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啸九州-韩啸, 苏紫凝-都市情感小说

三年合约夫妻,三年入赘为婿,只为伊人。,可等来的结局,却是离婚。,今日潜龙归天,龙啸九州!

龙啸九州-韩啸, 苏紫凝-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三年合约夫妻

“龙啸将军!卑职已经调任曲州!您如果不重掌帅印,卑职也不走!”

身着戎装的伟岸男子,深深鞠躬,任由滂沱大雨打湿笔挺军装。

他的肩头,三杠三星!

国之上将,居然鞠躬不起!

可他眼前,明明只是一名身着保安服的青年。

青年撑着黑伞,屹立如山,卓尔不群。

他能让上将俯首,原因很简单。

因为,他是韩啸

是镇守国门,横扫天下,威震九州的龙啸将军。

五绝军团、七曜舰队、十八暗部等等,皆出自他手,听其号令。

他是全球公认,第一战将。

韩啸严厉斥责:“赵敬,你堂堂炎黄五绝上将之一,不去保家卫国,来曲州打蚊子吗?还说你不走,这是在威胁我?”

赵敬头埋得更低,惶恐道:“赵敬只是想追随将军。”

哗啦啦。

这时,一辆奔驰快速驶过,积水溅了韩啸一身。

“看门狗变成落水狗了,哈哈哈……”

车上,隐隐传来讥笑声。

“混账,竟敢侮辱将军!”

赵敬勃然大怒,作势朝着奔驰追去,要为韩啸出气。

“站住,别打扰我工作,我要去泊车了。”

韩啸叫住赵敬,丝毫不在意被溅了满身的污水,一扫威严气度,满脸堆笑,朝奔驰小跑过去。

看着韩啸的背影,赵敬无奈、不解。

他想不通,凌绝天下、叱咤风云的龙啸将军,为什么要当保安,图什么?

……

奔驰后座,走下来两名青年。

“滚开,一身臭水,别把张少弄脏了。”

苏峻朝韩啸扔了个烟头,火星掉在韩啸的衣服上。

韩啸笑笑,没吭声。

既然答应老婆好好当保安,就决不食言。

“张少,请。”

苏峻身子一躬,对同行的张昊谄笑道。

“张经理,您总算来了。”

这时,苏家众人,全都从办公楼迎出来。

苏氏集团财务危机,张昊的单子是救命稻草,他们哪敢怠慢。

张昊无视逢迎的众人,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其中一名女子。

女子姿色绝美、身材姣好,正是曲州第一美人,无数男人的梦中情人,苏紫凝

她还有一个身份,韩啸的老婆。

六年前,韩啸还未封号“龙啸”,在西部山脉重伤,正好遇到苏紫凝徒步穿越。

苏紫凝背着他走出山脉,期间照顾他四天三夜,自己却累得病倒。

之后,他又照顾了苏紫凝十六天。

此后,这个女人,就永远住在了韩啸的心里。

抹不掉,擦不去。

韩啸发誓,一定要娶其为妻。

三年前,韩啸巅峰退隐,回到曲州,苦苦追求苏紫凝。

苏紫凝为了赶走纷繁的追求者,和韩啸商量后,两人成了合约夫妻。

虽然有名无实,但韩啸毫不介意。

而且,苏紫凝也不是没给他机会。

两人以三年作为约定。

三年,如果苏紫凝认可韩啸,两人就成为真正的夫妻。

不认可,就离婚。

今天,是三年的最后一天。

韩啸不知道,自己今晚会是什么结局。

“苏小姐,我可是仰慕你好久了。”

张昊一脸色相,迎上去,握住了苏紫凝的手,明目张胆地揉捏。

“今天这合同,我只和你签,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去酒店再谈谈。”

说着,张昊把苏紫凝往车上拉。

意图,十分明显。

苏家众人没有阻止,都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显然早已决定牺牲苏紫凝。

至于苏紫凝的丈夫韩啸。

谁会把一滩烂泥当回事,他敢惹张昊?

“张经理,请你自重。”

苏紫凝俏脸失色,没想到自己的亲人,居然把自己当成礼物般送人。

他们的确无情冷血。

但如果老公韩啸有本事,他们敢这样做?

可惜,韩啸只是个小保安。

苏紫凝没能挣脱张昊,反被张昊拦腰抱起,上了奔驰后座。

张昊笑道:“放心,这个合同,我肯定和你签。”

“紫凝,这是为了家族。”

说话的是苏朝阳,苏紫凝的爷爷。

为了家族,那谁为我呢?

