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柔徐燃by稚初 小公主别怕番茄小说阅读

主人公叫程柔徐燃的小说叫做《小公主别怕番茄》,它的作者是稚初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九月晴空,蝉鸣啁啾环绕,秦淮十三中开学第一天。第一天,这个词语往往带着点莫名的期许和纪念意义,程莹早上起床煮了两个红鸡蛋说是高二开学第一天讨个吉利。但程柔实在没有胃口,趁着对方饭饱后去院子浇花的间隙,喝了一大杯温水便匆匆出门。…

程柔知道周甜甜对林晏上心,但没想到周甜甜为了以示诚意,隔天专门亲手制作了一盒饼干送给林晏。按照周甜甜的话来说,交友要趁早,不然就拉倒。程柔看着对方冒光的双眼,一阵语塞,只得捂住心灵之窗安慰自己那是友谊之光。

早晨第二节课间操休息时间是20分钟,广播紧随下课铃响起,周甜甜满心欢喜的把昨天准备的饼干放在体育器材室里,踩着哨声归队。

乌洋洋的人头整齐划一的做第八套广播体操,年级主任拿着小喇叭在队伍末尾专抓浑水摸鱼的学生,张印背手而立笑眯眯的站在12班队伍前面,隔三差五的吆喝:加油,好好干啊各位同志!

程柔也不知道这加的是哪门子油,倒是前方几位女生闻言士气大增,硬生生比划出军体拳的力度。

但嚯嚯五分钟,喘气两小时。

周甜甜心不在焉,动作总是慢半拍跟上,年级主任瞪的像铜铃的眼睛顿时一亮,提着喇叭缓步到周甜甜身边。

“这位同学,你动作不熟练啊,你一会就跟后面几位同学一块留下来让体育老师教教你们啊。”

他语气温柔,慈眉善目,俨然没有方才对待男生时的横眉冷对,但周甜甜半张着嘴,如临雷劈。

她小声求饶:“不是,主任我刚就是走神了!你看我第五节跳跃运动做的可好了!”

周甜甜哼哧哼哧的又蹦又跳,喘着气一脸期待的看向对方。

年级主任表情一滞拍了拍她的肩膀,不忍道:“同学,第五节是体转运动。”

周甜甜刹那面如死灰。

送礼物的重任便落到程柔手上。

程柔不认识林晏,询问旁人又怕遭闲话只得跑回教室拿手机给对方打电话。

她跑回体育器材室窝在窗户的角落,根据余一写给她的纸条上的数字拨通号码。

过了半分钟,等待接通的声音才消失,屏幕上显示出通话计时的00:00。

程柔清了清嗓子,莫名浮现出地下工作者与线人接触时的紧张感。

“喂……喂,你好。”

“……”

对面没有声响,但有风声和隐隐的喘息声。

信号不好?

程柔狐疑的走出器材室提着饼干盒往篮球场靠近。

“你好,听的到吗?我是周甜甜的朋友,我叫程柔。”

“……”

没有反应。

程柔耐心的又重复一遍直接询问对方能不能过来一号球场旁的路灯下面,但对面跟忍者神龟似得憋着不吭声。

她语气往下压了压,带着点不耐烦的小声嘀咕:“不能过来就拉倒呗,还能不能有个准话了……。”

对面停顿了两秒,少年清亮又愉悦的声音缓缓响起。

“怎么了?”

程柔摩挲杂草的脚尖顿时一僵,这声音……她眨了眨眼抬起头,球场上围着不少人而徐燃耳边贴着手机听筒站在最中间的位置望向她。

what?

她垂头盯着手机屏幕一脸白日见鬼的模样。

徐燃抬手把手机抛给同学,撩起校服衣摆抹了把小脸,周遭随即响起一阵惊呼,他充耳不闻直径往程柔身边走。他方才说话的声音不小又站在人群中央,周身众人灼灼的目光瞬间集中在他们身上。

程柔手上捧着一盒饼干,周甜甜少女心泛滥外包装用的还是粉色包装盒,浅蓝色彩带交叉环绕在中间绑成一个蝴蝶结,俏皮甜蜜,误导性十足。周围一阵细细碎碎的交谈,欢呼起哄声像沙丁鱼群汹涌澎湃的把她困顿其中,甚至有同学吹了声口哨,戏谑的高喊一句。

“呦嚯!这是干嘛呢!”

程柔脸上一阵滚烫的火热,一半是羞耻一半是怒火。

徐燃额间满是细汗,发梢潮湿的贴在上面,显然是刚从球场下来。但他一直笑着,眼睛落满细碎的光,看起来倒是没有半点疲倦。

而且……徐燃竟然把头发染黑了?

徐燃拿腕带蹭了蹭鼻尖,在程柔半米地止步,语气轻快:“你找我呀。”

程柔落在盒子上的大拇指用力按了按,直接又生硬:“我找林晏。”

徐燃似乎也不惊讶,支起一根食指敲了敲盒子,“这是什么?”

程柔视若无睹,往他身后张望,徐燃微微侧身挡住她的视线。

“我帮你交给他,林晏不在。”徐燃笑了笑,“不过,我有什么好处?”

程柔转身就走。

徐燃伸手拉住对方的手腕,程柔下意识立马挣脱,她的动作太快带着不易察觉的防备,气氛瞬间一僵,只有不明所以的吃瓜群众在不远处连嚎带吼。

“拉小手了!拉手了!他们拉手了!”

要不是程柔是当事人之一都要以为刚才他们拉的不是手,是八卦群众的灵魂。

徐燃无奈的收回手像是安抚无理取闹的小孩:“行吧,我知道了,我会帮你交给他。”

程柔刚想把盒子递过去,但电光火石间想起什么立马收回手,警惕的看着对方:

“那为什么你能接他电话?”

