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默耕点评《青衣》

欢默耕点评青衣:《毕飞宇小说集》读书笔记《青衣》目前只读了《青衣》这一篇,因为14号要去佛山演艺中心看舞剧《青衣》,所以补一补功课。第一次知道毕老师是在纪录片《文学的故乡》里,老师的

《毕飞宇小说集》读书笔记
《青衣》
目前只读了《青衣》这一篇,因为14号要去佛山演艺中心看舞剧《青衣》,所以补一补功课。第一次知道毕老师是在纪录片《文学的故乡》里,老师的光头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毕老师和其他五位优秀的作家是不一样的,他有种上海味道的高贵感,光头的形象衬着老师一股莫名的气质。我在纪录片里了解了毕老师小时候的生活,其实我也觉得年少奔波的毕老师其实是没有故乡的。纪录片里老师乘船而过时,碰到在桥上的青衣,如梦如幻,好似筱燕秋,活泛的水袖,五彩的脸谱,那是怎样的青衣梦,怎样的嫦娥怨,广寒宫里熠熠生辉,却也悲戚惨惨。就像燕秋,她一直认为她就是嫦娥,痴魔起来了,谁也阻挡不了,很多人留下了想法,说女主没有自知之明,和学生争,批评燕秋。可是我反而挺羡慕燕秋,起码,她这一生,都有为她自己而活的一个美梦,即使这梦园的有些短暂!但也是酣畅淋漓!到了大梦初醒,梦碎时分,那也是舒服的呀。
19岁的燕秋天生就是一个古典的怨妇,她的运眼、行腔、吐字、归音和甩动的水袖弥漫着一股先天的悲剧性,对着上下五千年怨天尤人,除了青山隐隐,就是此恨悠悠。
反倒秋风秋雨愁煞人了
抚今追昔
一个热气腾腾,一个寒风飕飕
“初放蕊即遭霜雪摧,二度梅却被冰雹擂。”
这是10月里的一个日子,一个有风有阳光的日子,像春天。风和阳光都有些明媚,都有些荡漾,但是恍惚,像梦寐,萦绕在筱燕秋的周遭。
我在读这本书的时候是十月的最后一天,10月31日。广州的秋天,最不像秋天了,但是确很舒服。
在命运出现转机的时候,女人们习惯于以减肥开启她们的崭新人生
筱燕秋不是一块玻璃,而是一块冰。只是一冰块。此时此刻,她可以在冰天雪地之中纹丝不动,然而,最承受不得的恰恰是温暖。即使是巴掌里的那么一丁点余温也足以使她全线崩溃、彻底消融。
“他心里的苦有那么多,你得用多少甜去填满他呢”
“他心里的苦越多,一丝甜就能填满。”
她像盛夏狂风中的芭蕉,舒张开来了,铺展开来了,恣意地翻卷、颠簸
资本来到世上,从头到脚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这话对。资本就是流淌的血,肮脏不肮脏事后再说。
“千生万旦,难求一净”
腰肢里头流宕着一股天成的婀娜态,风流态。春来的一双眼睛里头有一种独特而美妙的神采,她看所有的东西都不是看,而是盼顾,左盼盼,右顾顾,有股美目盼兮的意思,有股依依不舍的意思,还有股此怨不知所从何来的意思。春来运动的眼珠就像戏台上的运眼,她有一种将最戏剧化的程式还原到生活中来的禀赋,她同时还有一种将最日常化的动态提升到戏台上的异质。
青衣就是比女人还要女人,毕老师这段描写春来,是站在男人的角度来描写美女。果然文化人其实还是更注重外表的。因为他们懂得多。
东流的一江春水,在入海口的前沿拼命地迂回、盘旋,巨大的漩涡显示出无力回天的笨拙、凝重。那是一种吃力的挣扎、虚假的反溯,说到底那只是一种身不由己的下滑、流淌。时光的流逝真的像水往低处流,无论你怎样努力,它都会把覆水难收的残败局面呈现给你。
一个好演员,就这么给毁了。人心的执念有时候会毁了自己,要根据时间的流逝,做出最好的选择。岁月不饶人啊。
什么叫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所以燕秋和春来,这两个名字也有有寓意的吧。一个迟暮了,一个尚年轻。
过道里旋起了一阵冬天的风,冬天的风卷起了一张小纸片。孤寂的小纸片是风的形式,当然也就是风的内容。没有什么东西像风这样形式与内容绝对同一的了。这才是风的风格。冬天的风从筱燕秋的眼角膜上一扫而过,给筱燕秋留下了一阵颤栗。纸片像风中的青衣,飘忽,却又痴迷,它被风丢在了墙的拐角。又是一阵风飘来了,纸片一颠一颠的,既像躲避,又像渴求。小纸片是风的一声叹息。
筱燕秋不知道这一觉睡了有多久,昏睡之中筱燕秋做了许多细碎的梦,连不成片断,像水面上的月光,波光粼粼的,密密匝匝的,闪闪烁烁的,一个都捡不起来。筱燕秋甚至知道自己在做梦,但是醒不来。
嫦娥置身于仙境,长河即落,晓星将沉,嫦娥遥望着人间,寂寞在嫦娥的胸中无声地翻涌,碧海青天放大了她的寂寞,天风浩荡,被放大的寂寞滚动起无从追悔的怨恨。悔恨与寂寞相互撕咬,相互激荡,像夜的宇宙,星光闪闪的,浩渺无边的,岁岁年年的
红头盖是一个双重的谜,别人既是你的谜,你同样又构成了别人的谜。你掩藏在红头盖的下面,你与这个世界彻底变成了互猜的关系,由不得你不紧张,不心跳,不神飞意乱。
她把满腔的块垒抽成了一根绵延的细长的丝,一点一点地吐了出来,缠绕了起来,挥洒了起来。

书评

上官竹轩点评《春花厌》

2020-11-19 16:41:49

书评

张小宝点评《万物生长》

2020-11-19 16:4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