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在里面不出来 淫水湿了校花公车上奴隶

堵在里面不出来,淫水湿了校花公车上奴隶_床头的手机震动起来,这通电话来得……很让权景川暴躁。舒心反而放松了许多。“权景川,快去接电话。”男人的各种动作已经被迫停下,但是他仍然埋在她颈间,不肯起来,她不由得伸手推

床头的手机震动起来,这通电话来得……很让权景川暴躁。

舒心反而放松了许多。

“权景川,快去接电话。”

男人的各种动作已经被迫停下,但是他仍然埋在她颈间,不肯起来,她不由得伸手推了推他,催促他一声。

权景川真想一辈子把舒心这个勾人的小狐狸精揣在身上。

真是一刻都离她不得。

他趴在她身上,依旧不肯动,只从薄被中伸出有力的长臂,将床头震动得要命的手机拿了过来。

“喂?”

他连看都不看一眼来电的人,就闷在舒心身上接通了电话。

欲求不满的男人是可怕的。

舒心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再让他离开自己的身体,只任由他一边抱着自己,一边接着电话。

等了好一会儿。

不知电话那边说了什么,权景川最后在舒心雪白的脖颈上咬了一口才不情不愿地起了身。

舒心趁他放开的瞬间,一溜烟地就从床上溜了下去,跑向浴室。

在浴室洗漱完了,后磨蹭了一番,她才慢悠悠地出来。

出了浴室她才发现,男人已经换上了一身正装,纯黑色的手工剪裁西装衬出他欣长挺拔的身姿,他正在巨大的落地镜前系着领带。

舒心一蹦一跳地走过去,笑眯眯地从后面攀上他的双肩,她看着落地镜中长腿高颜值的男人,“权景川,你今天好帅呀!”

堵在里面不出来

权景川正系着领带,身后突然蹿出来一只小狐狸,还油嘴滑舌地拍他马屁。

系领带的动作变得缓慢,最后他索性把快要系好的领带给撤了。

舒心见他把领带撤了觉得奇怪,正想开口问他,他却盯着镜中的她低声说道,“心儿,过来帮我。”

闻言,舒心轻轻躲开他的眼神,她嘟起粉唇小声说道,“我不会系领带。”

“没关系,我教你。”

男人低沉性感的声音响在耳边。

舒心犹豫瞬间,点头答应了,“好吧。”

她踏着拖鞋走到他面前。

由于没穿高跟鞋。

她站在男人面前,几乎只他肩膀处。

伸出小手把玩似的扯了扯他的领带,她状似不经意地问道,“权景川,你有多高啊?”

闻言,权景川捉住她作乱的小手,低笑一声,“怎么?站在我面前觉得自卑了?”

“自卑你个头!”

舒心白他一眼,小声嘀咕。

“不说算了,反正又不是世界上最高的人,懒得理你。”

权景川并未在意,只低垂下眼眸,修长而指骨分明的大手握着她的小手,继续打着领带。

舒心也聪明,她跟着他的手动作,一下子就学会了他领带的打法。

“这是最简单的方法,”权景川黑眸含着宠溺眸光睨她,低沉嗓音性感出声,“以后每天早上,我都教你一种。”

我的宝贝。

等你学会完了。

这辈子,你起床的第一件事就要变成给我打领带了。

“领带的打法有很多种吗?”

舒心疑惑抬眸看他。

他薄唇轻勾,微点头,“嗯。”

舒心撇撇小嘴,应下,“哦。”

学就学呗,她这么聪明的脑子,有什么是学不会的呢?

她自恋地想着,又从他面前转向落地镜方向。

“领带打得不错!”

看着镜中的身后男人的领带,舒心笑得眉眼弯弯,啧啧称赞。

权景川从身后拥住她,下巴搁在她瘦削的肩上,薄唇轻咬她的耳朵。

“违心的小东西,有你这么夸自己的吗?嗯?”

这领带明明是他手把手打好的。

舒心调皮一笑,缩着脖子躲他,“我本来就心灵手巧呀!”