苏紫凝心中酸楚、无助。

她挣扎着,可力气却远远不如张昊。

就在张昊要上下其手,苏紫凝万分绝望的时候。

突然,奔驰后座的车门,被韩啸一脚踢掉。

哐当。

众人吓了一跳。

等众人反应过来,张昊已经被扔在地上,苏紫凝被韩啸抱出汽车。

三年来,韩啸一直克制,从未动手。

但苏紫凝,是他的逆鳞。

龙之逆鳞,不可触碰。

“韩啸,你这个倒插门的垃圾,居然敢打我!”

张昊怒不可遏,冲上去要动手,却被韩啸一脚踢出七八米远,缩在地上不能动弹。

“张少!”

“张经理!”

苏家众人回过神,连忙上前搀扶。

“别碰我,这笔生意老子不做了。”

张昊火冒三丈,让司机扶着上了车,大骂道:“苏氏集团,还有韩啸,给我等着!”

奔驰疾驰而去。

苏家众人面色铁青,不仅没拿下单子,还把张昊给得罪。

张家势力庞大,苏家哪里惹得起。

这下子,惨了。

众人对韩啸、苏紫凝怒目而视,只能把火发在他们身上。

苏峻气得跳脚:“瞧你们干的好事,我好不容易拉来张昊,现在都被你们给毁了!”

老爷子苏朝阳盯着苏紫凝,冷声道:“家族面临危机,你牺牲一点,算什么?现在,这烂摊子怎么收拾?”

苏家其他人,也都纷纷指责。

苏紫凝面如死灰,感到万般无助,犹如跌入深海,却抓不到一根救命的绳子。

“为了所谓的家族利益,把紫凝送给别人,这是家人能做出来的事情吗?你们良心何安?”

突然,韩啸怒声质问。

他一扫先前慵懒模样,目光如电,逼视众人。

他磅礴的气势,仿佛一座山,压得人喘不过气,将众人震慑。

错觉,一定是错觉。

没有人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苏峻回过神,更是愤怒,吼道:

“韩啸,哪里轮得到你这个看门狗大呼小叫!不让苏紫凝去陪张昊,公司三千万的资金缺口,拿你去堵吗?更何况,苏紫凝和你这个废物结婚,就已经丢尽了苏家的脸。张昊比你好千万倍,她去陪张昊,是她的福分。”

韩啸、苏紫凝的人格、尊严,被狠狠践踏。

“够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苏紫凝,突然大喊一声。

她紧咬着牙关,目光绝望。

“好,我……我去陪张昊。”

第2章 结局

见苏紫凝答应,苏家众人都松了口气。

只要把她交出去,想必张昊的怒火能够平息,公司的危机也能解决。

苏朝阳老怀安慰,赞赏道:“牺牲小我,完成大我,这才是我的乖孙女!”

苏峻不屑道:“虚伪,她本就想讨好张昊,只是刚才被韩啸制止,搞得好像多无私似的。”

“紫凝,你疯了,为什么这样做?”

韩啸却大惊,不解地看着苏紫凝。

苏紫凝低垂着头:“不平息张昊的怒火,他对付你,怎么办?”

韩啸心底一暖,没想到苏紫凝是担心自己。

“区区张家,不足为惧。”

韩啸目光凛然,看向苏紫凝:“记住,你是我老婆,不用害怕任何人。”

这番话,暖暖的,但苏紫凝岂会当真。

她苦涩道:“好,就算不担心张家。可是公司三千万的缺口,我……不能坐视不理。”

她心寒,但却终究放不下苏家。

“不就是三千万。”

韩啸朝着雨中喊道:“赵敬,过来!”

雨中,静候韩啸的赵敬,立刻飞奔而至,立正敬礼,声如洪钟:“将军请指示。”

将军?

这个称呼,把众人听得一愣。

再看肩章,三杠三星。

这可不得了。

“安排一下,给苏氏集团注资三千万。”

韩啸淡然道,三千万在他嘴里,仿佛是三毛。

“是,将军!”

赵敬对韩啸向来言听计从,从不问为什么,执行力极强。

他冲入雨中的吉普车,打了个电话后,又回到韩啸面前:“回禀将军,已经办妥。”

韩啸沉声道:“这么小的事情,还用回禀,真是啰嗦,退下。”

等赵敬一走,众人哄然大笑。

“韩啸,还三千万,你搞笑呢,找了个临时演员来,装什么大头蒜。”

“三杠三星,怎么不说他是龙啸将军?不过,你的演技倒是不错,可以考虑去跑龙套。”

“张家实力雄厚,是龙啸商盟成员,你拿什么不惧?你一个看门狗,只怕连龙啸商盟是什么,也不知道吧。”

众人讥讽辱骂,却不知龙啸商盟的顶头老总,就是韩啸。

至于韩啸所言所行,没有人当真。

三杠三星,怎么可能是真的?

