璠玙点评《萨勒姆的女巫》

璠玙点评萨勒姆的女巫:好看的很,一念之差便是天堂地狱,信仰充分展现了怀疑的本质,熔炼人们灵魂的从来都是人们自己的心灵,而竟有无知自大者如州政长官,会盲目听信一群女孩子的指控,神秘不可说之事也常被

好看的很,一念之差便是天堂地狱,信仰充分展现了怀疑的本质,熔炼人们灵魂的从来都是人们自己的心灵,而竟有无知自大者如州政长官,会盲目听信一群女孩子的指控,神秘不可说之事也常被拿来作为各种私欲的工具,既不可说,又怎可控呢?庄稼汉靠双手劳动反而正直诚实,在邪恶面前不愿屈服,倒是牧师,这样号称天国的使者的人,竟然容易在利益和欲望面前丧失底线。狂热是可怕的,尤其是在判决他人生命的时候自以为是正确的一部分,狂热尤其可怕。清教徒的神权统治早有耳闻,逐巫运动也并不单单只在这漂流的欧洲文化传统的大陆上进行,只是让人讶异的是,这种对巫术的恐惧竟然是与对女性的污名化同谋的。不可奸淫。女性在原始力量的传达上似乎占据了奇特而尴尬的极端位置,可以是女神崇拜,也可以是驱逐女巫,而这完全取决于外界的评判。这就与之前将歇斯底里的女性看成是女巫相似了,女性的精神状况长期以来都被忽视,成为家庭的附属品,也就可以理所当然地沦为所谓的魔鬼的仆人。阿碧格确有咎由自取的嫌疑,她自愿将灵魂堕落至此。但更多的是,这种邪恶与女性的挂钩甚至在神话里已经存在了,是夏娃引诱亚当,是塞壬诱惑士兵,这种神话原型对于后来文学创造的影响是无法估量的。若有男性能够自剖诸己,洋洋洒洒忏悔奸淫的罪过,文学面貌一定大为改观,现实是妻子到死还在维护丈夫的名声。可是我们无法将撒旦剥离人性,是洛丽塔那样的书籍盛行了,在生活里暗涌的不是神圣,而是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欲望。文学处理的,正是这一部分晦暗不清的河流。而伟大的艺术,不仅引起反思,也引起心灵的挣扎。米勒写的很精彩,但他的格局似乎停在了那种是非对错上,没有进一步拓宽出更幽深的境界。只是历史与文化对女性苛责如此,不禁让人想,女性主义文学在寻找文化传统的时候举步维艰,连定义都下不出来。当然盲目区别出女性男性在文学上是无意义的,真正的平等也不是靠批判而是靠理解来完成。只是在一个这样的时代,保持对社会规训的警惕,努力矫枉过正,还是很有必要的。比较讽刺的是,女权运动也是在猎巫运动发生过的国家发展起来的。这样的政治正确不要也罢。让我们来,赞美圣母玛利亚!
(原文阅读体验更佳)

书评

阴翳礼赞点评《萨勒姆的女巫》

2020-11-19 13:57:21

书评

图南点评《有顶天家族》

2020-11-19 14: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