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阶段怎么给孩子们讲中国历史

danyboy点评楚河说历史:娃渐渐大了,该考虑给孩子写点什么了。借这个机会,梳理一下自己的思考。,刻意把题...

媒体用稿。

娃渐渐大了,该考虑给孩子写点什么了。借这个机会,梳理一下自己的思考。

刻意把题目写的很长,是因为近年来颇留意坊间的儿童历史和文化读物市场。近十年来,传统文化、古代历史越来越受欢迎,这不仅是家长和教育机构在大力弘扬,少年儿童们自身的兴趣也越来越浓厚。打开电视,有颇受好评的诗词大会;上网,是制作精良的古装剧;拿起手机,还有题材丰富的古装游戏。

但是,和这些比起来,孩子们接触、认识、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最好途径,当然还是书籍。今天,随意打开一个售卖图书的网站,或是到西单图书大厦的儿童读物区走走,就会发现儿童历史读物浩如烟海,既有经典作品,也有新人原创,而且装帧、封面设计都很精美,作者也颇不乏名家红人,即使粗浅翻阅一番,也能感受到当前的儿童历史读物质量总体在提高。比如我近来刚刚收到一套中信出版集团出版的五册本“楚河说历史”,就是新人原创的优秀作品。这反映了文化的积累和市场的繁荣,但也给精挑细选带来了一些挑战。

不由得回忆起自己的童年。80、90年代的时候,儿童历史读物的种类和数量都比较少。多年以后的今天,随便问起一个三四十岁的成年人,看过的第一本历史读物是什么?大多数人保准都会喊出:“《上下五千年》!”,这套由林汉达先生主编的儿童历史通俗读物可以说是一个时代的缩影,是当之无愧的经典。同一时期,台湾地区也有类似地位的儿童历史读物,如陈卫平“写给儿童的中国历史”系列、吴涵碧“吴姐姐讲历史故事”系列等。此外,印象颇深的还有蔡志忠的漫画等。那时候“饥渴”到什么程度?就是每逢新学期开学,会先把自己的和高年级学长学姐新发的历史课本拿来读。

经典总有一些共同点,可以成为今天挑选新出原创作品的标杆。从以往来看,成功的儿童历史读物有三个特点:一是通史性强。少年儿童的阅读能力较为有限,去理解一些过于复杂、琐碎的历史知识可能有困难,通史类的读物虽然时间拉得长,但更能够给孩子提供一个宏观的视野和基本的历史观念,就像造房子的图纸。二是语言有特色。以往的经典历史读物,无不有着鲜明的语言风格,或是循循善诱,或是幽默风趣,或是深入浅出,这需要作者有较为深厚的功底。其实,古往今来很多着名的儿童书籍,都是由大师撰写,比如20世纪最负盛名的艺术史大师贡布里希有一本《写给大家的简明世界史》,翻开第一页的第一句话就与众不同:“所有的故事都以从前开头,我们的故事只想讲述从前的事”。三是严谨可靠。历史类读物与其他儿童书籍的不同,主要就是恪守历史学的规范,立论可靠严谨,这尤其体现在史料的选择和史实的尊重上。过多的娱乐化甚至扭曲历史,是绝对要不得的。当然,任何作品都会有自己的立场,也会或多或少体现作者的倾向,这是难免的,也恰恰因为此,才会有多种多样的历史书籍可供博览,形成碰撞,帮助孩子擦出思考的火花。

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有时也与稀缺相关,我们不可能永远停留在以往的经典作品本身上,但经典作品所具备的标准,却足以拿来衡量今天的儿童历史书籍。

比如这套“楚河说历史”。

首先楚河不是一条河,而是作者的笔名。楚河是浙江一个电台的主播,所主持的金牌节目就是给孩子们讲历史,并且据说赢得了广大少年儿童听众的喜爱,于是顺理成章,这些节目就变成了这套书籍。

这套书有五册,分别是《春秋战国》《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也是一套迷你通史。一般来说,通史往往以事件为线索串起来,比如大禹治水、牧野之战、商鞅变法之类,但楚河并没有按照事件来讲述,而是讲人物。每一册,或者说每一个时代选择十几个人物,一共83个人物,通过人物的传记来体现时代。这样的好处,是人物会更加生动,故事也更容易讲。