别说是部下,真有这么个朋友,韩啸也不会倒插门,当个保安守大门。

事实上,韩啸也不想当保安。

只是与苏紫凝约定的时候,苏紫凝给他安排了保安的工作,让他好好干。

他也没多想,这一干,就是三年。

他觉得,自己干得挺好。

“都给我住嘴!”

老爷子苏朝阳怒喝道,众人的讥笑声戛然而止。

“公司的财务危机,张家的怒火,都必须紫凝去解决。”

苏朝阳掷地有声,不容抗拒。

他又道:“韩啸,你被开除了,给你三天时间,和紫凝离婚!”

说完,苏朝阳转身往办公楼里走去。

苏家众人簇拥跟上。

“苏紫凝,别害我们。”

苏峻警告一句,不屑地瞥了眼韩啸,然后走进办公楼。

门厅墙壁挂着一台电视机,此刻正在播报新闻。

“要闻播报,五绝上将之一绝尘将军,明日调任曲州担任守备团长,军衔不变,预计……”

苏家众人驻足,都被这则新闻吸引。

“绝尘上将,这可是龙啸将军的左膀右臂,居然纡尊降贵,到曲州担任守备团团长。”

“这是降了多少级啊?”

“军衔没变,肯定另有目的。”

苏家众人议论纷纷。

苏朝阳若有所思:“绝尘上将追随龙啸将军,如今出现曲州,只怕和龙啸将军有关。”

苏峻目光一亮:“那我们可要抓住机会,去拜访绝尘上将。”

“阿峻,这件事交给你。如果得到龙啸,不,哪怕得到绝尘上将的赏识,我们苏家也将一飞冲天。”

苏朝阳希冀道。

……

韩啸跟上失魂落魄的苏紫凝:“紫凝,事情我来解决。”

苏紫凝嘴角露出苦涩的笑意,目光中满是心灰意冷,没有吭声,显然不相信韩啸的话。

韩啸心里不是滋味:“紫凝,我真的……”

“不要再说了。”

苏紫凝大吼。

“三年前,知道我为什么,选择你作为合约结婚的对象吗?因为你是退伍军人,我敬佩保家卫国的军人,相信你的人品。”

“可惜,这三年,你甘心当保安,不求上进!”

“你刚才救我,我谢谢你!”

“可你谎话连篇,这是男人的担当吗?!”

三年朝夕相处,虽是合约夫妻,但要说苏紫凝对韩啸毫无感情,那不可能。

正因为有感情,她才会失望。

韩啸无奈:“不是你让我好好当保安的吗?另外,我也没撒谎。”

苏紫凝没有回应,穿过滂沱大雨,上了自己的车。

很快,韩啸收到一条短信。

“三天后,民政局,离婚。”

韩啸陷入沉默。

看着开走的汽车,他沉思良久,打下一行字。

“既然你敬佩军人,那我不再隐瞒,其实,我是龙啸将军。”

良久,苏紫凝发来短信。

“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而且,不要侮辱龙啸将军,他是我的偶像。”

韩啸看着短信,也不知该高兴还是悲伤。

夜晚,他回到竹苑小区。

既然是合约夫妻,他自然和苏紫凝住在一起。

“滚出去,都怪你无能,才让我女儿受这么大的委屈,你不配当他老公!”

刚到家门口,丈母娘就气冲冲把韩啸的衣物扔出来,然后哐当关上了门。

突然,门又开了。

韩啸没来得及进去,丈母娘扔出一床被子:“自己去睡天桥,以后别进这个家门。”

“妈,我……”

“别叫我妈,我没你这个女婿。”

哐当,门又关了。

韩啸给苏紫凝打电话没人接,敲门就被丈母娘骂。

离婚!

看来,这就是三年的结局。

自己终究没能打动苏紫凝。

没有了苏紫凝,也就没必要留在曲州!

韩啸苦笑,转身下楼,拨通电话。

“赵敬,让曲州张家家主立刻来见我!”

“另外,我决定,和你离开曲州,重返战场。不过,要轰轰烈烈地走,让所有人知道,我韩啸来过。”

第3章 那位先生

金鼎会所。

张昊见韩啸走进来,眼睛里冒着火光。

“你竟然跑到我家的会所来了,简直是找死!”

