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lu点评《手机》

superlu点评手机:200904/手机/刘震云严老有的口信辗转了两年才捎给严白孩,到了严守一这儿,成了三十秒就能解决的事儿。时间的压缩是手机革命的胜利,同时也是思想革命的溃败。书中有一处景色描

200904/手机/刘震云
严老有的口信辗转了两年才捎给严白孩,到了严守一这儿,成了三十秒就能解决的事儿。时间的压缩是手机革命的胜利,同时也是思想革命的溃败。
书中有一处景色描写是人际的预言:“晚霞慢慢收尽,暮色慢慢降下来”。现状是人和人的物理距离逐渐靠近了,不构成因果的未来却是心理距离越来越远了。
费墨感叹农业社会好,那时候“一切都靠走路。上京赶考,几年不归,回来你说什么都是成立的”,而现在,“近,太近,近得人喘不过气来!”现代文明的异变产物就是很多事情变得枯燥单调,现代人的悲剧就此产生了。
轻而易举的交谈让人们开始学会浪费时间说废话,说谎话。因为有了便利的社交,交际也成了需要专门去学习的学问,为了成为一门有头有脸的学问就免不得添油加醋,人人都开始言不由衷。
之前读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有句话这么说:“老费认为,世上有用的话,一天不超过十句”。我深以为然。
总而言之,这是本让当代人反思的书,尤其是对废话连篇的人最有益。不早不晚,它正好与我当下所思接轨,又让我重翻了故纸堆,很棒。
摘抄及感想:
◆ 第2章 吕桂花——另一个人说
>> 严守一给张小柱写了一封回信。信写好,找他爹要八分邮票钱。他爹刚与卖葱的老牛翻脸,正在气头上,兜头给了严守一一巴掌:
“说句话还要钱,我靠!”
◆ 第3章 于文娟 沈雪 伍月
>> 讲严守一1969年陪吕桂花到镇上打电话的事儿,一声二百里外的问候,原想着惦念一个人,没想到惦念出一大片,还包括群山和山底下。“孤独,这就叫孤独。”
>> “本来想让费老教导他们如何生活,没想到他们自己倒不在意。民族的素质就这样,鲁迅当年都无药可救,到了费老,你不管他们也罢。”
>> “嘴里贫,是证明心里闷呀。
>> 没事儿也坐下来看点儿书,知识欠缺,是会误事的。
>> 大家都是以说话为生的人,或者说,都是不拿话当话的人,现在又来培训说话,便显得有些滑稽。
>> 最后是他奶奶背着他,爬了一百多里山路,到洪洞县一个看跌打损伤的老中医家,花了十五块钱,给他正了骨,打了膏药。正骨很疼。正骨回来,干粮吃完了,他奶背着他沿路到村里讨吃的:
“大哥,看孩子的腿,掰嘴窝头,给孩子吃吧。”
那年他奶奶已经六十二岁。
我身体不好,每年暑假回老家都要输一次营养液,纯白色,浓配药液。每次输两瓶,但由于质地不同于普通药液,中午开始输,到傍晚才能结束。期间奶奶一步不离,一会儿给我擦擦额头的汗,一会儿拉拉我的手。那一阵子她的腿不好,领我上厕所时,我见她她在前面拎着输液瓶,趔趔趄趄,我的心顿时像被揪起来一样疼。
今年暑假,因为工作没有回去,自然也没有输液。总是会不时地头晕,犯恶心。一个医学盲的臆测是或许与营养液没有太大的关系,只是主观地放大了不适,其实内心在执着地喊:
我想爷爷奶奶,想他们那双皱纹老茧遍布的手。
>> 你们在手机里说了多少废话和假话?汉语本来是简洁的,现在人人言不由衷。手机里到底藏了多少不可告人的东西?再这样闹下去,早晚有一天,手机会变成手雷。
>> 还有一次把严守一带到通州画家村,看一口大缸。大缸里是溜边溜沿的“可口可乐”。幕布后突然钻出一对男女,脱得一丝不挂,像鸭子一样扑到大缸里洗澡。别人看得津津有味,严守一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是不明白他们要干什么,二是不明白他们要说什么。也知道他们是在先锋和后现代,但先锋和后现代之下,有话就不能好好说,非得这么较劲和拧巴吗?
>> 直到现在他才明白,世界上的事情,原来都有目的;就是原来没目的,渐渐也会演变出目的
>> “还是农业社会好哇。”
严守一一时没听明白他的意思,问:
“什么?”
费墨摇着头:
“那个时候,一切都靠走路。上京赶考,几年不归,回来你说什么都是成立的。”
又戳桌子上的手机:
“现在……”
严守一:
“现在怎么了?”
费墨哑着嗓子说:
“近,太近,近得人喘不过气来!”
>> 晚霞慢慢收尽,暮色慢慢降下来
>> 城里天黑是从天空往下降,街上慢慢开了灯;老家农村天黑,是从庄稼地里由下往上慢慢涌,像黑色的墨水一样,由下往上,一直对接到天幕上。

书评

Icare on vacation点评《夏有乔木:雅望天堂》

2020-11-19 12:14:56

书评

天空外点评《手机》

2020-11-19 12:1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