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安初雪(谢洛卿萧离)_临安初雪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

《临安初雪》男女主角是谢洛卿萧离,是小说写手谢洛卿所写。精彩内容:因为父亲上朝去了,哥哥谢欺程又在房中,故而偌大的书房里一个人也无。 谢洛卿在一排排书架中翻着,四书、五经、大离历朝历代的正史、野史,几乎每一本她都看过了。 翻了一阵,她正有些失望之际,却忽然看到书架最高的一层有个黑色的匣子。 因为位置高,颜色又深,先前她倒是从未注意过。 同在翰林院任职,又是她的上上级,于是请假的折子便由他带了去。 习惯了每日天未亮就起床上朝,陡然间闲下来,一瞬间倒有些无所事事了。 她不敢溜出门,因为害怕遇见熟人。 可是待在…

《临安第一场雪》的男女主人公是谢和小李,由小说作家谢创作。精彩内容:因为父亲上朝,哥哥谢在房间里欺成,偌大的书房里没有人。谢翻了翻一排排书架,几乎每一本书都在读,四书五经,大理正史和野史。转了一会儿,她失望了,突然看到最高的架子上有一个黑色的盒子。因为它的位置高,颜色深,她以前从未注意过它。…

免费试读《临安初雪》第七章

由于同在翰林院,又是她的上级,所以请假条被他拿走了。

习惯了每天天不亮就起床打官司,突然就闲了下来,一时间无所事事。

她不敢溜出门,怕碰见熟人。

但是呆在家里真的很无聊。

想来想去,她干脆去了书房。

富歇书房的藏书不是一万,而是八千。

虽然她长大了,但她可能错过了什么。

因为我父亲去了朝廷,我弟弟谢欺程在他的房间里,偌大的书房里没有人。

谢翻了翻一排排书架,几乎每一本书都在读,四书五经,大理正史和野史。

转了一会儿,她失望了,突然看到最高的架子上有一个黑色的盒子。

因为它的位置高,颜色深,她以前从未注意过它。

她搬了一会儿椅子,半个响动后,终于把箱子搬了下来。

令她惊讶的是,盒子的外面非常干净,没有灰尘。它似乎经常被擦拭。

奇怪的是,她走到一边打开书柜,然后拿出里面的书。

“为什么爸爸把它放得这么高?”她暗暗抱怨。

里面有几十本书,从外观上看和平日看的一些野史的书没有什么区别。

她打开一本名为《春梅传》的书,饶有兴趣地读了起来。

这本书是关于一个男管家,春梅小姐,爱上了她自己的仆人,铁柱。前几页还算正常,但当她翻阅它们的时候,谢发现了这本书和她在日常生活中读到的那些文字的不同之处。

看到书上说:

那一天,家里的每个人都出去了,所以春梅派女仆去拿铁柱,因为他错过了。

待铁柱走后,春梅屏退众人,将房门关上。

“敌人,我要以奴隶的身份死去。”春梅抓住铁柱的手臂,向它眨了眨眼睛。

“小荡妇。”铁柱转向春梅,吻着她甜蜜的小嘴。

这时,春梅最好的朋友给了他一个吻。

……

看到这里,谢已经羞得脸红了,并且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不是野史,是情色小说。

整本书不仅充满了春梅和朱铁之间的事情,甚至每隔几页就有彩色图片。

书房里一片寂静,但谢的脸红了,心跳了。

她打开了另一本书。

这本书更不可思议。直接就是情色作品专辑,男女各种姿势互相欣赏。

而且画中的背景不仅仅是闺房,还有书房,花园,草地,甚至水…

看着看着,门外突然响起了蓝欣的敲门声。

“小姐,该吃午饭了。”

“哦,让他们把它带到我的房间。”谢忙道。

当蓝欣离开时,她从怀里掏出一块丝绸手帕,然后包好几本书,把盒子放回原处。

回到清远,谢吃完午饭,对说:“我累了。我想躺一会儿。去外面看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是的,小姐。”

蓝欣命令女仆撤去碗碟和筷子,服侍她漱了口,躺在床上。

当门关上后,谢起身把门锁上,于是他走到枕头边,拿出一叠小册子。

刚开始看了两本书,她有些好奇。

毕竟每次看书或者去看歌剧,总是到了新娘的洞房,就宣布结束了。

还是在婚礼后,她生下了阿林子,高中状元。

但结婚典礼那天发生的事,总有一句话提到。

谢看着,终于慢慢明白过来。

原来男女之间的暧昧是这样的。

她一边看,一边情不自禁地去感受它。

几天匆匆而过。

这些天,谢每天都是在家。早上,她去谢太太的房间问候她,然后和她一起吃早餐。

然后去谢欺程的房间和他说话。

特别是重点关注一些在朝鲜打过交道的同事的情况。虽然这三年来她每天都会告诉哥哥,但看到他离朝鲜的距离已近一天,谢还是有些微微的担忧。

早上,谢欺程休息,谢回自己房间吃午饭。

然后以睡午觉为名,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看小册子。

这几天她把那些东西都翻了一遍,甚至还倒背如流。

在看的过程中,她不仅明白了男女之间是怎么回事,甚至知道了男人之间是如何互相享受的。

看到每一个男性的情欲,谢的眼睛总是看到小李的脸,于是他一下子从情欲中清醒过来。

这一天,她去哥哥房间,看到谢德成起床精神很好。不仅如此,他还拿出一个包裹,和她一起笑着说:“这是我在京请薛博士给你做的新衣服。回去试穿看看喜不喜欢。”

