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神通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主角叫秦一魂杜奕的小说叫《道门神通》,它的作者是恰灵小道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女神,都说了猫在棺上滑,尸体往外爬,你非得放只猫进去,这下好了,你妈诈尸了!”“哪里诈尸了?你这个臭神棍,少在这里吓唬人,你看我妈动都没动,就是样子吓人点。”“要动是吧?行,今晚你来找我,我给你看个大宝贝。”...

《道门神通》 小说介绍

主角叫秦一魂杜奕的小说叫《道门神通》,它的作者是恰灵小道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女神,都说了猫在棺上滑,尸体往外爬,你非得放只猫进去,这下好了,你妈诈尸了!”“哪里诈尸了?你这个臭神棍,少在这里吓唬人,你看我妈动都没动,就是样子吓人点。”“要动是吧?行,今晚你来找我,我给你看个大宝贝。”…

《道门神通》 第1章 收入 免费试读

总有人说农村里面给死人做超度法事(科仪)的道士很赚钱,工资比城里的白领还高,其实并不是,这一行需要熬。

一般一场三天的科仪法事,收费6888,整个班子一起分,当然,也有五天和七天的,后面多一天,就加两千。

一个班子五个人,一个班主(老师父)带俩徒弟,大徒弟可以带一个徒弟,这四个人负责灵堂超度和送行,还有一个是专门主持丧葬事宜的,我们那边叫杀公师傅。

杀公师傅不参与超度法事,主要负责看墓点穴,看生肖,算吉时,主持下棺还有参与唱夜歌。

这6888元也不是平分,杀公师傅分2888,剩下的四千,老师父拿一千六,两个徒弟一人拿一千,剩下的四百就归最小的徒弟拿。

有的人可能怀疑,但这就是事实,因为我就是拿四百的那个。

我叫秦一魂,今年刚好二十,这个有点吓人的名字是爷爷取的,爷爷就是我们班子里的杀公师傅,他说我只能叫秦一魂,也只能从事这一行,要不然会短命。

虽然我拜了师父,但只拜师不传艺,师父自己都没有出师,也教不了我,我的手艺都是从爷爷那里学的。

我们这一行也分淡季和旺季,二月到十月都是淡季,每个月平均只能做两三场法事。冬季是旺季,因为很多上了年纪的老人都难熬过冬季,基本上每个月能八到十场。

现在的年轻人,很少会选择做这一行,因为常年和死人打交道不吉利,又不赚钱,而且需要胆子大,因为从入门那天起,就得独自守在灵堂,和遗体一直待到天亮。

刚入行的时候,我确实怕,不过现在一年过去了,这种事情已经成为常态了,我也就习以为常了,虽然不能睡觉,但看看小说,玩玩吃鸡,打打王者,倒也一直相安无事。

灵堂的门是不能关的,棺材也是不能盖棺盖的,说是怕亡者的魂魄找不到归路。

之所以要守着尸体,那是因为农村里面的猫猫狗狗很多,要防止它们叫魂和爬棺。

行内有一句话叫做:狗进灵堂叫,惊的尸体跳。猫在棺上滑,尸体往外爬。

总而言之三个字:会诈尸。

刚入行的时候我也问过爷爷,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鬼,会不会诈尸,爷爷告诉我有个屁的鬼,诈个卵的尸,但我们吃阴间饭的,就一定要按照祖师爷传下来的规矩办事。