张昊立刻让保安主管把人召集起来,准备对韩啸动手。

包间里。

韩啸坐在沙发上,气势卓然,渊亭岳峙。

他身后,换了便服的赵敬站得笔直,如一展大旗。

一名身着西装的中年人,跪在韩啸的面前,神色惶恐,满头汗水。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张家掌舵人张梁。

在曲州,他是大富豪、大人物。

但在韩啸面前,他是蝼蚁。

直至此刻,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得罪了哪尊大佛。

在他身后,还站着数人。

曲州市府一号领导何正文;

曲州首富马伯良;

曲州造船集团董事长罗坤;

曲州枭雄杜飞……

每个人,都是曲州超级大佬,不是张梁能比。

可现在,这些人全都噤若寒蝉,低头连大气也不敢喘。

韩啸已经问过赵敬,除了何正文,在场都是龙啸商盟的人,算是他的下属。

但级别太低,他一个也不认识。

巧的是,赵敬让人安排注资苏家公司,这好事居然落在了张梁头上。

“子不教父之过,你跪着,不冤。”

韩啸看向张梁,打破沉寂。

“不冤不冤。”

张梁忙不迭点头,这才知道是儿子闯了祸。

韩啸道:“你儿子用脏手碰我老婆,不可饶恕。”

“我这就让那孽子来给您赔罪。”

张梁心惊胆战,只恨儿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突然。

砰轰一声,包间门被撞开。

张昊带着保安队冲进来,指着韩啸:“就是他,给我打断他的四肢,扔到垃圾堆里!”

话刚说完,张昊发现老爹张梁居然跪在地上。

保安们也都愣住了。

张昊一脸惊恐:“爸,你这是……”

啪。

张梁一巴掌抽在张昊脸上:“孽子,还不快跪下!”

张昊骄横惯了,不肯服软,可看清楚包间里的阵仗,他顿时傻眼了。

曲州政、商、暗各界大佬,居然全都卑躬屈膝。

整个包间,只有韩啸一人坐着。

这局势,十分明朗。

张昊脑袋嗡的一声响,吓得跌坐在地。

韩啸不屑多说,起身往外走:“打断四肢,以后不要出现在曲州。”

众人立刻躬身相送。

包间里,传来张昊的惨叫。

张梁虽然心疼儿子,但却不敢手软。

否则,整个张家都会陪葬。

吉普车上。

赵敬汇报:“将军,您的欢送会放在三天后,出席宾客名单请您定夺。”

三天后,好巧,和离婚同一天。

天意吗?

韩啸道:“给苏家送十三张邀请函,其他你决定。另外,欢送会前,我的身份不能暴露。”

为什么是十三张。

因为苏家核心成员十三人,韩啸要他们都去。

……

次日。

当苏紫凝一家出现在会议室,立刻有人质问。

“苏凌峰,你来干什么?”

说话的是苏峻的父亲,苏家老大苏凌海。

早年间,苏凌峰给公司亏了四百多万,被免职赋闲在家。

之后韩啸入赘,他更是受人蔑视。

更有人在背后说,苏凌峰一家两个男人都是废物。

苏凌峰没脸来公司,但昨天的事情发生后,沈玉萍放心不下女儿,硬拉着他一起来。

沈玉萍陪笑脸道:“我们不是来开会的,就是想问问,能不能别让紫凝去陪张公子。”

“呵呵,她现在想去也没机会了。”

苏凌海讥笑道。

沈玉萍一问,这才知道原委。

张昊连夜出国。

他爹张梁给苏氏集团注资三千万。

这事儿奇怪,但无论如何,苏紫凝总算是不用卖身。

苏凌峰夫妇都松了口气。

苏紫凝悬着的一颗心,也落下来。

“多亏我家阿峻力挽狂澜,你们还不快谢谢他。”

苏凌海趾高气扬道。

这事儿没人领功,被算在了苏峻的头上。

对功劳,苏峻没承认也没否认,讥诮道:“得感谢韩啸,他可是认识上将的大人物。”

众人哄然大笑。

苏紫凝一家心中愤懑,昨天韩啸那场荒唐戏,真是把脸都丢尽了!

还好韩啸今天不在,不然会被嘲笑得更惨。

“董事长,张总到访。”

就在这时,一名秘书汇报道。

“哪个张总?”

苏朝阳刚问出口,就看到张梁迈步走进会议室。

“张总,您怎么来了?”

苏朝阳虽然一把年纪,但资产地位差了张梁好几个等级,连忙恭敬相迎。

苏家众人也都起身,不敢怠慢。

“老爷子,您坐,别客气。”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张梁态度十分谦卑。

他满脸堆笑道:“昨天犬子在贵公司大闹一场,惊扰了诸位,我是特意来给你们赔罪的。”

苏家众人受宠若惊。

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狼需要给羊道歉?

