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一场情深如故小说 江拂晓薄丞渊(短篇)完结阅读

《盼一场情深如故》是一本已经完结的现代言情虐文,故事的主人公是江拂晓(女主角)、薄丞渊(男主角),他们之间的爱恨情仇出自作者“静歌歌”之手,小说原名是《犹如故人归》。本文主要介绍了:江拂晓以为薄丞渊至少是喜欢自己的,不然为什么会选择和自己领证。可后来的婚姻生活,一次次的证明了,她当初的想法究竟有多么天真。薄丞渊娶她不过是为了报复她,为了更好的折磨她,对江拂晓来说,她无论付出多少真心,在薄丞渊那里统统都是不起作用的。(原书的住热贡是杨柳和宋钊)。

盼一场情深如故》精彩选段

刹那间,盛霆琛恍惚:仿佛回到了年少时光,薄丞渊喊他哥们,给他倒酒。

敛去旧念,盛霆琛坐在薄丞渊旁的高脚椅上,把玩着杯里的酒液却不喝,怎么,我们无所不能的薄少,也会借酒浇愁?

薄丞渊仰头灌酒,不予理睬。

盛霆琛压不住怒火,手腕用力,半杯酒泼薄丞渊脸上了。

搁平时,薄丞渊早就揪着盛霆琛大干一场。这次,他仅仅是抹了把脸,继续灌酒。

我怎么想不到,一个江拂晓就能打败你呢?盛霆琛惋惜似的舔了舔杯沿,酒不错。

啪,薄丞渊把酒杯拍在吧台上,鹰隼般的目光锁住盛霆琛。

你什么意思?

敏锐捕捉薄丞渊眼底的慌乱,盛霆琛云淡风轻一笑,江拂晓,字面意思。

享受掌握主权的快感,盛霆琛不疾不徐地说:面对行尸走肉一样的江拂晓,不好过吧?如果你跪下求我,我可以帮你。

盛霆琛观察到薄丞渊额头爆出青筋,胸有成竹地娓娓道来:你恐怕不知道,你把江拂晓关在精神病院时,迟心妍买通了护士,天天给她吃药,差点逼死她。

你在她心里,早就不是丈夫了。是我救了她,她只信我。她现在的困局,也只有我能解开。

怎么解?

薄丞渊的嗓音混了酒意,低沉醇厚。

盛霆琛嗤笑:薄丞渊,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突然凶猛地掐住盛霆琛的脖子,薄丞渊怒道:我不用你教育!说不说!

盛霆琛不躲,就静静凝视他。

脑海浮现江拂晓死寂的脸,他又被无力感深深困住,烦躁地松开盛霆琛。

优雅地扯了扯领带,盛霆琛温吞地说:江拂晓放不下女儿,我恨你,我跟她是同盟。她不能接受江桃是你的亲生女儿,如果你跪下,我可以配合你演场戏,告诉她亲子鉴定我动过手脚,她的女儿和你没有关系。

原创文章,作者:凌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20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