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世蛊妃传 主角: 沈芙芙, 慕容龙辰

世人皆说流云国大王爷毁容,瘸腿,还是个智商不进十岁的废物。,于是,沈芙芙就奔着大王爷人傻钱多,打算跟大王爷当一对素夫妻。,可是当她成了大王妃后,每日揉着酸痛的软腰,怒斥天下人乱传流言蜚语。,她身边这帅的惨绝人寰,窄腰长腿,如清风流月般的俊美男人是谁啊!,“娘子,对为夫的技术满意吗?”,“满意!满意的我真想用毒把你毒死!”,“那可不行,为夫这再跟你练练,让娘子满意为止!”,傻王相公有三好,腹黑卖萌手段高!
惑世蛊妃传 主角: 沈芙芙, 慕容龙辰

第1章 过气嫡女大小姐

“芙芙,这肉噬蛊已经侵入了你的四筋八脉,以后这世上就只有我一个人会蛊了。”

“我们本就师承同门,你却处处跟我作对,去救那些死穷酸货!你以为你能有什么出息!”

沈芙芙脑中千转百回了,师姐梁雪月用蛊杀她的画面在脑中循环播放着,直到一股钻心的疼袭来时。

沈芙芙才猛的坐起来。

入眼看到的是素雅干净的刺绣纹帐,牙床四四方方,身上的被子素色雅致,而她抬起手一看,这手上也没有半点伤痕。

沈芙芙觉得见鬼,她扭头一看身边那满脸褶皱,一身长袍裹着臃肿身材的老嬷嬷手中拿着粗长的一根针,凶目怒视着她。

反了她了还!

以前敢如此看她的人,早就身上爬满食肉虫,成了骨架子了!

“大夫人,你说的果真没错,这小贱-人就是在装晕。”

那老嬷嬷见沈芙芙醒了,立即禀告了坐在一旁,十指红色艳丽染豆蔻的美妇人。

沈芙芙看了看周围,脑中如电流划过般,一瞬千万画面涌入。

让她顿时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她这原壳是这沈侯府的嫡出大小姐,但是自幼柔弱不能自理,被这后娶进来的续弦后母欺压。

沈芙芙捏紧了干净素雅且单薄如丝的被单,她看着向她缓缓走来的美艳-妇人。

这不是害死她的好师姐梁雪月的脸吗?

这也是跟她一道穿了?

“大小姐,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是嫁还是不嫁!这是关乎到我们侯府的名声和威望,你爹好歹养了你十五年,你竟如此不肯为了侯府着想,你这不嫁,我的若霜,若华以后怎么嫁上好人家,娶得上良配!”

秦安阑咄咄逼人道,还扯上了侯府举家上下的前程。

沈芙芙扭眉,她很想抽这侯府夫人两巴掌,就冲着这张脸!

但是现在她手中没有药,也没有银针,这四周还有四五个腰粗膀子圆的婆妈子,反抗那无异于鸡蛋碰石头。

于是,沈芙芙继续装着柔弱,“大夫人,咳咳~是芙儿不好,这事你容我再缓缓。”

“不行!你的婚事我已经给你定下来了,就在下月初三,芙儿,你听母亲给你细细品,那大王爷多么尊贵,是先皇上的大儿子,要不是因为大火烧毁了容貌,变成了痴傻,不然这等好事怎么会落到你的头上!”秦安阑一把抓着沈芙芙的手,给她权衡着利弊。

言外之意不过就是告诉沈芙芙,她如今也只配许个傻子!

沈芙芙忍着胃中的翻江倒海,强颜欢笑道:“那是,之前是芙儿不好,但是母亲你容我在想想,我想母亲一向都是大度宽容,定然这等好事为我考虑,待我如亲娘一般,绝对不会折损了我。”

秦安阑听了沈芙芙心惊,脸上闪过几种表情。

她惊的是这病秧子居然敢拐着弯骂她,当真是长本事了!

但是为了她当家主母的慈母典范,秦安阑只是勾着笑,抚摸着沈芙芙的脑袋,撇开的脸。

脸上又是嫌弃不藏,显露无疑。

秦安阑叫来这院子的丫鬟,“紫菀,好生来看着你家姑娘,孙嬷嬷我们走吧。”

第2章 那大王爷人傻钱多

这伪善白莲一走,沈芙芙抚着胸口做出呕吐的动作。

急忙进屋的紫菀看见沈芙芙那样子,就拿了袖中的手帕,再端来痰盂,放置在床榻前。

紫菀揪心道:“小姐,这大夫人太过分了,这逼着你嫁给那又傻又笨,还毁容了的大王爷,这天都知道小姐嫁过去那就是守活寡,熬到老的命数!”

