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紫染厉擎川小说无广告 《重生暖婚甜又苏》小说无删减

由金牌作家沙奇多勒独家原创的小说《重生暖婚甜又苏》,主要描写了主角沐紫染厉擎川凄美而纯洁的爱情故事,小说的世界观非常宏大,内容十分精彩,非常推荐阅读,沐紫染厉擎川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十二月。凄厉刺骨的寒风,卷起大片大片的雪花,拍打在东海神经病院破败的窗户上。房间内冰冷的铁架子床上,沐紫染卷着一条薄薄的被单,瑟瑟发抖。沐紫染感觉五脏六腑都搅在了一起,她拼命忍住让自己不发出声音,枯瘦的双手用尽力气捂住嘴巴,细密的汗珠从额角滴落在肮脏的地面。…

精彩内容试读

但下一秒穆自然就天真的拉着她的手,深情地揉着。

“我也生气了!姐姐,你真漂亮。你和我是姐妹!但是你昨天不是穿红色的吗?你怎么改的?”

穆婉儿打消了他的疑虑,然后用一种傻瓜的声音说:“我的衣服昨天被侍从洒了红酒,我换了一整套衣服。也是我们姐妹的感同身受,才碰巧看中了这件衣服!”

哦!木子冷笑着染红了她的心,但她无辜地点了点头。

“那么!那个妹子和我真的很亲!然而,这一天,一辆黑色于立生又被下药了。如果一个不省人事的姐姐把我当成了她,你就再也回不来了。妹子还是小心点好。”

“怎么会呢…我们的计划不会错的。先不说这个,我突然想到你应该和苏天河私奔!李玉姐姐帮你修!”

穆婉儿心虚地别开眼睛,说出她的计划。

木自然是个傻子,根本不可能看穿她的心思。

但是穆婉儿再也受不了了。李爱木自然。她必须尽快摆脱她,然后让李成为她自己的男人!

“好!”仔细咀嚼着私奔这个词,穆自然饶有兴趣地点了点头:“可是我该怎么办呢?”

早在上辈子,木子就染了它,懂了它。穆只恨李靠的是她那张破嘴。她必须努力工作一辈子,而穆婉儿连标点符号都不敢相信!

听到穆自然的同意,穆婉儿靠得更近了,直接挨着她,亲昵地说:“你放心,我什么都有。你们只是结婚了,没有感情。李什么都不会做。你只要赶快把东西准备好,等着苏天河来接你就行了。”

“我姐一想到你能逃出李家这个人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就替你高兴!”

穆然一听就起鸡皮疙瘩,一听就恶心。她突然打断了她。

我和李已经结了婚,现在是李家的奶奶了。”。万一李家拒绝了呢?”

“李根本不爱你!”穆嫉妒地大叫,而染了真李家的小奶奶让她失了态。

“于立生是听家里的安排嫁给你的。而且传闻他冷漠粗暴,像老虎一样陪着你。如果有一天他不乐意虐你了你能怎么办?”

穆婉儿作出反应,假装关心。

木子眼睛染了一抹戏谑的笑意:“姐姐说得对。”

看着穆婉儿忍气吞声,穆自然只觉得好笑。

她做了她上辈子说过的话,结果,李大发雷霆,派了李家里所有的人去寻找她的下落。

而李家老太太甚至把这笔账算到了穆的头上。最后她妈承担了所有的错误和她爸离婚掉水里死了。

当时穆婉儿的母亲也趁机上位。

现在这一切恐怕都被穆婉儿控制了!

而她更是在三陪近乎轻佻的时候被苏天河的设计卖到酒吧。幸运的是,李终于赶到,救出了她。

想到这,染了眼眶,回到床上:“李昨晚问了我很久。我很累,我休息了一会儿。”

她的话里有一种娇羞,气得穆婉儿直接站起来,一句话也没说就出去了。

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渐渐消失,躺在床上的染剪开双眼,朝着穆离去的方向急速射去。

她抬手安抚了一下小腹,然后一拳砸在床上。

这一生,她一定要洗清婉儿的名声!