苏朝阳忙道:“不不不,是韩啸那个狗东西打了令郎,我已经把他开除,责令他三天后离婚,逐出苏家,给张总一个交代。”

张梁不知道韩啸的名字,以为说的是别人。

虽然过了一夜,他还没弄清楚韩啸的身份。

但可以确定,那绝对是龙啸商盟的顶级大佬。

他不仅打算将功补过,还要抱紧这棵大树。

自然,他要讨好苏家。

“苏老爷子,贵公司实力雄厚,只是缺少机遇,以后我们要多多联络,多多合作。我相信,贵公司一定能成为世界五百强。”

在张梁看来,有韩啸相助,世界五百强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还仰仗张总多多提携。”

苏朝阳春风满面,对苏峻道:“阿峻,以后你可得多向张总学习。”

众人以为是苏峻牵线搭桥,自然要让他出头。

可张梁瞥了眼苏峻,那表情,显然不认识苏峻。

苏峻一脸尴尬,只能赔笑。

众人这才知道,事情并非苏峻解决。

张梁左右看了看,问道:“对了,苏老爷子,不知昨天我那孽子,冒犯了哪位女士?”

“能被令郎青睐,那是苏紫凝的福分,何谈冒犯。”

苏朝阳指了指苏紫凝道。

张梁大惊失色:“老爷子可别乱说话,紫凝小姐是那位先生的妻子,不得轻辱。”

“那位先生?”

苏朝阳愣了下,笑道:“哈哈,张总,你是弄错了吧。韩啸当兵退役后,就做了我家的上门女婿,在公司当保安看门三年,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

张梁大惊,这才知道,刚才说的被开除,被逼离婚的人,就是韩啸。

苏家人简直疯了,居然敢捋虎须!

苏峻没察觉出张梁的异样,还在讥笑:“韩啸那个废物,没半点本事,被开除之后,只怕连看门狗也当不了。”

突然,张梁一巴掌狠狠抽在苏峻的脸上,怒道:“你们这帮蠢货,有眼不识泰山!”

苏峻摸着发疼的脸颊,茫然道:“张总,是……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个屁,你们欺辱韩先生,还想拿到注资,简直是痴心妄想!”

张梁冷哼一声,转身就走,生怕被苏家牵连。

早知道苏家对韩啸这种态度,打死他也不来奉承。

“韩先生是谁?”

“除了韩啸,还有谁姓韩!”

“怎么可能是他?”

苏家众人想不通,张梁为什么会敬畏韩啸。

难道韩啸真是什么大人物?

刷的一下,众人目光看向苏紫凝。

可苏紫凝也满头问号。

苏朝阳忙道:“韩啸呢,他在哪里?立刻把他找回来,让他劝张梁,一定要注资啊!”

第4章 不公

“我……我也不知道韩啸在哪里?”

苏紫凝整个人都是懵的。

这一刻,她突然发现,相处三年,除了知道韩啸以前当兵,其他一无所知。

“紫凝,请你立刻把韩啸找回来。”

苏朝阳态度大变,甚至用上了“请”字。

如果真如张梁所言,韩啸是“那位先生”,他可不敢再轻视。

否则,不用韩啸,张梁就能让苏家覆灭。

“我这就去找他。”

苏紫凝立刻走出会议室,她也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韩啸难道真是什么大人物?”

“无论如何,先把他找回来,向张总解释,否则就麻烦了。”

“凌峰、玉萍,恭喜你们招了个好女婿。”

当众人发现,韩啸是苏家的救命稻草后,立刻对苏凌峰夫妻阿谀奉承,溜须拍马。

苏凌峰夫妻平日里在家族抬不起头,此刻只觉大快人心,别提有多爽了。

……

“紫凝,怎么了?”

韩啸接到电话后,就赶到公司。

对苏紫凝,他终究放不下。

苏紫凝神色自责,扭捏道:“对不起。”

“嗯?什么对不起?”

“昨天你说解决问题,我不相信你,现在我才知道误会你了。”

韩啸笑道:“那还离婚吗?”

苏紫凝躲闪韩啸的目光,转移话题道:“爷爷、爸爸他们都在等你,快跟我上楼。”

韩啸到了会议室,苏家众人立刻就迎上来,态度亲和谦逊,和昨天完全是天壤之别。

苏凌峰夫妻满脸喜色,这会儿看韩啸,又帅又威风,真是个好女婿。

苏朝阳满脸堆笑:“张总那边,似乎对我们有些误会,让阿啸你过来,是想请你打电话解释一下。”

虚伪的嘴脸,让韩啸不齿。

他看向众人,笑道:“你们昨天不是要赶我走吗?我说能解决三千万资金,你们不是不相信吗?更何况,今天你们不侮辱我,张梁会取消注资?”