沈芙芙口中也吐不出什么,就收了身,半躺在床上。

她看着眼前的丫鬟,知道她是原壳子最忠心的丫鬟。

她倒是不担心过来就嫁人,虽然她上辈子也没有嫁过人。

但她参加过大大小小的婚礼,份子钱随了不少。

算是见过猪跑了没吃过猪肉了。

沈芙芙圆溜溜的眸子一动,她扯着紫菀的衣服,打探道:“那大王爷有钱吗?”

紫菀啼笑皆非道,“小姐你足不出户是不知道,虽然当今皇上是三皇子当上的,但是太后却是大王爷的亲姑姑,那大王爷自然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而且大王爷又傻又笨,是皇上的大哥,当然有钱!”

“那我嫁!”沈芙芙两眼放出紫光,她别的没有注意。

就听到这大王爷肯定是人傻钱多的主儿!

“小姐!你说什么傻话,那可是个傻子,多少姑娘都不愿意嫁进去,你今个儿早上听到皇上赐婚的消息,还气的撞了柱子晕了过去呢!”

紫菀瞪大了眼睛看着最自家小姐。

而沈芙芙摆摆手。

悠然自在道:“你家小姐我仔细想了想,在这侯府没啥出路,你不说那大王爷有钱吗?我们在这里当小姐处处受尽欺压,不如去做王妃,到时候把王爷哄好了,就有银子进兜里了!”

紫菀心中还是不安,她觉得小姐好像跟平日里不一样。

但紫菀心底单纯,她关心的询问:“小姐你饿不饿,奴婢好给你拿吃的去。”

不说还好,这一说,她还真的有点饿了。

沈芙芙吩咐道:“行,顺便给我捉点蜘蛛,蚯蚓回来。”

紫菀身子颤抖起来,“小姐平日里不是最怕那些东西吗?怎么现在……”

“不是拿来吃的,我拿来用的,你放心我断不会再轻生了。”

沈芙芙第一爱命,第二就是爱财。

她的核心思想就是,留着小命发大财!

她不过就是救了几个因为被人恶意下蛊的人,结果没成想那蛊就是她师姐下的,师姐为了圈钱。

就专挑那些有钱人下手,发这种不义之财,沈芙芙看不过去了,顺手救了人家,结果就被师姐给害了!

都怪她大意了,可是她知道师父传下来的肉噬蛊明明是让人永世不得超生。

所以师父一直明令禁止她们使用此蛊害人。

师姐一向对她不友好,这回因为耽误了她圈黑心钱,更是用这种恶毒的招数害她。

但是没成想,她居然穿越了!

原来师父也不知道这肉噬蛊的真实作用!

由此看来她那个师傅成天瞎哔哔自己是活了万儿八百年的名头定是吹的!!!

紫菀去而复返后,一手提着放饭的盒子,一手拿着一个小竹笼,紫菀先把竹笼放下。

掏出绣帕先擦了擦手,才将饭菜给端出来摆在小桌上。

“小姐,过来用饭吧。”紫菀说完就走过来,要扶沈芙芙。

沈芙芙当然没有柔弱到不能自理的程度。

第3章 这地方居然有同行

当她站起来是,被针扎的地方这才疼的厉害起来。

疼痛让沈芙芙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缓了一会儿,沈芙芙才向饭桌走去。

腹中空空的她,不说二话就开始吃饭,紫菀就在一旁侯着。

“小姐,这是小厮抓来的蜘蛛和蚯蚓,这些玩意儿脏人眼,小姐你要来干什么?”紫菀看着竹笼,忍不住的发问。

吃饱了后,沈芙芙才拿起竹笼,拔开软塞,看着里面的蚯蚓和蜘蛛正在互相残杀。

她嘴角沾着饭粒勾起一抹弧度,沈芙芙再将塞子盖上。

在屋子里左顾右盼,看到放在铺着纯白色毛毯的软榻小桌上正飘着袅袅薄烟的香炉。

沈芙芙兴奋的走过去,熄了香炉里的残香,抱走香炉,对着紫菀道:“这屋里可有什么夹子?”

“哦,伙房里还有火钳。”紫菀心思通透,她知道小姐定是要夹取这些恶心的玩意儿。

沈芙芙:“那你快去伙房拿来,算着时间也刚好。”