“电话?什么电话?这是我的号码,接的人当然是我。”徐燃笑着露出上排的小尖牙,一脸温驯无害,“我还以为是你想我了。”

程柔冷嗤一声,“你还真敢想。”

她把饼干盒塞进对方怀里,一言不发的走出球场,周围的呼声顿时犹如浪潮一波又一波像穷追不舍的山洪海啸。

程柔咬着后槽牙觉得脑袋都要气炸了。

“你和徐燃是怎么回事!?”

周甜甜心中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顾不得方才因为练习第八套广播体操而酸软的胳膊,捧着手机一脸兴奋的趴在桌上看程柔。

“怎么他们都说你去球场给对方送礼物了!”

这才多久,消息就跟长翅膀似得漫天飞了,果然吃瓜群众才是最恐怖的宣传武器。

程柔故作镇定的把夹在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的铅笔转了转,视线落在草稿纸的素描画上,“没事,瞎起哄而已。”

周甜甜摸着下巴思索,“我是拜托你送饼干给林晏来着,捆绑炒作对象也不应该是徐燃啊,这届‘网友’的视力不会这么差吧,连人都分不清。”

程柔有气无力的解释道:“号码错了,那是徐燃的手机号,不过他说会帮你把礼物转交给林晏,他……应该不会骗人。”

程柔顿了顿,略一思忖,徐燃说那是他的号码,如果他没说谎的话,那就是余一弄错了?难怪他不收钱,敢情也是不确定?

啧,架势倒是挺足的,笔尖一气呵成的“唰唰”两声跟真的似得,这个大骗子!

周甜甜不甚在意,只记挂着礼物送到林晏手上便好。她转头继续低头刷着手机页面的图片。

“你看什么?”程柔问。

“我昨天听说教学楼五楼有男生偷窥女厕,知情人士怕惹麻烦便把拍到的变态照片放贴吧了,但我这找了一圈都没看到,也不知道那个死变态是谁……”周甜甜手指快速的点了几下突然皱了皱眉,“你俩的事怎么上学校贴吧了?哇,这楼盖的还挺高。”

程柔心里一阵发虚,忙问道:“说什么了?”

“字还挺多,通篇跟小说似得,我挑着给你念几个标题。”

周甜甜清了清嗓子,用广播腔郑重其事道:“学霸与校霸之间的爱恨情仇”

程柔:……

“是难以启齿的蠢蠢欲动,还是欺凌下的逢场作戏”

程柔:打扰了。

“年度狗血剧:青梅竹马终成兄妹”

程柔微微一愣还没顾得上吐槽,周甜甜猛地一甩脖子,意味深长的问她,“你俩是初中同学啊?”

程柔神色一僵,夹在手指之间摇晃的笔倏忽一松滚落在桌面上,周甜甜看看她又看看笔,莫名感觉到一股杀气扑面而来。

程柔重新执起笔垂着小脸看画,“不熟。”

周甜甜见状幸幸收起手机,以为对方在为贴吧的事情烦恼,“他们就爱瞎写,估计是学习闷得慌,你就当菩萨心肠娱乐大众,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程柔冲她笑了笑,周甜甜这才放下心,刚想转头继续看手机突然视线一晃,她伸手指着程柔刚画好的人物素描画。

“这是张印吧?你画画的功力真是越来越长进了,但你怎么不去学美术啊,这可比数学公式化学方程式有趣多了,我就是没什么画画细胞……”

周甜甜念叨起来没完没了,程柔没应答,看着画中张印头顶的三味真火深深叹气。

后来周甜甜果然没再问起这件事,一是怕程柔生气,二是要忙着寻找林晏的微信。

她扑腾着小翅膀穿梭在各大交友圈里,有意无意的打听与林晏相关的信息。程柔有一次去上厕所,亲耳听见她一本正经的跟隔壁班女生胡说八道。

“我妈说我最近防火防车防姓林的男生……特别是两个字!我这琢磨着吧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但我们学校这人海茫茫,我上哪找到人防范啊,我连他叫什么,几年几班我都不知道……”

对方一脸天真的忙道:“那容易,我姐是学生会的秘书长,她那里有全校的通讯录名单,我放学后带你过去找。”

程柔:她就等你这句话呢。

果然周甜甜脸上一喜,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好啊!”

周甜甜最终有没有拿到林晏的微信程柔不知道,但她倒是明显感觉路过12班频频往里看的同学在有意无意的增加。下午她坐在位置上做课后思考题,耳边总隐隐传来淅淅索索的低声议论,声音不大不小,刚刚好够她一字不差的全听进去。

“她就是程柔啊,感觉不太好接触。”

“但是徐燃收了她的礼物,听说他们老早之前就认识了。”

“多早?他们不会是青梅竹马吧?”

“我听说是同父异母的姐弟关系!你再认真看看,他们五官是不是挺像?”

“好像是有一点……”

程柔“唰”的一声站起身,还未有动作窗外的两个女生就抱团吓得往后一退。

程柔走近她们扯了扯嘴角,“你们是徐燃的同学?”

她们互相对视一眼,犹豫的点点头。

程柔压着火气,尽量心平气和道:“我跟徐燃半点关系都没有,麻烦你们跟其他人说一声别往12班凑了,我连徐燃的面都没见过几次,他也没来找过我,都是误会。”

程柔语气平缓,但面无表情时特别能唬人,她们忙不迭点点头,立马遁逃。

随后来“观光”她的吃瓜群众果然少了不少,直到下午放学时教室窗外已然一片风平浪静,程柔哼了声,他们就是缺少程姐姐的毒打。

原创文章,作者:稚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20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