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天威龙(小说全文阅读)完本结局镇天威龙洪宇柳青萍笔趣阁

《镇天威龙》是十年磨一剑写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洪宇柳青萍,本书中精彩章节片段:刘胜文进来看到洪宇精神奕奕,反观自己,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心里极度不爽,觉得之前对洪宇下手还是太轻了,就应该废了这小子才对。“刘主任,你可要为我做主啊,这家伙不问青红皂白,突然扇了我一耳光,绝对不能轻饶他。”护士长指着洪宇,恶人先告状,一把鼻涕一把泪,好像真的受了很大委屈似的。洪宇呵呵一笑,这女人还真是够无耻的,欺负爷爷的事…

《田真·卫龙》是一部十年磨一剑后写成的小说。这部小说的主角是于虹和刘清平。本书亮点:刘走进来,看见兴高采烈。他反省自己,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他感到非常不快乐。他觉得自己以前对于虹做得太少了,所以他应该抛弃这个男孩。…

免费试读田真·卫龙的第三章

“刘主任,你得替我做主。这家伙一下子扇了我一巴掌,不能轻饶他。”

护士长指着红玉,恶人先告状,一把鼻涕一把泪,好像真的受了委屈。

洪雨哈阿哈一笑,这个女人够无耻的,欺负爷爷一点都不提。

你自己扇她就行了,够轻的。

刘见兴高采烈地走进来,看着自己。他的脸青一块紫一块的,他感到极度的不舒服。他觉得以前对于虹下手太轻了,所以他应该废掉这个男孩。

盛-刘文阴沉着脸瞪向洪雨默,冷声道:

“宏宇,你太大胆了。你对我们医院的医务人员做了什么。证据确凿。你眼里还有国法吗?

对于你这种有暴力倾向的人,我觉得最好还是去派出所,好好惩罚他,这样才不会危害社会。”

“来人啊,逮捕这个家伙。”

刘吩咐身后的几名保安。

他心里已经有了打算。他利用自己的关系,先把动手打人的于虹弄进了看守所,然后花了一些钱让看守所里的亡命之徒废掉了于虹。

很快,几名身强力壮的保安朝着宏宇咄咄逼人的态度走来。

被打的护士长见了,连连冷笑:“洪,敢打我,这就是下场。”

“赢了,误会,误会,小宇开始打人是因为护士长欺负我。你不能把他送到警察局。

如果你有话要说,让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

洪长寿并不知道孙儿和刘之间的矛盾,所以他蹒跚地走向刘寻求帮助。

谁知刘一把推开走过来的洪长寿,怒喝道:

“谁和你是一家人?你最好让开,老东西,不然你会被抓起来一起受责备的。”

自从刘发达了,他就恨上了环卫工人洪长寿,因为他和自己一起爬山,失去了自己的身份。

洪长寿刚才的言论无疑触怒了他的眉毛。

洪长命百岁,一不留神被刘推了一把,身子往后一仰,头朝地。

如果这个掉下来,身体就坏了。如果严重的话,甚至会有生命危险。

好在洪雨默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摔倒的爷爷,扭头看着刘,生气了:

“刘,你这个混蛋。

爷爷对你那么好,就算你不报答他,他甚至推着一个步履蹒跚的老人,猪狗不如。”

当众受辱的刘气急败坏,冲着保安大喊:

“你们几个还在干什么?上去把这家伙控制住,然后塞住他的嘴。”

保安瞬间围了上来,一把抓住洪宇的胳膊。

宏宇此时不知道自己身上的力量从何而来。他双手用力一甩,几个抓住他胳膊的保安全部被甩到地上,嘴里发出“哎哟”的一声。

啊!

病房内外,所有人都傻了眼,但没想到宏宇的力量这么大。

宏宇也被他的爆发力惊呆了。

是修炼武道功法的结果吗?

不过现在他也懒得去探究其中的原因了,抬头看着刘,新仇旧恨都在他的心头涌动,再次爆发。

下一秒,他就冲到纹身的面前,一把抓住刘的脖子,把他推到墙上,吼道:

“刘,给爷爷跪下道歉,不然我今天掐死你。”

刘被呛得呼吸困难,脸色变得苍白。他想挣扎,可是身体轻轻一动,呼吸就更困难了,吓得不敢动。

当他看到宏宇两眼通红,浑身杀气腾腾的时候,真的有可能发疯,把自己掐死。他惊慌失措,连忙求饶:

“小宇…不要这样做…我道歉…道歉还不够吗?”

“那就赶紧跪下。”

洪雨不客气的踢了刘的膝盖一脚。

刘吃痛得停不下来,扑通一声跪下,心中怒火中烧。他暗暗发誓:以后我一定会找机会杀了红玉,不杀了他不罢休。

但此刻被洪玉掐了一把,他只好让步,向洪长寿道歉:“洪叔叔,刚才我错了。对不起……”

洪长寿这时也反应过来,怕事情闹大,打电话报警。他慌忙走过来,拉着宏宇的胳膊,劝阻道:

“小宇,算了。反正我没事。我们回家吧。”

