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卫牛南小说 秦陵禁地(许卫牛南)小说阅读

主角是许卫牛南的小说叫做《秦陵禁地》,它的作者是牛南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民宿客栈老板许卫,无意中收到了一个千年青铜扣,竟是当年秦陵守灵人留下来的开山秘钥。半头鬼杀人,兵马俑屠村,野人沟拜月,骷髅山葬神……深埋在地下百米深处的不仅有中国第一位皇帝,还有关于龙脉兴衰的长生法门………

第7章遭遇蛇患

我的脑子嗡嗡的,想什么女人,我兄弟都挂了!

那一瞬间,我心里万念俱灰,说不清是什么滋味。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会有一系列的生理反应,轻的腿脚发软,头晕目眩,重的屎尿齐发,上吐下泻。

我说不上是轻还是重,整个脑袋嗡的一下,人就要往下倒。

谁料到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来,**了我的胳肢窝,让我有了支撑才没倒下去。

我一歪头,是梧桐。

“卫哥!”梧桐也看见了那棵大树,但显然比我淡定的多。

她手上又一使劲,把我从半蹲的姿势上拽了回来。事后我回想起这一节,才恍然反应过来,都说“死沉死沉”,人在昏迷瘫软或者死亡的时候,体重会成倍增加,梧桐那么瘦弱的一个小姑娘,哪儿来的力气一只手就把我拽起来?

单手七十五公斤,梧桐要有这本事早去练举重了。

不仅是这件事,之后她的一系列举动都太反常,只当时太紧张,很多细节没有在意。

黑如漆墨的怪树上,麻绳在迅速往回收,川子被越吊越高,但他还活着,两条腿在拼命地四下乱蹬,非常痛苦。

我得救他!

“川儿你挺住啊,我来了!”

我嗷嗷叫着朝着大黑树冲上去,刚跑两步腿上就一阵剧痛,一个狗吃屎扑在地上。

我回头一看,梧桐手里正抓着一根树棍子,凶神恶煞地瞪着我。

刚刚是她给了我一击扫腿棍,腿弯都快折了。

“卫哥,你傻了啊,怪叫什么吓死人了!”

“你打**嘛?快救川子啊!”我朝她大叫。

“可是……”

“可是什么,快去啊!”

“可是川哥在哪儿?”

“那不就是,吊树上呢,你看……”我抬手指向大树,抬眼间突然觉得不对劲,川子……不见了!

刚才那些吊在树上的人呢?

我揉了揉眼睛,没了?

那棵大黑树上,胳膊粗的藤蔓从枝杈上盘旋垂下来,像一条条黑曼巴。

这一会儿间,树明显又大了一圈,就是不见吊在上面的人影。

难道刚才我看花眼了?

“真的,他刚才真的吊在树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事儿太怪了。

梧桐歪着头盯着我,像盯一个疯子。

我拍了拍头顶,让自己清醒一下。

树还是那棵树,铁塔一样矗立在峡谷正中央,遮天蔽日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了它。

这时候,地面突然传来轰隆隆的一阵闷雷,两人合抱粗的黑树干也震得微微晃动。

地震了?

“啊——蛇!”

梧桐尖叫一声,跳到了我背上,两条胳膊死命搂住我的脖子,差点给我勒断气。

随着她的大叫,我看到数以万条的小孩胳膊粗的黑蛇从四面八方涌现出来,并且以极快的速度朝我们游来。

蛇群腹鳞摩擦在地上的沙沙声通天彻地,被楔形的峡谷反射放大,巨大的声音像一张网罩在天地间,任何其他的声音都被狠狠压制在山谷中,震耳欲聋。

蛇海!

我下意识地扭头便跑,可刚刚还坚硬的地面此刻像融化的棉花糖,每一脚都会深陷进去,再加上背着梧桐,根本跑不快,很快我们就被蛇群追上包围了。

“卫哥——”梧桐在我耳边大声叫道。

“什么?!”

“我——害——怕!啊!!”

她的话音刚落,几条黑蛇腾空跃起,从不同的方向朝她扑了过来!

“啊!!”

梧桐尖叫着,拼命挥舞着手中的木棍,慌乱中几点腥臭滚烫的液体喷溅到了我脸上,蛇肉碎块,黑色的血水被她拍的到处都是。

一只蛇头掉在我脚边,很快便化成了白骨骷髅。

我仔细一看,原来是黑蛇的额头上一个血红色的脓包破裂,流出的一股黑水,将蛇头腐蚀掉的,那黑水应该是一种极具腐蚀性的强酸。

面对蛇群如此快速汹涌的进攻,梧桐的击打显得微不足道。很快,黑蛇群像翻涌的潮水席卷了我们。

这个时候,逃跑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我用尽全力,把梧桐举到了头顶,她慌乱地踩着我的肩膀,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几十条黑蛇顺着我的腿很快爬了上来,蛇鳞在我身上刮出一道道血痕,腥臭的味道扑鼻而来。

我闭上了眼睛,准备迎接最后的捆束和噬咬。

那一刻,天是黑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下完了……

可下一秒,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黑蛇群潮从我们身边趟了过去,刷刷的声响直到现在我都记忆犹新。

很快,骑在我脖子上的梧桐便拍了拍我的脑袋叫起来:“老板,它们是瞎了吗?”

梧桐茫然地看着远去的黑蛇,闹了这么大阵仗,竟然不攻击我们?

“不是,它们是在逃跑!”

“逃跑?哈哈我就说嘛,准是被我味大王给吓跑了。”梧桐挥了挥手里的棍子,开心道。

我皱了皱眉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这时候,地面之下又是轰隆一声闷响,大黑树又开始晃动起来,而且比刚才的幅度还大。

又是地震!

“不好,撤了撤了!”

我来不及让梧桐下来,抓住她的双腿,扛着她扭头就跑。

蛇是最敏感的动物之一,地下轻微的震动它们就能感应出来,大规模的蛇群过路意味着地震或者塌方等大灾害的来临。

如果遇到,那唯一能活命的办法就是跟着蛇群的方向逃跑!

动物的本能都是趋利避害,在避险这件事上,它们远远比人类敏感而且专业。

梧桐两手紧紧抱住我的脑袋,她充当了很好的瞭望哨,给我在蛇群里左突右跳提供了很好的视野提醒。

但很快,我们两个几乎同时发现,周围的路好像走过——蛇群在带着我们兜圈子!

我们围着大黑树转了一整圈,又回到了原点。

我已经快没有力气了,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梧桐身材保持的也不错,体重也就四十多公斤。但即便这样,扛着她跑这一圈,我也已经没什么力气了,乍一停下来眼前直冒金星。

奇怪的是,当围着大黑树转了一圈之后,那些黑蛇并没有继续往前逃跑,而是突然停了下来,面朝大树围成了圈。如果这时候从正上方看去,黑蛇和黑树,正好组成了一个同心圆的图案。

很像是……一只眼睛。

原创文章,作者:牛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3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