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明当暴君张凡崇祯闵洪学全文免费试读

主角是张凡崇祯闵洪学的小说是《我在大明当暴君》,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画凌烟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你以为私通建奴,朕不知道?你以为你隐瞒商税,朕不知道?东南醉生梦死,陕西却赤地千里、饿殍遍野!朝廷大臣不顾百姓死活、天下存亡,吸大明的血,剐百姓的肉!匹夫之怒,尚且血溅三尺,那你知不知道,天子一怒,伏尸千里!…

第15章皇帝的高智商谈话

从这件事也可以看出来,玩阴谋是有风险的,阴谋本身有巨大的不确定性,容易把自己坑进去。

闵洪学的事情就这么完了?

没有,他还招供了一连窜的名字。

这一连窜的名字,加起来几乎可以写一页纸了。

里面包括了宣府的军官,还有宣府总督府上的文职官员,还有京师里兵部下面的几个文官。

另外,户部的人也牵扯进来了两个,包括一个户部郎中,在筹备交接粮食的时候,就做了手脚。

这是闵洪学关于军粮、行贿等事情。

还没完呢!

还有易县的事,这一条绝对是诛族的大罪。

这可是煽动暴乱,等同于造反。

现在直接诛了他九族都没有。

那么这件事背后还有谁参与进来了呢?

回到这件事发生的动机上来。

为什么闵洪学会策划这件事?

显而易见是处于政治目的了,宣府的事件影响太大,闵洪学是担心崇祯彻查宣府事件,查到自己头上来,所以策划一场皇帝非常在意的事件,来转移注意力。

皇帝非常在意什么?

新农政,即民生!

所以闵洪学就从这一点下手了。

这是属于非常**的政治手段。

出乎闵洪学的意料,这件事发生之后,皇帝很淡定,并没有愤怒到立刻派人去镇压局面,甚至都没有说要彻查。

即便是朝堂上那些大臣都已经跳脚了,要皇帝赶紧把宣府的事收尾来专心处理易县,皇帝却依然不表态。

要知道,易县的事情,与新农政相关,这相当于是在崇祯最敏感的伤疤上撒盐。

结果皇帝硬是没有吭一声。

那么这件事背后到底还有没有其他人?

只是闵洪学自己说了这件事他有跟韩爌、钱龙锡说。

但空口无凭,没有留下可记录的证据,还真的无法直接去拿人。

不过,崇祯心中也猜了个七七八八,韩爌和钱龙锡八成是知道这件事的。

这一天,崇祯便将韩爌和钱龙锡传召进宫。

这个敏感时期皇帝要见自己,韩爌和钱龙锡心头都有了疑惑,也猜到了什么原因了,估计是闵洪学的事情。

这个时候,心理素质不强大的人,估计已经吓得惊慌失措了。

但韩爌和钱龙锡都镇定自若。

韩爌可是经历了天启年间的东林党和阉党昏天暗地的大斗争的,什么场面他没见过?

钱龙锡也不必说!

他们二人到了乾清宫门口,王承恩道:“两位大人,快进去吧,陛下在里面已经等你们多时了。”

两人便走了进去。

“臣参见陛下。”

有些天没有上朝了,有些天没有见韩爌和钱龙锡了。

“两位不必多礼,近日各个部院都在做年终考核,朕还叫你们二人来,实在难为你们了。”

“多谢陛下垂怜,那是臣等分内职责。”

这下钱龙锡和韩爌心里都狐疑起来。

皇帝这语气这么好,似乎不像是问责的?

“韩爱卿这两年的通政使也非常辛苦,官员们与朕之间沟通,奏疏处理得很好,朕想着,韩爱卿是国家栋梁之才,想让韩爱卿来担任兵部左侍郎,你自己怎么看?”

韩爌微微一怔,没想到皇帝是来给自己加官的。

他这个通政使,是专门管理大臣们的奏疏的,所有的奏疏必须由通政使来呈递。

例如呈递到内阁,有时候直接呈递到皇帝那里。

这个官职其实非常重要,例如江南某些人的奏疏过来了,先到通政司衙门,是否上递上去,韩爌是有第一决策权的。

他也可以不上递,反正下面的官员也不知道他有没有递上去,皇帝也不知道下面的官员是否写过这个奏疏。

但其实这两年,崇祯为了避免通政司在奏疏里面搞鬼,许多事都已经交给锦衣卫和宪兵司直接做了。

另外,崇祯还喜欢玩密奏这种游戏,就是不经过你通政司。

现在崇祯突然要将韩爌从通政司里拿出来,扔到兵部。

这是韩爌自己也没有想到的。

老实说,兵部侍郎虽然也是正三品官,但肯定比通政使发挥的作用更大。

韩爌连忙道:“臣叩谢陛下天恩。”

“那你自己是同意了,好,朕就拟旨了,让吏部和内阁来安排这件事。”

崇祯话锋一转,又道:“钱爱卿,朕有一件事要问你。”

“请陛下明示。”

“昨日,闵洪学在他的招供书里有一条是关于易县暴乱的事,说事先他有跟你提及此事?”

皇帝的语气平淡如水,就是以闲聊的方式在问话。

但是这话落在钱龙锡耳朵里,那真的是炸雷一般,震得钱龙锡全身冒冷汗。

饶是他来的时候已经猜到了,但此时依然很紧张。

不过他强迫自己淡定道:“陛下,兹事体大,易县之事波及甚广,臣也是痛心疾首,但事先臣闻所未闻,不知为何闵洪学会提及臣,请陛下圣裁。”

崇祯笑道:“朕也不相信朕的内阁大臣会串通做这种事,爱卿你不必担心,朕是相信你的。”

钱龙锡的确知道这件事,但他有没有参与?

没有!

他一个堂堂内阁次辅,怎么会和闵洪学一样,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

钱龙锡还是有底线的。

但是知道却不报,也是罪。

不过崇祯并不想在这件事上做掉钱龙锡,钱龙锡要是被赶走了,内阁就失衡了。

再说了,谁都没有料到闵洪学的小伎俩,造成了一场大风波。

“钱爱卿这两年也非常辛苦,朕都看在眼里,现在朝中有贪官被清查,人心难免不稳,你身为内阁次辅,还是要麻烦你多跟他们说说。”

钱龙锡心头一缓,没想到得来的并不是继续追问,而是表扬。

“臣绝不辜负君父所托。”

“下去吧,朕乏了,去歇息歇息。”

“臣等告退。”

两个人转身离开,但两个人背后都被冷汗打湿。

对话非常简单,但简单的对话里隐含了太多信息。

君臣的试探,权力的重新构建,甚至影响到来年朝堂势力的,都在这简单的几句话里隐晦地说出来了。

如果不是韩爌和钱龙锡老谋深算,智商高,绝对不懂皇帝今天的暗示。

原创文章,作者:画凌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3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