宏宇不想这么轻易放过刘,但他爷爷极力劝阻,他也不想违背爷爷的意愿。

就在他心里纠结的时候,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恶作剧的记忆。

他嘴角一笑,用仅存的一丝真气指向刘肚脐下的“关元穴”。

刘的血瞬间喷了出来,浑身火辣辣的难受,比吃了梅药还要难受一百多倍。

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找个女人发泄邪火。

我一扭头,正好看到不远处的护士长和几个护士。肾上腺素急速飙升,我全身血液沸腾如沸水。

再也控制不住,像头疯牛一样,直接挣扎着推开洪雨的控制,扑向护士长。

他把护士长推倒在地,疯狂地揉捏、撕咬衣服。

被扔下来的护士长连连尖叫,喊着“不要”“救命”。

但旁边的护士和保安都被眼前激情的画面惊呆了,一时间忘了阻止。

宏宇看到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会心地笑了。

让刘忘恩负义,那就是你的下场。

而这个护士长,不把病人当回事,趾高气扬,毫无医德可言。这是你应得的。

于虹刚刚展示了《药皇的记忆》中的“烧术”。如果一个女人被这种技术逮到了,她也没办法,就是母猪会带枪。

而且每三天就会发生一次,最终会消亡。

“小雨,文生怎么了?”洪长寿担心地问。

尽管刘忘恩负义,但洪长寿养育了他十几年,心中始终不安。

“爷爷,我不知道。我们回家吧。”

余并没有关心刘的生死,所以他拉着爷爷走出了医院。

与此同时,保安和护士也反应过来,连忙上前将刘与护士长分开。

……

当我回到家时,爷爷感到非常沮丧,因为宏宇把他今天的所作所为告诉了刘。

爷爷很生气,很伤心,很自责,觉得是自己没有把刘教育好,才造就了他的今天。

宏宇安慰他后,爷爷感觉好了一点。然后向宏宇招手,让他别烦他,早点睡觉。

于虹回到自己的卧室,坐在床上回忆今天的经历。他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这是上帝给自己的一次冒险吗?

他花了很长时间才逐渐平静下来。

既然是自己的机会,就要牢牢把握。

爷爷病重住院,很多亲戚朋友都躲得远远的,怕向他们借钱;加上前女友郭小妹的背叛;刘的忘恩负义让明白了一个道理。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靠谁来保护自己和家人都是没用的。

所以,他必须坚强。

想到这,他立刻运行了记忆中的武功心法。

宏宇知道,这才是自己强大的根本。

再次,清新凉爽的真气来源于腹部,在经络中循环,一部分流向四肢骨骼,使其精神焕发,精力充沛。

不知不觉中,宏宇进入了修行状态。

不知过了多久,屋外突然响起一连串急促而巨大的敲门声,让他惊醒。

“谁敲门了?”

他睁开眼睛,朝客厅门外望去。神识穿透了几层墙壁,发现几个黄头发的混混正在敲门。

“他们是谁?你半夜三更在这里敲门干什么?”

宏宇被弄糊涂了,起身从床上站了起来。

来到门口,正巧碰到爷爷洪长寿从房间里出来。

爷爷显然被这声音吵醒了。

“爷爷,我出去看看。你呆在房间里,不要动。”

于虹害怕这些歹徒会伤害爷爷。把爷爷扶进房间后,转身走出房间走向客厅。

客厅开灯后,宏宇拧开了门把手。

外面,几个歹徒试图进入,一个接一个地手持凶器。

“你是谁?你为什么来我家?”于虹警惕地问道。

“我们是谁?你小子还没资格知道。告诉我,你叫红玉吗?”

带头围着玩的混混问,态度傲慢自大。

于虹点点头,“是我。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有人花钱,想让你有一双手。”

混混带头大笑,从袖口掏出一把匕首,警告道:“我劝你小子老实点,不要乱动,否则剑瞎了眼,伤了性命,你活该。”

洪雨露看上去一怔,有人想废了他的手。这个人是谁?

他还没来得及明白,几个歹徒已经围了过来。

本能地,他一脚踢向最近的歹徒,几乎用尽全力。

砰!

混混被直接踢开,撞在客厅的墙上,最后倒在地上,嘴里喷着血。

这个画面,让匪徒们目瞪口呆。

是不是有点太用力了?

宏宇也愣了一下。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突然,他想起了在医院里自己把几个壮保安扔过去的那一幕,脑子豁然开朗。

我一定是自己修炼了武道功法,修炼真气的人炼肉身,让我的力量变大了。

“妈的,还敢反抗,给我杀了这小子”

这时,领头的混混怒不可遏,用匕首刺向宏宇。

其余的混混也一拥而上。

于虹眼疾手快,一个转身,避开了带头混混的这一刺,然后一拳,轰向了带头混混的卷首。

砰!

歹徒率先向后飞去,牙齿和鼻血全部涌出。

然后宏宇踢了另一个冲过来的混混一脚,把他踢开了。

剩下的两个混混见状,傻了眼,再也不敢上前动手,拔腿就跑。

宏宇走到领头的歹徒面前,一脚踩在他的胸口。领头的匪徒疼得尖叫起来,但嘴里仍然威胁道:

“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敢打我吗?我告诉你,我来自龙爷。如果我冒犯了龙爷,你会死的。”

宏宇不认识什么龙爷。他冷冷地说:“我不管你是龙爷人还是马也人。快告诉我,谁派你来的?

如果我不告诉你,我就不知道你是死是活。”

说话的时候,脚下的力量增加了几分钟。

歹徒很难率先痛并喘息。他见过洪雨牛一样的实力。如果他下台,他的心会被压碎。他以前怎么可能嚣张?他立即坦白道:

“大哥哥,别生气。是刘花钱给你买的一双手。”

“刘?”

于虹眼中闪过一丝狠辣,他猜到是这个混蛋干的。

本来,宏宇觉得把“火烧法”给刘太残忍了。现在看来,他是罪有应得,最好是尽力早日死去,以免人间一场灾难。

原创文章,作者:十年磨一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2024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