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柔徐燃免费阅读 程柔徐燃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人公叫程柔徐燃的小说叫《小公主别怕番茄》,本小说的作者是稚初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九月晴空,蝉鸣啁啾环绕,秦淮十三中开学第一天。第一天,这个词语往往带着点莫名的期许和纪念意义,程莹早上起床煮了两个红鸡蛋说是高二开学第一天讨个吉利。但程柔实在没有胃口,趁着对方饭饱后去院子浇花的间隙,喝了一大杯温水便匆匆出门。…

小公主别怕番茄》 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程柔徐燃的小说叫《小公主别怕番茄》,本小说的作者是稚初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九月晴空,蝉鸣啁啾环绕,秦淮十三中开学第一天。第一天,这个词语往往带着点莫名的期许和纪念意义,程莹早上起床煮了两个红鸡蛋说是高二开学第一天讨个吉利。但程柔实在没有胃口,趁着对方饭饱后去院子浇花的间隙,喝了一大杯温水便匆匆出门。…

《小公主别怕番茄》 第2章 生活比电视剧精彩多了(2) 免费试读

高二(12)班在C栋教学楼三楼和对面B栋教师办公室是连廊,程柔从办公室走过时恰巧看见教师们边整理资料边聊天的场景。

“梁老师,听说沈落在你们班是吧?这孩子理科不错,而且又有领导能力,梁老师这学期可轻松不少啊。”

“十个沈落也顶不住一个徐燃啊……倒是你啊张印,程柔和余一那可都是成绩拔尖的学生,你也能少点压力,少发脾气。”

“我也没总发脾气啊……”

你发的脾气多了去了。

程柔嘀咕一句,张印是她高一第二学期的班主任,人称易燃易炸物品,但他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性格倒是像个小孩子。她顿了顿回想了一遍方才听来的对话,这么说来张印今年带12班?那敢情好,她还挺喜欢张印。

程柔一边暗自琢磨,一边加快速度穿过长廊走去教室。

教室里已经到来不少人,高二分了文理之后,班级里有很多是陌生面孔,程柔背着书包从中间穿过去,找了个习惯的位置坐下。

她前面的桌子上放着一个黑色背包,干瘪瘪的像一只空袋子,程柔瞬间就认出是陈北洺的书包。她顿了顿低头看了眼自己怀里的“千斤重锤”默默无言。

预备铃刚打响,周甜甜才惊慌失措的从教室门跑进来,她把书包甩上课桌,一弯身子直接坐到程柔旁边,急不可耐的冲程柔指了指校服上挂着的校徽。

“我、我……”

程柔摸着她的后背帮她顺气,“你怎么了?”

“我可能要完了!”周甜甜小脸红扑扑的伸出双手握住程柔的手,神色激动,“柔柔宝贝儿!就在这月黑风……呸!晴空万里的开学第一天我的春天荡漾了!”

程柔镇定自若,“你这一年四季哪一天不荡漾。”

“这次不一样!”周甜甜昂首挺胸指了指左胸口的校徽,“这就是证据!我跟你说啊,我刚刚因为没有佩戴校徽被拦在校门外,如果不是他及时出现我差点就进不来了。”

秦淮十三中的第七条校规是:严令禁止学生私带校外人员入校。

所以学校关于进入校园的审查十分严格,不仅要在校门感应器上刷学生证还得佩戴学校独树一帜的校徽,缺少其中一个都要登记班级和姓名,每周次数超过三次,该同学的班级就不能参加本周的红旗评比。

程柔熟知校规也知道把校徽借给别人的严重性,她摸着下巴一脸神秘莫测的看着周甜甜。

周甜甜不为所动:“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种乐于助人的当代好青年!不仅品行优良,而且腿还长,我如果不去认识他一定会抱憾终身!”

程柔笑了笑:“从我高一认识你开始,你每一次见到帅哥都是这么说的。”

“这次是真的!”

“哦,你通常第二句也是这句。”

周甜甜:“……”

程柔继续补刀,“连第三句哑口无言都一模一样。”

周甜甜扶手作揖:“打扰了,我自己走。”

程柔瞬觉笑的两眼弯弯,周甜甜冲她翻了翻白眼,伸手佯装掐住对方脖子,但她还未使力恍然想起什么般眼睛一亮。

“你现在可比高一那会强多了,整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坏蛋……我当时还以为你只顾着学习不喜欢和人交流呢。”

程柔微微一愣,周甜甜却已经松开手,回头整理书包里的东西。12班的窗帘不同于以往教室的绿色布料,它是一整片发光的雪白,灌进风后像一尾白鱼游游荡荡的上下起伏。

程柔回过神时,才自觉盯着看太久,一边从书包里摸出一本《简爱》看着,一边耐心等广播通知他们出去举行开学典礼。

清晨阳光灼人,开学典礼上频频有人小声嘀咕太阳太大,偏偏行政楼周边仅有几棵棕榈树,树干粗肥,叶片大但枝叶稀疏,压根遮不到多少阳光。校长冗长的“三句话”结束之后经不住众人的哀嚎便省略程序,草草散会。