众人面色尴尬,忙不迭给韩啸道歉。

“昨天是我不对,我认错。但你毕竟是我苏家人,不能坐视不理啊。”

苏朝阳一副老泪纵横的模样,开始卖惨。

韩啸不为所动:“现在让我解释,已经迟了。”

苏朝阳紧张起来,奉承道:“张梁那么怕你,让他注资,不过是你一句话而已。”

苏峻急道:“啸哥,为什么不行?”

韩啸有意试探苏家真心,便道:“绝尘上将来了曲州,现在所有人都猜测龙啸将军隐居曲州。昨天我登门造访张梁,说我是龙啸将军,把他吓得屁滚尿流,对我唯命是从。不过,让我再骗他一次,他肯定不信。”

这番话犹如炸弹,把众人都炸蒙了。

“什么!你……你竟敢假冒龙啸将军!”

苏朝阳翻了个白眼,差点没接上气。

其他人也连忙远离韩啸,又愤怒又恐惧。

“混账,简直混账!”

苏朝阳只觉苏家的死期来了,哪里顾得上集团的资金危机,韩啸冒充龙啸将军这事如果暴露,龙啸将军的怒火,谁能承受?

“苏凌峰、沈玉萍,给我起来。”

苏凌海等苏家人,把苏凌峰夫妻强行从座椅拉起来。

刚刚还众星拱月的两人,顿时变成了众矢之的。

“韩啸,你这个疯子!”

沈玉萍指着韩啸,气得七窍生烟。

苏紫凝一言不发,泪如雨下。

这一刻,她埋怨韩啸,也质疑自己的决定。

六年前相遇于西部山脉,她就认定了韩啸。

三年合约夫妻,只是她的借口。

哪怕昨日提离婚。

那也是不想看到韩啸戴绿帽子,不想看到韩啸被张家报复。

可现在,她真的想离婚。

没钱没势,她能接受。

无才无能,她不介意。

可韩啸的行为,就是疯子,小丑!

苏峻暴跳如雷:“你这个神经病,如果让人知道你冒充龙啸将军,我们整个苏家都要陪葬!”

韩啸扫了眼众人,笑道:“你们就这么确定,我是冒充?”

“不然还能是真的?”

“必须把他逐出苏家,不能牵连我们。”

众人义愤填膺。

韩啸从刚才的福星,变成了仇人。

这帮人,果然是势利眼。

韩啸笑笑,懒得解释。

三天后,自会见真章。

“董事长,曲州守备军团卢上校到访。”

秘书突然汇报道。

苏家众人面如死灰,没想到这么快,韩啸冒充龙啸将军的事情就暴露了。

“是他,把他抓走,不关我们的事。”

见身着军装的卢上校走进门,苏峻指着韩啸道。

卢上校疑惑地瞥了眼韩啸,不知道苏峻在说什么。

他上前恭敬奉上一叠邀请函,对苏朝阳道:“苏老爷子,三天后的龙啸将军欢送会,请您参加!”

敬了个军礼,卢上校立刻离去,留下一众发懵的苏家人。

这和预料的,完全不同啊。

苏朝阳翻开邀请函,仔细确认后,放声大笑:“哈哈哈,如我所料,龙啸将军就在曲州,绝尘上将是来接他的。天佑我苏家,能得到邀请参加这次宴会,我苏家必将一飞冲天。”

苏凌海兴奋道:“卢上校亲自来送邀请函,足见对我们苏家的重视!宴会之后,资金问题又算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会邀请我们?”

苏凌海老婆李琼道。

众人也都好奇,这邀请函从何而来。

苏峻若有所思,突然目光一亮:“我知道了,肯定是我昨晚前往守备军团,拜访绝尘上将,得到了绝尘上将的赏识,所以送来邀请函。”

“不愧是阿峻,果然厉害。”

“和某些疯子比,真是一个天一个地。”

众人吹捧,苏峻尾巴翘到了天上。

苏朝阳赞赏道:“总算有阿峻,不然的话,韩啸、苏紫凝惹出来的烂摊子,还不知道怎么收拾。”

苏峻得意道:“那是绝尘上将慧眼识珠。”

韩啸抬眸看向苏峻:“你确定,昨晚你见到了绝尘上将?”

“当然。”

苏峻挺直了腰杆,一脸自傲。

可事实上,他等了两个小时,根本没人见他。

韩啸笑道:“可是昨晚上,绝尘明明在给我站岗,你怎么能见到他?”

“绝尘上将给你站岗,哈哈哈,你当真是疯了!”

苏峻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

众人笑得前仰后合,甚至是笑哭了。

韩啸的话,没有一个人相信。

苏紫凝泣不成声:“韩啸,给我住嘴,你还嫌不够丢脸吗?”

