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有戾气的一次书评

昨日宝物点评无证之罪:一直觉得紫金陈的小说不应该被定义为推理类,而应该是批判现实主义类的。特别是在《长夜难明》《坏小孩》这两本书中,这种社会批判性尤其突出。我很喜欢这类型的小说,但如果是

一直觉得紫金陈的小说不应该被定义为推理类,而应该是批判现实主义类的。特别是在《长夜难明》《坏小孩》这两本书中,这种社会批判性尤其突出。
我很喜欢这类型的小说,但如果是看鲁迅先生的文章,或者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文章会发现,批判现实主义的文章虽然寓意深长却晦涩难懂,这也是我特别喜欢紫金陈的原因——故事浅显明白但讽刺性很强。
所以当我看这一本书的时候,真相一开始就已经浮出水面了,剩下的篇幅都是警察与嫌疑人之间的博弈。我一直在思考:这本书到底想批判什么呢?到底想要告诉我们什么道理呢?
一直耐着性子读到了最后,发现并没有太大的讽刺意味,也许是我太愚钝没有发现吧。总之这本书给我的惊艳感远远不足之前两本,以至于我在看书的过程中开始“找茬”了:线索推理站不住脚,警察的某些神色动作在某个场景不适宜,人物矛盾不丰满,结局潦草没意义……
关于人物,我特别想展开说说严良。在前两本书中的严良,给我的总体印象就是一个一言不苟、博学多知、感性与理性并存的一位教授。但是在这本书中,严良真的是太双标了!我无法控制我对他的厌烦之感!
严良对正义的双标实在太严重了,开头的时候警方怀疑罪犯是在实施法外制裁。我觉得严良才是那个把自己心中的正义当成正义无视法律规则致力于实施法外制裁的人,而且还双标,自以为自己是在帮助认为是弱者的一方。有的时候其实我是会喜欢法外制裁这一方犯罪分子,因为作者的引导和设定使他们占尽了心理上的优势,要不然就是正邪双方实力相爱相杀,但是严良…我真的…。
警官说到严良为什么会被辞退的时候告诉了我们原因,是因为当时他经手一个案子,丈夫对妻子进行家暴,儿子一气之下杀了父亲,然后母亲主动给儿子顶罪,严良知道是顶罪但依然瞒着警方,不仅如此还帮助母子俩修改证据和笔录,东窗事发严良辞职从此离开刑侦界,当了大学老师。
按理说这样一个人很容易让看书的人支持他,可是后来呢?你说你要退出就退出好了,怀疑自己同僚是罪犯以后又想方设法回来企图把他绳之以法,关键你也没有证据啊,办案靠直觉?可是你不是传说中的逻辑高人么,真没看出逻辑在哪。
刚开始以为就是一个心肠柔软追求人间大爱的人,行吧,小说里总离不开这样的人,然后呢?按照严良的这种价值观,骆闻难道不是弱势么?骆闻的妻子和女儿在八年前失踪,他八年来费尽心力想找到她们的下落想知道她们的消息,他的人生以此来支撑,但按正常途径警方帮不了他,一直没结果,对警方失望后想到了杀人这种方法,这也是走投无路啊,他不可怜吗?(暂时抛开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那为什么严良非要把他交到警察手里面呢?为什么严良前后行为不一样呢?我不知道对严良来说骆闻和前面那对母子有什么区别,难道那对母子会因为犯罪家破人亡,但是骆闻不会?难道是因为那对母子家里穷,但是骆闻有钱?难道是因为骆闻以前说过“任何理由的犯罪都是可耻的”而他现在犯罪了所以他应该被绳之以法?
我觉得公平正义可能有很多种,但是有一条都认可的法律摆在那,大家都遵守同样的标准这是一种公平正义吧,可是却偏偏有的人违背了它还试图不受到制裁,有的人还帮这样的人逃避大家都认可的规则,这才是严重的践踏正义。

书评

董蕊。点评《无证之罪》

2020-11-19 9:34:02

书评

Reneec218点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2020-11-19 9:3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