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亦点评《洛丽塔》

莫亦点评洛丽塔:几年前发过一篇图文并茂的旅行文章,上半部分提到了两部电影——《情人》、《恋恋三季》,下半部分是一场由游轮开始的越南之行游记。因为太过喜欢,嘉兴一家旅游公司朋友在看完后

几年前发过一篇图文并茂的旅行文章,上半部分提到了两部电影——《情人》、《恋恋三季》,下半部分是一场由游轮开始的越南之行游记。因为太过喜欢,嘉兴一家旅游公司朋友在看完后特意开了一条越南行的线路。那篇文章的开头,我引用了这么一段:
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
我的罪恶,我的灵魂
…………
纳博科夫无与伦比的文笔至少在形式上成就了《洛丽塔》,它能给人带来鲁莽地被称作审美快感的东西,这是一种与其它感觉相联系的状态,在这里唯有艺术才是衡量标准。它像夏日一样萦绕着屋子,谁都知道雾霭之后是明朗的天气。
作品本身寓意丰富,在故事之上对现代文明中的肉欲主义作了绝妙的讽喻,对青春以理想化以及厚颜无耻的个人主义的描写,从更深层的意义上说,精神病与其说是一种理论的产物,不如说是一种文明的产物——亨•亨是患精神病的疯子,但更疯狂的是他周围的世界。
随后特意去完整看了97版的电影。零零总总想法如下:
1、不仅因为某些原因影片中将“十二岁”改成了“十四岁”,那么大只的“洛丽塔”真让人无法入戏。洛丽塔是纤细的。洛丽塔绝不是粗壮的。相反,原着中的安娜贝尔,本就已经成为了脑海深处传说中的精灵,电影中也同样惊艳——她与62版的洛丽塔,都在颜值与灵性上完爆了97版的洛。从选角上似乎能确认,导演应该至少在这方面是幸运而幸福的,因为他是“正常的”,因为他是没有兴趣也无法辨识“性感少女”的。《情人》一片的选角却做到了。当然,亨•亨的角色演员非常到位;联想到《蝴蝶君》,总有些无恶意地戏谑:他的情与欲似乎总有些畸型啊……
2、电影刻意美化了亨•亨所谓的情感、所谓的爱。多年前读过本作品的普及精简版,整体认识还停留在一份“即便畸型却依然有着隐谧的美好”;通读原版才发现下卷暴露出的本质,让这份美好荡然无存。除了年龄取向的畸型,亨•亨对洛及一众潜在的“性感少女”只是性欲的变态、占有欲的变态、伪善狡辩的变态……他的爱早已变异或进化为自我幻觉世界里的欲望深渊。作品尾声貌似爱的回光返照,其实也不过是丢失了禁脔、自己乌托邦的崩塌。这种占有欲控制欲与觉醒叛逆的冲撞,注定了悲剧的走向;这种场景深层次的情绪,让我想到一部南朝鲜的情色电影《情人》。
3、影片在洛的年龄及外形上的改动,很大程度从视觉感官上尽量减低了“幼小”性爱的罪恶感,是潜意识中的一种美化,也是一种妥协。很多年来一直以为我自己也有些恋童的不正常心理,以及对纤细骨架极细足踝的漂亮女生会有强烈的性冲动——本书中对十二岁洛的乱伦看得我心惊肉跳、罪恶厌恶感爆棚,才发现自己终究还是心理正常的。我能接受的肉体性爱的年龄下限是虚十七,而且这类性冲动仅与纤细形体及颜值有关,对年龄无偏执。妄作揣测:可能绝大多数的“假性”恋童癖,不过是有处女情节而已。
总结:如此才华横溢的出众作品不应成为禁书,但分级限制制度确实有必要,对世界观未成熟自控力不强的青少年,阅读它基本上是弊大于利。

书评

bluetree点评《洛丽塔》

2020-11-19 4:50:37

书评

杨同学点评《洛丽塔》

2020-11-19 4:5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