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小桑沈大郎是哪本小说主角 主角是陈小桑沈大郎的小说免费阅读

主角叫陈小桑沈大郎的小说叫做《农门小药娘:将军,我当家!》,本小说的作者是渔眠写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朝穿越,成了老陈家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药罐子幺女。爹娘把她含在嘴里怕化了,哥哥嫂子们把她捧在手心怕摔了,侄子们各个听她指挥。极品亲戚欺负?全家一起撕!家里穷?带领全家一起致富。她的幸福日子很简单:农夫山泉有点田。咦,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冤家是谁?什么,她是他媳妇?她连未来夫君都不用费心找的么?...

《农门小药娘:将军,我当家!》 小说介绍

主角叫陈小桑沈大郎的小说叫做《农门小药娘:将军,我当家!》,本小说的作者是渔眠写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朝穿越,成了老陈家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药罐子幺女。爹娘把她含在嘴里怕化了,哥哥嫂子们把她捧在手心怕摔了,侄子们各个听她指挥。极品亲戚欺负?全家一起撕!家里穷?带领全家一起致富。她的幸福日子很简单:农夫山泉有点田。咦,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冤家是谁?什么,她是他媳妇?她连未来夫君都不用费心找的么?…

《农门小药娘:将军,我当家!》 第4章 免费试读

第4章

陈小桑看看强撑镇定的爹,再看看慌乱往厨房跑的娘,她心里暗暗叹了口气,看来得想法子挣钱了。

作为末世里鼎鼎有名的药师,现在她能最快挣钱的法子就是采药制药。

趁着她爹娘不注意,她偷溜出家门,朝着后山走去。

一般的草药长在深山老林,以她的小胳膊小腿,自是不敢进植被茂盛的后山,就只能在山外围转转。

走了半刻钟,山脚一片白色的花海印入眼帘,她“咦”了一声,快步上前,够着脖子摘了一朵花凑到眼前看。

没错,就是金银花,炮制成药材后用途广泛,生命力又顽强,一年四季都能开花,即便是末世那样恶劣的环境也生长地很好。

陈小桑心下欢喜,脱下外衣窝成一个兜,拽着比她还高的金银花枝往下拉,摘了金银花就往衣服里丢,很快就摘了有一小兜了。

花丛里的杂草极高,已经没过她的腰了,她只得一边扒拉杂草一边往前走。

小手刚扒拉开一株杂草,眼角余光好似扫到什么东西。她定睛看去,在见到离她只有一丈远大蛇时,她整个人僵住。

陈小桑攥紧了小手,手心被汗湿,脑子不住地思索如何逃出去。

这条蛇有两米长,从鳞片可判断是白眉蝮,无论从毒性还是缠绕的力度,她都抵挡不住。

陈小桑与毒蛇四目相对,看着毒蛇嚣张地吐着蛇信子,好似在嘲笑她的脆弱。

双方僵持了几个呼吸,毒蛇显然没了耐心,张开大口,猛地朝着陈小桑扑过来。

陈小桑迅速将手里的布包往毒蛇嘴里一塞,就想转身逃跑。

耳边传来“咻”的破风声,一只泛着银光的箭出现在她眼前,精准地插入毒蛇的七寸。

毒蛇松开嘴,剧烈挣扎着。

又是一只银光箭射过来,将毒蛇的两颗毒牙射下,毒蛇摔趴在地,蜷缩着蠕动挣扎。

陈小桑还未来得及后退,身子突然被一把捞起。

她转头,撞进一双漆黑幽深的眸子,不自觉打了个寒颤,身子一阵发冷。

下一刻,人已经被放在离大蛇比较远的地上。

陈小桑惊魂未定,小手拍拍胸口,这才抬头看去,就见眼前一个十来岁的少年。

一身灰衣,袖口衣摆都用灰色布条绑着。

左手拿着一只弓,右手绕过肩膀放在身后的箭筒上方,抓着一只箭羽,双眼紧紧盯着花丛里拼命挣扎的毒蛇。

等到草丛的蛇再没了挣扎,少年才收回右手,将弓背在身后,扭过头看向她,微微拧了眉:“你怎么来山脚了?”