这次的东家是村里的首富老杜家,灵堂设在堂屋,四周摆满了花圈和纸人,很大手笔。

首富家里有一个女儿,叫杜奕,是我的高中同学,在外地上大学,不过我和这个杜奕的关系一般,她总是高高在上的,因为我家穷看不起我,我们家离得很近,但是关系却很疏远。

去世的是杜奕的母亲,还很年轻,才四十三岁,因为杜奕的父亲在外面养小老婆还家暴她,被村里人到处说闲话,一下没想开,喝农药自杀了。

见多了生离死别的我,也有了一种看淡了生死的气质,这一年多来见过各种各样的死因,但自杀的,这还是头一个。

爷爷说自杀的人怨气最大,这怨气容易吸引猫狗,所以叫我守夜的时候打起精神来,不要玩游戏看小说,子时过后,就老老实实的在门边守着。

子时是唱夜歌的时间,夜歌唱两小时,一边唱一边敲小锣。

夜歌并不是歌,而是要用唱的形式来行咒,得扯开嗓子喊,也是超度亡魂用的。

唱夜歌一般都是分四班,每个人唱半小时,爷爷唱完师父唱,师父唱完师叔唱,师叔唱完才轮到我,唱夜歌的时候是不能打断的,因为一打断就要重新唱。

他们唱一个走一个,最后我唱完还得守夜。

因为临时买不到机票,杜奕是半夜才到家的,一进门就跪在了棺材前嚎啕大哭,她回来的时候我还有五分钟就唱完了,我也没管她,一边看着伤心欲绝的杜奕,一边继续唱着我的夜歌。

也许是我唱的太难听,又或者是打断了她的悲伤,在还剩下最后几句的时候,杜奕突然冲了过来,伸手夺走了我手上的锣棍,直接丢在了地上,大声说道:“别特么喊了好吗?烦死了。”

杜奕的父亲杜泽明赶紧走了过来,拉开了杜奕说道:“奕奕,小秦这是在给你母亲超度亡魂,是不能打断的。”

“你都能逼死妈妈,我就不能打断吗?这是封建迷信,要是真的,你叫他把妈妈的亡魂叫出来啊,一个神棍而已,你还真信?”杜奕怨恨的看着她的父亲,满脸的悲伤与愤怒。

杜泽明也是低下了头,在理字面前,他根本无话可说。

我看着伤心的杜奕,也没好意思责备她,只是说道:“那个…杜奕啊,节哀顺变。”

“妈~~”杜奕喊着又来到了棺材边,她看了一眼棺材里的遗体,然后赶紧跪了下去,不知道是害怕还是不忍看。

杜奕足足哭了将近半个小时,这才止住了声,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被她父亲背上了楼,可能是因为太累了。

她上去之后,我叹了口气,半个小时的夜歌,又他妈得重新唱一遍。

唱完已经快两点了,连续唱一个小时,嗓子都快哑了。

放下手里的小锣和锣棍,我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搬起椅子,准备到门口坐着。

路过棺材的时候我瞟了一眼棺中遗体,深深的叹了口气,心里想着,为杜奕父亲这种**搭上自己的性命,真不值。

“不要怪奕奕。”

一个女声突然响起,我身体猛的一震,四处看了看说道:“谁?谁他妈在说话?”

灵堂里面静悄悄的,那些花圈和纸人也都没有任何动静,一切也都是静止的,只有棺材下面那一盏长明灯的火苗还在忽闪忽闪的跳动。

“幻听了?”我敲了敲脑袋,都这个点了,鬼都睡觉了,怎么可能还有人说话?

我把椅子放在了门边,然后背对着棺材坐了下去,习惯性的拿出了手机准备看看小说,可是想起爷爷的话,我还是把手机收了起来。

“她也是为了我好。”

声音再次传来,我猛的站了起来,这声音,听着怎么像是已经死去的杜奕妈妈的声音?

“阿姨,您可别吓我啊,就算我刚才夜歌唱的难听,您也没有必要这样吧?”我一边说着一边朝着棺材走去,送走的人也有三十几个了,这么诡异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

心里很紧张,但是还有另外一种感觉,那就是**。

走到棺材前,我低头看向了那一具遗体,遗体没什么变化,只不过脸色已经开始发青了,这个是正常现象,因为这遗体没有打防腐针。

我盯着遗体的面部看了好一会儿,心里有些疑惑,刚才那第二句可不像是幻听,明明就有人在说话。

“阿姨,我好好守着您,您也别吓唬我了,成么?”我对着遗体说道。

……

网络热点

徐静思闻霆钧 徐静思闻霆钧小说全本无弹窗

2020-11-19 15:01:43

网络热点

道门神通 秦一魂杜奕小说全本无弹窗

2020-11-19 15:0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