男人低笑一声,“狡猾的小狐狸。”

舒心乖巧点头,“小狐狸的狡猾都是你调教出来的。”

闻言,男人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脸皮真厚。”

她皱着小脸,声音娇软撒娇,“不厚,薄的,捏着疼……”

权景川真是被她的古灵精怪给逗笑了。

松开捏着她小脸的手,他薄唇在她微红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淫水湿了校花公车上奴隶

亲完,他用哄小孩子的语气说道,“乖,亲了就不疼了。”

舒心撇着小嘴从镜子里瞪他,“哪有你这样无赖的啊……”

两人就这样抱了一会儿,打闹了一番。

“好了,松开我吧,”她小脑袋靠在他头上,软声说道,“一会儿就要上班了,我们早餐都还没做呢。”

权景川低声应她,“没事,我们去齐旭家蹭饭,反正一会儿你还要去喝药,顺路了。”

“哦。”

舒心点点头。

“宝贝。”

男人倏然在她耳边唤她。

“嗯?”她的小脸向他贴近了一些。

“我身高一米八八,虽然不是全世界最高的,但却是,这世上,与你最契合的,尤其是……”

他低沉性感的声音响在耳边。

舒心一怔,旋即想起,之前自己嘀咕的话,都被他听到了。

仔细一想他这话中的意思,她忍不住小脸一红。

“权景川,你好烦,耍流氓!”

她红着小脸娇嗔。

他薄唇勾笑,逗她真是件有趣的事。

“心儿,喊我一声。”

舒心正低垂着头不好意思,头顶又传来他低沉的声音。

“喊什么喊,你没名字吗!”

她拒绝。

“心儿,我喜欢你昨晚的称呼,再喊一遍?嗯?”

他很想看她深情唤他阿川的模样。

“我……”

“滋滋滋……”

舒心正想张口说些什么,却又被手机来电打断。

她向男人的手中瞟去一眼,只见是齐旭的来电。

“一定是他叫我们去吃早餐了,快走吧!”

她推开他。

权景川接通电话。

确实是齐旭让他们一起下去吃饭了。

“走吧。”

挂了电话,他将手机放入包中,揽着她的纤腰往外走。

两人一起出门下楼。

到了齐旭家中,权景川先是等了舒心喝完药,又给她盛白粥,然后旁若无人地给她夹她喜欢吃的小菜。

齐旭在一边默默刨饭。

要不要这样秀恩爱……

大清早地就被喂狗粮。

他脆弱的小心脏真的是很受伤呢。

“齐旭,谢谢你的早餐。”

吃完,舒心笑着和齐旭道谢。

权景川面无表情地抽了张纸巾给身边的小狐狸擦嘴,边擦边说道,“没什么好谢的,你要是喜欢,以后都来他这里蹭就是了。”

齐旭:“……”

“不用客气,小舒姑娘。”

齐旭干笑一声。

舒心被权景川当着齐旭的面像伺候小孩子一样擦嘴有些不满,她抬眸瞪了他一眼。

权景川恍若未见,给她擦完嘴,他又看向齐旭,薄唇轻勾起一抹笑,“碗筷就麻烦你了,阿旭。”

淫水湿了校花公车上奴隶

“……”

“不麻烦。”

齐旭呵呵笑一声。

他是一名医生。

还是一名有洁癖的医生。

家里的碗筷这些都要经他手消过毒才行。

这习惯,他敢保证,对面的家伙是知道的。

他就是故意做个样子,给小舒姑娘看看罢了。

别以为他不知道他的心思呢。

“走吧,去上班了。”

权景川起身,伸手到舒心面前。

舒心哦了一声,起身,忽略他伸出来的手,只朝对面的齐旭礼貌一笑,“那就麻烦你了,齐旭,我们先走了。”

“嗯。”齐旭点点头。

舒心从座位上离开。

身后,权景川收回手,黑着一张俊脸跟了上去。

出了齐旭家,舒心径直去乘坐电梯了,管都没管身后的男人。

权景川眼看着电梯就要关了,舒心却一直对他持漠视态度,他气得牙痒痒。

大步走上去,伸手阻止了即将合上的电梯,他面色阴郁走到她面前,实在受不了她的漠视,他咬牙。

“干什么?我哪里又惹你了?!”

给他摆这脸色来看做什么!

舒心扭头,瞪他一眼,“人家齐旭又是帮我熬药又是给我们做早饭的,你为什么还要对他产生敌意?”

闻言,权景川冷哼一声,“我没有!”

果然又是为了齐旭。

该死的。

他真的该搬家了!

“权景川,齐旭是你的兄弟好不好!”

舒心一见他这样子就知道他幼稚了。

她皱眉看着他,“人家对你这么好,你能不能也对人家好点?”