她应该和李好好生活,保护他们的孩子。

但是现在于立生不信任自己,所以他必须解决他们之间的误会。

穆自然叹了口气,又回到了床上。按照前世的发展,昨晚的算计伤了一个男人的心。之后他来找她的次数屈指可数。

这时,李氏集团。

助理不好意思地走进高级会议室,迟疑地看着于立生。

此时手机正在显示已经挂断的来电显示页面,会议期间唯一能让助理走进来的是穆自然。

此刻,会议室内坐满了公司的高管,他们正在认真的向李汇报着公司的近况。

坐在首位的帅哥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但就这一点让在座的各位都不敢大声喘气。

李玉年纪轻轻就独自创办了海外上市公司lama,其被公司席卷的品牌迅速崛起成为行业内的佼佼者,并很快风靡全球,均在一线之列。

李玉的商业眼光很准,手段很狠。每一次打压都让他的对手没有喘息的机会。

这造就了他的商业帝国和他在商界的地位。

此刻,他穿着一套高级剪裁的黑色西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立体的五官仿佛是上天的专属宠爱。这样的男人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就会吸引无数女人为之疯狂。

“说。”感觉到助手的异常,男人用薄薄的嘴唇轻轻吐出一个字。

“啊?是的,夫人!我老婆说等你回家。”

“我在发布会前就说过要住在公司。”

被李打断了,的助手立刻出了一身冷汗,连连说他已经离开了房间。

但他不知道的是,李在他离开后仅十分钟就提前宣布开会,然后立即抬腿离开,留下一堆高层官员直盯着他。

家里的穆自然正端着最后一碗汤上桌,然后擦着脸上的汗。

助理刚刚回了电话,语气非常委婉地表明了于立生的拒绝。这种谨慎的态度就像一种会吃人的紫色染料。

但是,她挂了电话之后,还是我行我素,让所有的仆人都出去了,然后就去厨房干活了。

她知道李绝对会回来的!

过敏症状已经完全恢复,这要归功于李连夜乘坐直升机到省外一位颇有声望的外科专家那里为她治疗。

虽然牵扯的人很多,但足以证明这个男人已经把自己放在了心里的最高位置。

穆自然在心里默默痛骂着从前的自己,她微弱的瘙痒突然让她想起了上辈子在精神病院的情形。

穆婉儿故意给她一间破旧的房间,每次她睡觉时,都会被虫蚁的痒痛惊醒。

这种屈辱的生活几乎是她无法忘记的噩梦。

所有的菜都在桌子上。估计李要晚一点才能回来。穆自然干脆上楼去洗澡了。

浴室里的一切都是单身。虽然结婚了,但是穆自然从来没有在这里生活过。

李进了楼下的门,发现家里没人空,豪迈的眉毛立刻拧到了一起。

他正打算黑着脸回公司,看到桌上一个简单的家常菜,上面冒着热气,刚做好。

李愚走过去,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桌前,盯着桌上的菜肴沉思着。

这种感觉很奇怪。他并不真正在乎他所拥有的名誉和财富。如果他觉得有希望,他可以立刻放下一切,和她过上普通情侣一样简单的生活。

只要能用紫染拥有一个小家。

李愚发现楼上亮着灯,没给他思考的时间,双脚已经老老实实地踏上了楼梯。

可能木自然没走吧…

当浴室的门被打开时,里面的热量迎面扑来,但下一秒李就看到了一动不动的染躺在浴缸里,吓得他心脏骤停。

“沐紫染!你又在干什么!”

他大喊一声,不顾一切,抓起子木染料,抱在怀里。

割腕自杀?没有血…

那是安眠药吗?

“李,你怎么了?”木自然被吓醒了,用手捂住自己,掩饰自己的羞愧。

“你问我?木自然,你到底想要什么??”李煜生气了,眼睛刺痛地看着怀里的女人。

虽然他很生气,但他担心木子的染色。看到她似乎没有什么异常,让他稍微松了一口气。

心里暖暖的,但是怕李太担心,马上解释说:“我洗澡睡着了。”

“就这样?”

“你不要想太多,我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尝试!昨天的过敏已经让我够难受的了。”

原创文章,作者:静雨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2194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