“苏凌峰,你们全家人滚出去。”

苏朝阳狠狠瞪了眼自己的三儿子,然后道:“其他人留下,分配邀请函。”

苏紫凝心头一凉,本以为能见到偶像龙啸将军,却没想到邀请函没自己的份。

如果不是被韩啸连累,又怎么会这样。

韩啸冷声道:“这么说,我家没邀请函?”

众人投来讥讽的目光。

苏朝阳一掌拍在桌上,呵斥道:“你这狗东西,尽给我苏家惹事,我没追究你责任,你居然有脸要邀请函。”

“还有你,苏凌海,一辈子没出息,现在连后辈也管教不了,真是废物!”

“苏紫凝,三天后,你必须离婚。你的婚事,听我安排!”

苏朝阳蛮狠无比,一言而决。

苏紫凝一家人面如死灰,心拔凉拔凉的。

韩啸沉声道:“苏家十三名核心成员,所以我让人送来十三张,其中,有我老婆一家人的,谁也抢不走!”

“你让人送来的?”

苏朝阳气得笑了起来:“你真把自己当龙啸将军了?”

“爷爷。”

突然,苏紫凝开口。

“虽然韩啸有错在先,但邀请函十三张,的确有我家的份,希望爷爷能公平公正。”

为了见到偶像,苏紫凝鼓起勇气讨要邀请函。

苏朝阳若有所思,笑道:“紫凝,别怪我不给你机会。现在集团财务危机,正好广和集团有一笔货款,如果你能追回来三成,我就给你家邀请函。”

“广和集团董事长林鹏,是地下大佬杜飞的头马,那货款欠了四年,我爸两次追款,牙齿被打掉三颗,腿被打断,现在还有暗疾。林鹏更扬言,如果谁敢去追款,就让谁消失。那钱,根本要不回来。”

苏紫凝咬着牙道,心中绝望,爷爷摆明是为难她。

林鹏是谁,韩啸不知道。

但杜飞这个名字,昨晚在金鼎会所,他听赵敬提起过。

自己老丈人被打,这事必须有个交代。

第5章 辱将军者,死!

苏朝阳对苏紫凝冷漠道:“那笔业务是你爸签的,害公司损失四百万,他被打,是自找的。你是他女儿,你去追款,也理所应当。如果你没能力,龙啸将军的邀请函,就别想要。”

提起此事,苏凌峰心中憋屈。

当初签单的时候,他哪里知道对方不仅不给钱,还把他打得半死。

他怨恨林鹏,却无能为力。

“走吧。”

沈玉萍拉了把苏紫凝,实在不想继续被人讥讽侮辱。

一家人走到门口,却听苏峻道:“苏紫凝,你自己没本事,就别说不可能。广和集团那笔货款,我能拿回来五成。”

闻言,众人都一脸惊讶。

苏紫凝停下脚步,不可置信地看着苏峻。

苏峻得意道:“杜飞的小舅子何允成,是我的好哥们,他已经答应我,帮忙讨回两百万。”

“还是阿峻有本事。”

“以后苏家,就靠阿峻了。”

……

在一片对苏峻的恭维声中,苏紫凝一家离开了公司。

车上。

“苏凌海你个饭桶,什么时候才能挺直腰杆,让老娘不被你家人欺负?”

“还有你韩啸,我以为你扬眉吐气了,谁知道居然是个大骗子,把我们家脸都丢尽了!”

沈玉萍喋喋不休,把韩啸和苏凌峰都数落一通。

苏凌峰心如死灰,望着窗外抽烟。

苏紫凝停好车道:“爸、妈,你们先上去。”

沈玉萍夫妇以为苏紫凝要对韩啸做离婚的交代,也就上了楼。

车上,只剩韩啸二人。

看着沮丧的苏紫凝,韩啸开口道:“紫凝,你如果想参加欢送会,我可以解决。林鹏打伤爸,我也不会坐视不理。”

苏紫凝失落道:“能别演了吗?”

“我是认真的。”

“你谎话连篇,让我怎么相信你?”

苏紫凝摇了摇头,发动汽车:“我现在去追讨那笔货款,爷爷承诺的邀请函,我必须拿到手。”

韩啸张了张嘴,终究没再劝苏紫凝。

算了,只剩三天,一切都随她吧。

打听到广和集团的财务主管汪恒辉在烈刺酒吧,苏紫凝和韩啸赶过来。

远远就看见,汪恒辉坐在卡座,左拥右抱,身边是两个身材火辣的女人。

苏紫凝做了个深呼吸,正要鼓起勇气上前搭话,韩啸抢先一步:“交给我。”

在苏紫凝愣神的刹那,韩啸已经走上去。

“广和集团汪恒辉吗?”

