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时晚席锦年的小说 时晚席锦年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经典小说《娇妻重生:偏执九爷,放肆宠!》是九吖檬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时晚席锦年,内容主要讲述:前世,时晚错信渣男贱女,横死街头,惨痛收场。一朝重生,她势要手撕渣渣,脚踩极品。幸得权势滔天的忠犬老公一枚,宠她、惯她、无条件给她收烂摊子!重活一世,为了弥补,某女化身宠夫狂魔。“老公,你饿了吗?”“老公,你渴了吗?”“老公,你累了吗?”看着像个狗腿子一般在自己身边上蹿下跳的女人,席锦年一把抱住她,低语:“不饿,不渴,不累,只想和你一辈子。”...

《娇妻重生:偏执九爷,放肆宠!》 小说介绍

经典小说《娇妻重生:偏执九爷,放肆宠!》是九吖檬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时晚席锦年,内容主要讲述:前世,时晚错信渣男贱女,横死街头,惨痛收场。一朝重生,她势要手撕渣渣,脚踩极品。幸得权势滔天的忠犬老公一枚,宠她、惯她、无条件给她收烂摊子!重活一世,为了弥补,某女化身宠夫狂魔。“老公,你饿了吗?”“老公,你渴了吗?”“老公,你累了吗?”看着像个狗腿子一般在自己身边上蹿下跳的女人,席锦年一把抱住她,低语:“不饿,不渴,不累,只想和你一辈子。”…

《娇妻重生:偏执九爷,放肆宠!》 第16章 免费试读

第16章

时晚和席锦年虽然昨天因为席慕辰突然的介入闹的有些不愉快,好在后面时晚将席锦年哄好,席锦年也没有在生气。

时晚趁机和席锦年说,让他不要锁着她,她向席锦年保证,再也不会逃跑。

席锦年抱着她亲,吻遍他全身的时候,还闷闷说好,时晚还喜不自禁,却不想,第二天醒来,她还是被锁链锁着。

时晚有些郁闷的看着拴着自己的链子,看向自己身上的青紫。

**席锦年,昨晚明明都答应她会解开链子,竟然还锁着她?

她怎么就相信男人在床上说的话?她只怕是疯了,而且疯的特别厉害。

“少奶奶,你起来了。”

佣人从外面进来,见时晚醒来,她将饭菜放在桌上,对时晚恭谨道。

“阿锦在不在别墅。”

时晚揉着酸痛到不行的腰肢,对佣人问道。

“九爷出门去了。”

“哦。”

时晚撇嘴,端起桌上的汤,慢条斯理喝了起来。

喝完之后,时晚就接到林雅的电话。

时晚和席锦年虽然昨天因为席慕辰突然的介入闹的有些不愉快,好在后面时晚将席锦年哄好,席锦年也没有在生气。

时晚趁机和席锦年说,让他不要锁着她,她向席锦年保证,再也不会逃跑。

席锦年抱着她亲,吻遍他全身的时候,还闷闷说好,时晚还喜不自禁,却不想,第二天醒来,她还是被锁链锁着。

时晚有些郁闷的看着拴着自己的链子,看向自己身上的青紫。

**席锦年,昨晚明明都答应她会解开链子,竟然还锁着她?

她怎么就相信男人在床上说的话?她只怕是疯了,而且疯的特别厉害。

“少奶奶,你起来了。”

佣人从外面进来,见时晚醒来,她将饭菜放在桌上,对时晚恭谨道。

“阿锦在不在别墅。”

时晚揉着酸痛到不行的腰肢,对佣人问道。

“九爷出门去了。”

“哦。”

时晚撇嘴,端起桌上的汤,慢条斯理喝了起来。

喝完之后,时晚就接到林雅的电话。

林雅约时晚一起去逛街,顺便给席老爷子买生日礼物,毕竟距离席老爷子生日,还剩下不到五天的时间。

时晚在和席锦年结婚当天跟席慕辰逃婚这件事,让原本对时晚很不满的席老爷子,对时晚更是不满到极点,时晚要是还不好好讨好席老爷子,只怕日子会很难过。

“我……现在出不去。”

时晚瞅着自己身上的链条,病恹恹道。

“怎么了?”林雅抓了抓头发疑惑问。

“我被阿锦关起来了,他将我锁在房间,我现在能够活动的范围,只有卧室。”

时晚站在窗子,摇晃着手中的铁链,对林雅闷闷道。

林雅听了时晚的话后,脸黑了半片。

“不是吧?席锦年竟然做出这种禁锢你自由的事情?我看错他了,你给我等着,我现在马上去找他。”

“你找他也没用。”

时晚闻言,不由笑了笑,摇头解释。

她磨了席锦年一整个晚上,席锦年都没有因此将锁解开,更何况林雅去和席锦年说?只怕席锦年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时晚。

“那怎么办?”

“你等我一会吧,我会让阿锦放我出去的。”

“我看这一切都是你自己作出来的,你说席锦年多好的一个男人,你非要跟着席慕辰作妖,现在好了,差一点将自己给作没了。”

林雅在电话那头,对时晚恨铁不成钢。

时晚摸着鼻尖,对林雅讪笑:“我知道错了,你就别在骂我了。”

“知道错了就好,以后给我离席慕辰远一点,听到没。”

“好。”

时晚敛眸,心口暖暖的。

林雅虽然对她凶巴巴说话,可是时晚比任何人都知道,林雅很关心她。

正当时晚和林雅两人聊天的时候,顾柔进来找时晚。

时晚看到端着一碗汤进来的顾柔,眼底闪过一层冷光,对林雅道;“林雅,你等我几个小时,晚一点我在联系你一起挑选礼物。”

“好。”

挂断电话后,时晚将手机放在一旁,看向走近自己的顾柔。

“我的房间,不能随便进入,你不知道吗?”

时晚娇俏的脸上带着一层冷漠,对顾柔不悦道。

她的卧室就是席锦年的卧室,代表整个席家最高地位。

顾柔原本是过来陪时晚,顺便和时晚打好关系,瞬间将席慕辰被席锦年欺负的事情告诉时晚的,不想时晚竟然直接用这种口气和她说话。

顾柔僵着脸道:“晚晚,我以前不是经常不用通报就进你房间?”

这女人,最近两天究竟怎么回事?难不成因为被席锦年强占?脑子都坏掉了?

想到这里,顾柔看向时晚的目光带着些许古怪。

“你也说了,那是以前,从今天开始,没有我的允许,不许随便进来,还有,离我远一点。”

时晚扬起下巴,眼眸泛着寒气,对顾柔不客气冷笑。

顾柔的脸僵硬的厉害,她用力掐着手心,努力深呼吸:“晚晚,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用这种态度对我?私底下,你都是喊我妈的,不是吗?”

顾柔的话,让时晚的脸不由发暗。

顾柔说的没错,之前时晚做梦都想嫁给席慕辰,加上顾柔一直对时晚很好,时不时给时晚洗脑,时晚便忍不住喊顾柔妈。

时晚想到自己以前****的模样,恨不得一巴掌扇死自己。

网络热点

陈小桑沈大郎是哪本小说主角 主角是陈小桑沈大郎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1-1-11 0:03:15

网络热点

阎王殿 阎王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21-1-11 0: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