紫菀不是很懂沈芙芙的话,但还是照做再跑了趟伙房拿了火钳来。

这拿火钳倒是比拿蜘蛛蚯蚓来的轻松,毕竟就是块儿铁,也不会咬你一口的死器,紫菀当然不怕。

手脚麻利的紫菀很快就又折返回来。

沈芙芙接过火钳,看了看,觉得新奇,这火钳看着就像超大版的剪刀,两只大耳朵一双大长腿。

把玩够了后,沈芙芙就用火钳夹出蜘蛛,丢进满是香灰的香炉里,如此反复将蜘蛛都夹出来后,盖上香炉盖。

再找了层布,裹在香炉外面,只撕开通气缝隙,就放置在了阴暗的柜子底下。

这手法是简单的制蛊,要选用蛊的媒介之前要用有毒的虫子堆放在一起,让其互相残杀,留到最后的毒虫方能制成蛊,便可以使用。

而蚯蚓是地龙,这龙不管天上地下的都是有灵性的。

等香炉里最后存活的蜘蛛活下来时,让蜘蛛吃了这些灵物,滋养灵性,可以控活物。

她如今只身在这里,没啥亲人,还不得做点看家的东西自保。

做完第一道工序以后,沈芙芙在紫菀惊奇的目光下大摇大摆的走过去。

沈芙芙拉着紫菀坐下来,眼神真挚的看着她。

“紫菀,现在我再相信的莫过于就是你了,你是我娘亲挑给我的丫头,你要记住你刚才看到的一切不能对外透露半个字明白吗?”

紫菀一愣一愣的点头,但好奇心使她多嘴:“小姐,你做的这个是什么?”

“是蛊!”

此言一出,吓得紫菀全身魂儿都抽离了一般,惊恐万分的看着身芙芙。

“小姐!这制蛊师可是流云国第一大禁忌,除了神医商大人,没人敢做蛊啊也不会做蛊,这要是被商大人抓着还好,但是被旁人举报了,那可是要……”紫菀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眼里透露着对沈芙芙的万分担忧。

同时也好奇自家小姐平常是琴不离手,墨染衣袖的文静女子,怎么平端的就会做这个新奇玩意儿了。

沈芙芙听闻这个世界还有个神医也会制蛊,不由的来了兴趣抓着紫菀追问道:“那商大人会制蛊?那他祖籍是哪里的?”

第4章 忠心听话的美貌丫鬟

紫菀边想边说道:“商大人既不是流云国人,也不是朱雀国,青凌国,楼兰国的人,但他模样十分俊俏,如今可是咱们流云国第一美男子呢。”

提起商大人,紫菀脸上两颊就染上绯红的红晕。

沈芙芙只知道楼兰是西方古国。

但是她和紫菀所着的衣裳都是鲜艳的刺绣,中衣轻薄莹白。

那她来到到底是哪个时代?

这流云国也不曾出现在史书之中。

莫不是她来到了架空的古国?

师父曾经跟她说过,他不是华夏族人,他活了上万年。

但是沈芙芙觉得不可能,因为到她前世死的那一刻算起来,师傅怎么可能活了上万年。

师父说他爱了一个女人很久,他一直在等那个女人的转世。

所以服用了长生蛊,活了很久走了很久,一直在寻找。

沈芙芙想起师父就定了神,紫菀说了一大堆夸赞神医商大人的话。

自然都是没进沈芙芙的耳朵,紫菀见神芙芙出神了,就闭口不讲了,开始收拾碗筷。

沈芙芙一把摁住紫菀的手腕,“可有什么法子带我出去,我想去见见你说的那位商大人。”

“小姐!这话不能乱说,咱们身为官家内眷,私自出去会见男人名声可不好听!”紫菀惊出一身冷汗。

她这小姐怎么说话做事都如此大胆,还要去见商大人。

紫菀虽然也想去,可是她一个丫鬟出去定是见不到。

但官家小姐一出去,没有家中男伴形同那就跟通-奸一般定论了!

沈芙芙瞧见紫菀话中也没有挑明出不去的意思,那转换一下就是可以出去的意思咯!

她既要嫁给大王爷,那她又不知道那大王爷是圆是扁的,出去会会其他人。

攒下人脉与财力,找那个会制蛊的商大人会面研究是否有再次穿回去的蛊有何不可。

他那个二货师父要是没了她这个便宜徒弟,铁定又要睡大马路上新闻了!

紫菀心中动摇,她也想去瞧上两眼那举世无双的神医商大人。

如今,自家姑娘像是开窍了一般有胆识有本事,那是定能出去看两眼的。

色令昏迟的紫菀,提着裙摆到门外看了一圈,对着门外守着的两个丫鬟说到:“你们去给后院扫一下落叶,记得手脚快点儿,等会儿还要找你们做事。”

“是。”两丫鬟齐点头,鞠着腰低着头走去后院。

紫菀在看了看远方,确定没人后,紧闭门窗。

她回到沈芙芙身边。

“小姐,这要出去是行的,以前小姐也经常出去,幸得奴婢与小姐身形相似,这么久才没有被发现,但是这次出去,奴婢可否与小姐同去,这段时间,四小姐正在仁德堂勤俭休学,大夫人说给小姐两日休息,是不会来咱儿院里的。”紫菀兴致冲冲的说了一大堆,那清秀的脸蛋上染着丝丝红晕。

杏眼里如清水点过一般的眸子沁人心脾,半点朱唇粉嫩,梳着服帖的双丫髻,发丝柔顺,一阵弱风就能卷过一缕。

沈芙芙觉得这丫鬟跟那些电视剧沦为陪衬的不一样,她觉得这丫头心眼多,但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