再过两天,就是他上法庭的时候了,这也意味着他心爱的妹妹可以恢复女扮男装了。

他希望她打扮得漂漂亮亮,嫁给这里最好的男人。

谢没想到自己的弟弟会这么小心。他的眼睛突然弯了,他笑得像一弯新月。

“谢谢兄弟,我现在就试试。”

说完,她拿着衣服匆匆赶回清远。

另一方面,谢章在御书房参加议事,正要和众大臣退至府中,却被皇帝叫去。

“谢”

“陛下,”谢张垂下手,“不知您还有什么事?”

谢超做官几十年,是两朝元老。面对他,罗小丽总是极其客气。

他笑着说:“不知道你儿子怎么样了?”

听到圣上询问关于谢欺程的事,谢张心里打了一个突然的惊喜,回答道,“谢谢皇上关心。我儿子已经好了,过几天就要官复原职了。”

“嗯。”萧微微自落,若有所思的眼神。

从中秋节那天开始,已经是第9天了。在过去的九天里,谢的位置每天早上都在空那里。虽然排在最后面,但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起初,他大发雷霆,怀疑是不是因为那天他的话,谢害怕了,故意避开他。

但久而久之,他又开始担心了。

难道,真的是病了?

这几年,我从没见她请过病假。为什么这次这么严重?

想到这里,他真的是失眠了。

好不容易等到今天国家大事不那么忙了,他就迫不及待地向谢张询问情况。

但是,看着谢张表面上的担心,他更担心了。

于是他站起来,淡淡地说:“谢,在这里等一会儿。”

说着,走进了内殿。

半个小时后,当小李再次出来时,他已经换上了一套很不寻常的便服。

“今天,我就和一起去你家看看谢的骗术。”

他说:“李茂全,人在吗?”

“回皇上,杜大人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好,我们走吧。”

直到小李走出来,谢章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在寺庙外,他看了一眼正等在那里的泰医院院长杜若。他心里不禁暗暗叫苦。

很好,为什么皇帝要去他的宫殿?

我能怎么做呢?

看到成二,我在偷懒怎么办?

但是,有杜若跟着,你不能让你的儿子再假扮成你,否则他就能通过把脉看出她是个女人。

想到这里,谢张很担心。

曾想过派人到宫里去通风报信,但又与皇帝和杜若同乘一辆马车,找不到机会。

马车很快就到了富歇,下了车,谢张把手垂在一边,等着小李倒下。

“大人。”门口的仆人见了谢张,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

“嗯。”谢张漫不经心地摆了摆手,疑惑道。

“陛下,”他微笑着说,站在小李坡上面带路,“我带您去前厅等着,然后让我的狗来迎接您。”

“没有,”小摇摇头,笑了笑。“既然他病了,没有理由让他起床。艾青可以直接带路去朝廷欺负程程。不要煽动群众。”

“是的。”闻言,谢只好放弃了当初的想法,忐忑不安地领着他来到兰身边。

几个人一起进了门,还没来得及绕过屏风,谢张就向内喊道:“成儿,你今天好点了吗?皇帝亲自来看你。”

他的声音不大,但足以让里面的人听得清清楚楚。

而此刻,屋内只剩下谢欺诚和薛苏子。

听到外面的动静,谢欺诚面色一变,立即看向。

两个人都惊呆了,没想到皇帝会在这一刻到来。

但是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忙帮谢欺上程,和他们两人都跪了下来。

“我/我见皇上,皇上万岁!”

听到脚步声,两人磕头行礼。

终于见到了失踪几天的人。虽然我只是跪在地上,但这足以让小罗丽兴奋了。

但因为在场的人太多,他也不方便太热情。

于是我走到房间顶端的椅子前坐下,说:“站起来。”

“谢皇上。”

得到他的首肯,便忙扶着谢欺上程。

这不是谢欺程:“这是谁?”

“回禀皇上,这位是薛姑娘,我爱犬的主治大夫。这些天,我的狗病得很重。幸亏薛姑娘医术高超,这才好转。”

“薛?可是薛家,江湖中的名医?”小李问。

“皇上涉猎广泛,薛小姐是薛家这一代的后代。”谢。

“嗯。”

当医生是普通女人看不上的。

于是对一直在一旁等候的说:“杜青,虽然是名医世家的后代,但既然来了,不妨给谢老爷看看。”

“我服从指令。”

原创文章,作者:谢洛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2024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