,必破曾头市!只是,这个史文恭着实是有些厉害,又有照夜玉狮子相助,想要擒住他,可没有那么容易……”

一旁的林冲叹道:“天王,晁云说的是,这个史文恭着实悍勇,我与呼延将军联手都奈何不了他,后来又有徐宁与孙立助阵,都没有能够将他留下,想要擒住他,委实是难如登天……”

晁盖脸色一滞,问道:“晁云,你还想将史文恭给擒住?”

晁云正要搭话,鲁智深与武松将苏定押了上来。

苏定依旧对呼延灼怒目而视,恨恨不已,都是这个**啊,该死的匹夫,将老子给坑死了,若不是他诈降,老子如何会落得如此田地?

呼延灼笑道:“苏将军,可还认得我呼延灼吗?”

“**逆贼,你已经将你祖上呼延赞的脸面给丢尽了,背信弃义,不忠不孝,还有何脸面苟活在世上?”

呼延灼脸色一红,冷声道:“两军交锋,兵不厌诈,怪只怪你们头脑简单,连少寨主安排的诈降计都看不出来,怪得了谁?枉你纵横沙场这么多年,嘿嘿……”

晁云脸色一黑,擦了,这个呼延灼鬼精的很啊,一句话就把仇恨都推到自己身上来了,王八蛋,这也不是什么好鸟!

“少寨主?敢问哪位是少寨主,也让苏某见识一下少寨主是何方神圣,连我与史将军都给瞒过了!”

苏定冷声说道。

“咳咳……”

晁云站了起来,答道:“苏将军,少寨主就是不才在下了,晁天王就是我父亲,嘿嘿,在下初上战场,不懂得那么多的规矩,得罪之处,还望海涵!”

苏定看到晁云,脸色微微一变,没有想到,自己与史文恭竟然栽到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手里,丢人,实在是丢人到家了啊……

“好,好得很啊,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没有想到我苏定征战沙场竟然栽到了一个少年手上!”

晁云笑道:“苏将军,战场争衡,谁也不敢说自己是常胜将军不是,晁云也不过是一时侥幸而已,苏将军武艺出众,却窝在曾头市这样的山沟里,实在是屈才了,如今梁山替天行道,聚集的都是天下的英雄豪杰,晁天王有意结纳将军,未知?”

“够了!”

苏定冷哼道:“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我苏定一身本事,埋没与乡野不打紧,但是让我失身为贼,落草为寇,那是休想!”

“哈哈……”

晁云大笑道:“苏将军,所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现在朝廷称呼梁山为草寇,若是梁山得了天下,那还是草寇吗?成王败寇,难道没听说过?”

苏定冷冷道:“小小的年纪,倒是好大的野心!还想的天下?就你们一群乌合之众,名不正,言不顺,只待朝廷天军一至,你们就得全部成为阶下囚!”

晁云摇头道:“自古成王败寇,只要我们成功了,那就是名正言顺的朝廷,我父亲就是皇弟,有何不可?若说道义,他宋太祖抢了人家后周世宗孤儿寡母的天下,又如何来的道义?难道周世宗对赵匡胤还不够好吗?若说忘恩负义,没有比朝廷的太祖更加忘恩负义的了吧?”

额……

苏定登时呆住,这个道理再简单不过,不过,在赵宋的统治之下,陈桥兵变就是禁区,所有的文臣武将,唯恐避之不及,谁还去想其中的对错?苏定也不例外,自从年幼之时,这个问题就被自动过滤了,现在晁云突兀的提了出来,使得苏定登时哑口无言,成王败寇,本来就是如此,宋太祖将人家江山都给抢了,也没见哪一个去质疑宋太祖的人品,这就是权力的任性之处!

“苏将军,我们父子诚心邀请您加入梁山水泊,梁山的诸位头领也诚心邀请你入伙,以将军的才华,将来封侯拜将,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晁云谆谆善诱,不断地蛊惑着苏定。

苏定脸色阴晴不定,终于说道:“不要说了,想要我归顺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总得让我见识一下少寨主的手段,若是少寨主能够压住我手中的点钢枪,苏定愿意为少寨主牵马坠镫,若是打不过我,那我宁死不降!”

“放屁!”

一旁的刘唐登时急了,喝道:“苏定,你好歹也是成名的人物,竟然要与一个半大孩子比试,羞也不羞?要比试,我刘唐陪你!”

“刘统领!”

晁云连忙喝止,向着苏定说道:“既然如此,我们一言为定,在下就会一会苏将军的长枪,不过,此处狭窄,多有不便,我们舍马步战,如何?”

苏定傲然道:“步战就步战,苏某何惧?我的点钢枪何在?”

晁云一笑道:“来人,取苏将军的点钢枪来,孙立头领,我来的匆忙,手中没有应手的兵刃,且将你的虎头枪借我一用!”

原创文章,作者:冷无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796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