陈小桑认出来了,他是去年才来陈家湾的沈大郎。

明明是副热心肠,偏偏那双眸子,却透露出拒人于千里的冷漠。

他们家没有田地,只能靠打猎为生,他平日里也不怎么和村里的人来往。

但陈小桑分明能感觉到,沈大郎和村里的孩子不一样,虽然皮肤略黑,但却是现代人很讲究的那种健康的小麦色。

五官精致立体,眉眼深邃,眼睛冷漠却有神。

陈小桑看得有些呆了,眨巴着两只圆眼睛,过了半晌,才收回视线。

她,一个经历末世生杀洗礼的人,一个末世有名的药师,竟然会对着一个只有十岁的少年发呆?

丢人啊!太丢人了!

陈小桑掩下心虚,指着不远处的白色花丛,应道:“我在摘花呀。”

沈大郎瞥了眼她手指的方向,就又将目光落在了陈小桑的身上。

小小的一只,只到他的腰部,竟然敢一个人到山脚来。

刚刚若不是他察觉不对劲,她怕是就被咬死了。

想到刚刚毒蛇扑向她的生猛,沈大郎目光闪了闪,“山里危险,我送你回去。”

说着就把她提溜起来,放在自己肩膀上坐着,双手稳住陈小桑的膝盖,防止她掉下来。

陈小桑没料到他会有这种举动,赶忙抱住他的头稳住身子,惊呼道:“我不要回去,我要摘花!”

明明是表明立场的语句,说出来却软软糯糯的,让人听着心软。

沈大郎收敛了些身上的寒气,声音却是冷冰冰的:“不行,让大人带你来。”

陈小桑扁了嘴:“可我想要花。”

大人才不会带她来,她爹娘要是知道了,根本不会让她出门。

沈大郎脚一顿,原本就冷的眸子更冷了几分。

本想直接把她送回去,脚步却一转,又走到花丛边,摘了一朵金银花,僵硬地递给陈小桑,转身就要走。

陈小桑疑惑,明明是冷着一张脸的人,怎么还知道给她摘一朵花呢?

不过……他一个十岁的少年来哄她一个几十岁的阿姨……

怎么想怎么奇怪。

不对,她好不容易才出来,不能就这么回去了。

她赶忙道:“我要很多很多这个花。”

沈大郎脚步再次顿住,耳边是她的嘟嘟囔囔:“你放我下来,我的衣服还在花丛里。而且蛇也能卖不少钱的,你不要随意丢了……”

他的脸色更冷了,想着立刻将这个麻烦送走,步子却顿住,将陈小桑抱下来,又把弓箭和猎物都放下来。

他将身上挂着的麻绳拿出来,一把捞过朝着花丛跑去的陈小桑,用麻绳将她绑在自己的背后。

陈小桑眨巴着眼睛,哭笑不得地问:“你干嘛绑我?”

“地上有蛇。”沈大郎冷冷应着,将绳子用力拉紧打了个结,陈小桑这下被结结实实的捆在了沈大郎的背上。

不理会陈小桑的嘟囔,他把袖筒的箭倒出来,走进花丛,捡起陈小桑的衣服塞进她怀里,扭头摘了花就往箭筒里丢。

陈小桑手也不闲着,他停下来摘一朵,她自己就摘一朵。

等花将箭筒装满,沈大郎冷冷地递给陈小桑,“够了吗?”

“不够。”陈小桑说着接过袖筒,将花倒进衣兜里,再把空箭筒还给他。

瞅着他又冷着一张脸继续摘,陈小桑心里偷着乐。

这傻小子,明明心很软嘛,还硬要装得冷冰冰的,怎么讨人喜欢呢?

听着耳后的偷笑声,沈大郎嘴巴抿得更紧,只想赶紧摘完花把身上这个小麻烦送走。

两个人摘的速度比一个人快多了,很快陈小桑就提着满满一衣兜的金银花。

瞅着摘得差不多了,陈小桑小手一挥,高兴道:“我们回去吧。”

网络热点

农家小药陈小桑沈大郎 农门小药娘:将军,我当家!原著小说免费阅读

2021-1-11 0:03:13

网络热点

主角叫时晚席锦年的小说 时晚席锦年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2021-1-11 0:0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