程柔刚坐在凳子上就看见陈北洺施施然从教室门进来,张印依旧戴着他的小黑框眼镜,穿着一件白衬衫,手长腿长的立在讲台上。大概是觉得闷热,眼睛盯着教室门看的同时,右手在忙不迭的解开最上方的两颗纽扣。他看见陈北洺时还小声的惊叹一句,哥两好的撸了一把对方的头顶。陈北洺作势嫌弃的往旁边一闪,在程柔前面的位置坐下。

陈北洺是阳光大男孩,身型修长,特别爱笑,而且似乎人缘也不错,程柔看着周围同学纷纷冲对方招手,不禁把视线转移到周甜甜身上。

周甜甜注意到对方的视线笑道:“陈北洺,音乐生,性格开朗,喜欢运动,家住秦淮七路……”

程柔打断道:“难怪你的小雷达无动于衷,敢情是之前打探过。”

周甜甜警惕的往四周看了一眼,张印正在讲台上孜孜不倦的发言,显然没有往这边看过来,她左手撑着下巴冲程柔动动嘴,“从今天早上开始,其他人已经入不了我眼了。”

不等程柔接话,前方的陈北洺突然抬手举过头顶伸懒腰,背脊不小心撞上程柔的课桌,立在课桌上的水杯左右一晃倒地不起。动静不小,张印的视线往这边扫过来,片刻又继续他的慷慨陈词,程柔淡然的扶起水杯,陈北洺左右手心相贴,立在下颌处回头跟程柔道歉。

“不好意思,我……嗯?好巧啊!你就坐我身后,这下子更方便了。”

程柔低着头把水杯位置转了又转才低声道:“嗯,你好。”

“方便什么!”周甜甜弯下的身子弹簧似得瞬间绷直,视线在他们中间一阵扫射:

“唉唉唉,你们……”

陈北洺被她看的脸热,慌不择言:“方便我照顾她啊!”

“……”

周甜甜眼睛眨了眨一脸受惊:“我的乖乖,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程柔哑然,见陈北洺脸上的热度只升不减,才主动接话把早上的事情说了一遍。

陈北洺连连点头,看了一眼程柔又匆匆转过头。

程柔盯着对方后脑勺上一小撮微微翘起的头发看了半响,突然反应过来。

“甜甜,你说的那个男生叫什么名字?”

周甜甜沉吟片刻,“好像是叫林晏?校门口值班的老师跟他挺熟,叫了好几遍他的名字让他过去登记,但他死命不从,跑到另一边去打电话了。”

林晏……程柔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便不再搭话。

开学第一天,上午没有安排课程,张印把学校发放的宣讲纸上的注意事项讲解了一遍,又让大家做了自我介绍,结束时间刚好压着下课铃响。他伸着脖子张望片刻点了几名高大的男同学去搬新的习题册,再三叮嘱一会要集体大扫除后便大手一挥,下课。

满当当的教室瞬间鸟兽群散,剩余相熟的同学正扎堆在一起聊天,程柔坐在位置上把高二需要学习的每一本课本的扉页都写上自己的名字。环顾一圈,周围中只有一个人与她动作一致。

余一。

程柔之前就知道余一,高一虽然不在同一个班但她时常在光荣榜上看见对方的名字,余一坐在她右上方的位置,中间隔着一排座位,戴着细圆框眼镜,头发修剪的很短,低着头一笔一画的在空白处写名字,整个人都带着一股韧劲。

大概是她盯着看的时间太长,对方突然侧头准确无误的望向她,“有事?”

程柔干巴巴的扯扯嘴角,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从背包里取出一张五元纸币,小心翼翼的避开人群坐到他前桌的位置上。

“那个……”她把褶皱的五块钱摊开推到对方面前,“我想买个消息。”

余一的视线在桌面上顿了顿,松开握紧的签字笔看了对方一眼。

“什么消息?”他的声音很轻,程柔莫名联想到世外高人挥挥拂尘的样子。

程柔之前道听途说知道余一是秦淮十三中的“消息收割机”兼“百度问答”,五块钱能买一个消息,但她从来没实践过,眼下莫名紧张。

程柔搓着手小声询问:“你知道林晏吗?我想知道他的手机号。”

余一这次看她的时间更长了,意味不明的透过镜片盯着她直看,程柔连忙摆手,“不是我,不是我……”

她顿了顿意识到否认的太快,欲盖拟彰的意思就越大。连忙收回手一脸严肃的摇摇头。

余一半点没明白她的良苦用心,顶着一脸“看破不说破”的表情从旁边的草稿本上撕下一个角,动作利索的提笔往上面写了一串数字。

“钱就免了,这个给你。”

他把纸张推到对方面前。

程柔斟酌片刻,“这是不是不太符合江湖道义?”

余一突然笑了一声,左边嘴角被挤出一个酒窝,意味不明:“你的钱我不好收。”

程柔一头雾水,但对方已经低下头继续写名字,她只好起身回座位。

周甜甜知道后,抱着她又亲又啃糊了她满脸口水,直呼:“你可真是我的贴心小花袄!”

原创文章,作者:稚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21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