他这乱吃飞醋的样子真是让她烦躁。

“……好。”

气氛一阵沉默,舒心原以为他又会和她扯些歪理。

谁知他却这么快就答应下来,这认错的态度……简直好得不能再好。

他这么乖地认错。

她也不好意思再凶他了。

看他俊脸一副郁闷又带点委屈的样子,她放低了语气,“行了,我就是想让你稍微宽容点。”

“哦。”

他闷闷不乐地应一声。

权景川越是做出这副态度良好的样子,舒心越是心软。

“刚刚夹疼没有?”

她伸出纤手,牵起他的大手来看。

她记得刚刚电梯门都要关了的,她正想去按按钮阻止,谁知这笨蛋直接就把手伸进来了。

心中早就忍不住心疼他,她总是这样容易心软。

“……略疼。”

憋了一会儿,权景川薄唇吐出两个字。

舒心真是要被他这答案逗笑了。

清晨的C市有点冷。

天气入秋开始降温了。

淫水湿了校花公车上奴隶

她摸着他的大手,温度有点凉。

不知道他到底还疼不疼,她只将他的大手搓了两下,而后揣进了自己的衣服包包里。

那边,权景川明显被她这举动取悦了。

薄唇不自觉勾起,脸上的郁色一扫而光。

他的宝贝小狐狸。

终究是知道疼他的。

电梯很快到了一楼,两人一起携手同行。

“宝贝,在这儿等我,我去取车。”

权景川恋恋不舍地把手从她衣服包里抽出来。

“嗯,快去吧。”

舒心凑上去亲了亲他帅气的侧脸,给了他一个安慰的吻。

得了个吻也是可以的。

权景川拿着车钥匙,转身往地下车库走去。

舒心站在外面等了没一会儿,黑色的劳斯莱斯便从里面缓缓行驶出来。

她坐上副驾驶,系好安全带,车子再次驱使起,往公寓外驶去。

……

权氏大厦。

总办楼层。

舒心和几个遇上的同事一起乘坐电梯上去。

到了秘书部,她们分开,回到各自的办公位置,各司其职。

舒心发现,陈萧萧没来,她的办公室也是空着的。

里面像是经过了一番打扫,原本属于她的那些痕迹全都不在。

心中本已猜到权景川会有动作,但她却没想到,他动作这样快。

陈萧萧今天就不见人影了。

大概是走了吧。

她在这边败露了,席容肯定不会再要她这颗弃子了。

没有了席容的帮助,她要面对权景川偷盗一件价值上万衬衫的控告,恐怕也该是再没有办法了。

不知道陈萧萧和席容之间的具体交易是什么。

舒心只觉得自己心已经麻木了。

之前经历过一次杜宇的背叛,她已彻底和他断了联系。

这一次,无论何种原因,如果陈萧萧没有选择与席容合作,她或许……不会眼睁睁看着权景川这样对她赶尽杀绝。

但是她没有办法。

元家多年来,几乎一直这样对她赶尽杀绝。

如果不是权景川,她恐怕如今也不知被元家逼得蜷缩在哪个阴暗的角落寻生存了。

心中略感慨一番。

舒心深吐了一口气,踏着高跟鞋进入了自己的小办公间。

总裁办公室。

权景川和舒心分开后,便回到了办公室。

“Boss这是半个小时后与法国分公司总经理的视频会议资料。”

林雨站在办公桌前,怀中抱着一堆有序的蓝色文件夹,她有条不紊地一一给权景川介绍接下来一天的行程。

待她说完,权景川接过文件夹,又出声吩咐道。

堵在里面不出来

“嗯,知道了,你先出去忙吧,半个小时后进来一起参加视频会议。”

“好的。”

林雨应下。

“Boss,”她思忖片刻,又开口问道,“下个月,元家的宴会,您会去吗?”

闻言,权景川翻看文件夹的动作没有一丝迟缓,他面不改色地拿起商务签字笔,打开笔盖,在文件上落下龙飞凤舞的签名,而后低声答道,“下个月,我要陪舒心出去度假。”

“我知道了。”

林雨眼中闪过一丝放松。

“等等,先不要告诉她我要带她出去。”他又出声吩咐。

“是。”

林雨明了,boss估计是想要给舒心一个惊喜。

“那我先出去了。”她恭敬朝他微点头。

权景川漠然应了声,“嗯。”

出了总裁办公室,林雨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轻轻朝隔壁的小办公间瞥去一眼,隐约可以看见一个埋头认真工作的纤影,她唇角轻弯起。

/ 首页上一页34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405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