“是我,你是哪位?”

汪恒辉抬头,狐疑地打量着韩啸。

韩啸道:“广和集团欠苏氏集团的四百万货款,限你明天之内打到苏氏集团的账上。另外,让林鹏拜访我岳父苏凌峰,跪下道歉,自断双腿。否则,后果自负。”

面对恶人,韩啸没有客气。

可听到这番话,苏紫凝却懵了,她没想到韩啸居然去威胁汪恒辉。

汪恒辉噗嗤一笑,戏谑道:“我还当是谁,原来是苏家的业务员。小子,你难道不知道林总放话,苏家谁来讨债,谁就死?”

苏紫凝回过神,连忙上前道:“汪经理,对不起,他不是有意冒犯你。”

说完,她拉着韩啸就要走。

“怎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汪恒辉腾地站起来,怒喝道。

他也是道上的人,此刻一发火,气势就把苏紫凝震慑住。

韩啸点上一支烟,吐了个烟圈,不急不慢道:“现在你吼我老婆,罪加一等。”

汪恒辉怒极反笑:“呵呵,小子,别在我面前装大尾巴狼。我告诉你,我公司老总林鹏,是杜大亨杜飞的头马!”

“杜飞算什么东西。”

韩啸不以为然。

苏紫凝急得快哭了,低声道:“你别发疯了,我们快走。”

“老婆,相信我,最后三天,我守护你!”

韩啸对苏紫凝笑笑,拉着苏紫凝的手,径直坐在沙发上。

鬼使神差的,苏紫凝竟是隐隐有些相信韩啸。

“你竟然敢侮辱杜大亨,你死定了!”

汪恒辉给几个手下使了眼色,几人立刻拦住韩啸的退路,就要动手。

就在这时,一名男子走过来,嬉笑道:“老汪,你可真是不厚道,怎么欺负人家小姑娘。”

“成哥。”

汪恒辉恭敬道。

原来,来者就是杜飞的小舅子何允成。

他混迹花丛已久,还从未见过苏紫凝这么漂亮的女人。

此刻一见,他魂都被勾走了,顿时心生邪念。

而在何允成身旁同行的人,赫然是苏峻。

苏峻见到苏紫凝,意外道:“苏紫凝,你还真敢来,不怕死吗?”

何允成淫笑道:“原来你就是苏紫凝,相请不如偶遇,在下何允成,请紫凝小姐赏脸,今晚一起睡个觉。”

苏紫凝听过何允成的恶名,吓得紧紧靠着韩啸,不知如何是好。

何允成看了眼韩啸,呵斥道:“她留下,你立刻滚蛋。”

韩啸道:“好大的口气,你当自己是谁?”

“老子叫何允成,人称太子成,在曲州,到了晚上,老子说了算!”

何允成指着自己,嚣张道。

汪恒辉冷笑道:“成哥,你是不知道,这小子非常狂妄,刚才还说,杜大亨算什么东西。”

“竟敢侮辱我哥。”

何允成啪的将一把折叠刀拍在桌上,气焰嚣张:“自己断一根手指,然后跪着爬出去。否则,整个苏家都得陪葬!”

苏峻一听苏家被牵连,忙道:“成哥别误会,这两个白痴和苏家没……”

啪。

何允成一巴掌抽在苏峻的脸上,冷声道:“谁让你说话的?”

苏峻捂着脸,憋屈至极,却不敢再吭声。

他嘴上说和何允成交好,其实只是何允成的一条狗。

“对不起,求你放过我们,我们这就走。”

苏紫凝的嗓音已经带着哭腔。

可她想走,周围的人却不让道。

她肠子都悔青了,原本让韩啸来是壮胆,谁知道惹出这么大麻烦。

韩啸宠溺地看了眼苏紫凝,微微皱眉:“你们吓到我老婆了。”

“妈的,你找死是吧?”

何允成大骂。

周围何允成、汪恒辉的手下,都一副摩拳擦掌的架势,狠狠地盯着韩啸。

只要何允成一句话,他们就要打断韩啸手脚。

韩啸眼眸中闪过杀意:“自寻死路,我只能成全你们。”

“我寻你妈的路!”

何允成抓起桌上的折叠刀,朝着韩啸捅去。

“啊!不要!”

苏紫凝惊呼一声,花容失色。

可突然,何允成的动作顿住。

一名面容冷峻的青年,身着没有肩章的军装,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举着一把硕大的手枪。

黑洞洞的枪口,顶在何允成的额头上。

青年脸上表情如机械般冰冷,杀气腾腾。

“辱将军者,死!”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7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