从语言风格上看,这套书也颇有自己的特色,因为是以主播节目打底,所以风格比较口语化,琅琅上口。文本的严谨性也可圈可点,书中虽然没有对每一篇交代史料来源,但前言中作者明确了内容基本取材于正史。对历史研究有所了解的读者都知道,任何史料都是需要辨析的,正史也未必可靠,因此我对自己较为熟悉的秦汉分册做了细读,发现主要内容基本严谨可靠,而且,有些地方作者还特意做了辨析,例如《司马相如》一篇,作者在讲完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故事后,也指出“有人提出了一些质疑”,这种态度在童书中较为难得。

作者还特意对正史和野史做了区分,强调自己有选择的吸收了一些野史,这个态度很诚恳。所谓正史,就是官方撰述的历史;而野史,主要指私人撰述的历史。正史当然比野史要可靠,但也要看具体情况。正史里,也有被古代的撰写者刻意扭曲、遮蔽、删削的内容,野史也有能够补缺正史的实录。特别是野史没有被古代的官方审核,有时候反而更准确;有的野史能专注历史人物的生活点滴,也比正史要生动。因此,作者以正史为主,在辨析的基础上兼采野史,这既符合严谨性的要求,也能让文字更好看,更能吸引小读者。

总之,这套书是比较不错的新作,能够培养孩子的宏观历史格局,还能锻炼孩子的思辨思维。那么,现在要回到本文最开始的问题了:除了上面与经典的对标之外,新的时代,怎么给孩子们讲述中国历史呢?

我个人觉得,这里面有两个要点。

第一,要可读的历史。现在说的可读,并不是“可读性”的意思了,而是可以被读出来、念出来,录成音频可以听、容易听、听得懂。以往,优秀的儿童读物主要是被写出来的,是否容易听未必是作者要考虑的问题。有些经典读物在后世要被录成音频,就还需要改编。而现在已经变了,一个节目先因为好听,才变成文字。适不适合被录成音频,是比较符合潮流的做法,也容易得到小读者的喜欢。

第二,要尊重孩子的阅读能力。中国历史知识浩如烟海,很多人都会强调不要给孩子太多知识的压力,以免孩子听不懂,读不进去。于是,有些读物会刻意模仿孩子的语气,有些则有意降低书籍的难度,还有的总选择那些熟悉的东西写给孩子,翻来覆去总是那几个人、那几件事。这种思路在今天也已经过时。

今天的教育理念强调孩子和成人一样是人格平等、责任平等的个体,成人要做的是引导而非灌输,引导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所以,历史知识的引导,就不是将一个已知的东西灌输给孩子,而是打开大门,让孩子主动发现,自己拓展知识的边界。因此,给孩子讲中国历史,也不能低估孩子的能力,要勇于把一些似乎有些生僻的知识、有些陌生的人物带给他们。例如“楚河说历史”的第一卷《春秋》,虽然讲了公子重耳、伍子胥、孙膑等熟悉的人物,但也会讲孩子们相对陌生的“智伯”;《秦汉》里,虽然讲了刘邦、张良、司马迁等名人,但也有郅都、邓通、许劭这几个人物,笔者敢保证,如果不是对这段历史有特别的兴趣,一般的成人可能未必说得上来这几个人的事迹。

说到这里,不禁想起了日本着名史学家、东京大学教授小岛毅,他在给孩子所写的《东大爸爸写给我的日本史》(1、2册)中,也是给孩子讲了许多真正在课本上学不到的东西。也只有这些看似“超纲”的内容,才能满足真正对历史有兴趣的孩子的需要。

如果说还有第三点,那就是,不论是哪个时代,只要是优秀的儿童历史读物,往往成人也爱读。换句话说,当你在为孩子挑选历史书籍时,如果发现这套书你自己也读的津津有味,那就买回去给孩子吧!

书评

掌握正确方法,打造高质量亲密关系

2020-11-19 3:35:35

书评

西西里点评《优势成长》

2020-11-19 3:3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