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小说是很多作家时常会引用到的

酸奶麦麦点评弗兰肯斯坦:这部小说是很多作家时常会引用到的。最近在看张宏杰的《饥饿的盛世》,谈及乾隆在控制他的臣僚时,张表示:官僚原来是辅助皇帝治理国家的功臣,但同时也是政敌。官僚原本是皇帝创造

这部小说是很多作家时常会引用到的。最近在看张宏杰的《饥饿的盛世》,谈及乾隆在控制他的臣僚时,张表示:官僚原来是辅助皇帝治理国家的功臣,但同时也是政敌。官僚原本是皇帝创造的,但一旦官僚形成集团之后,它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往往脱离皇帝之手,就像《弗兰肯斯坦》中,科学家弗兰肯斯坦创造出了一个怪物,却无法控制这个怪物一样。
我找来这本书看了。很神奇,我跟张宏杰的想法不一样。这本小说本身谈的并非控不控制的问题。故事情节很简单,出生在幸福家庭的弗兰肯斯坦,是个有大志的孩子,从小就喜欢自然哲学,向往着改变人类历史。青年求学时期,他献身于自然哲学,并且真的学有所成。在这种对科学的极大热情之下,他创造了要给人造人,给予了他生命。然而,这个东西苏醒之后,弗兰肯斯坦却接受不了人造人的丑陋,恐惧、恶心让他无法接受这个东西,并且远远地逃离了。
但是从人造人的角度来看呢,他在初生的第一眼,就试图向他的缔造者展露微笑——尽管他很丑陋,但他并不知道。但是,他的缔造者却因为他的丑陋而抛弃了他。从此,他流落人间。在流浪期间,聪明的他学会了人类的语言,但他的长相仍然为人类所排斥、驱逐。拥有柔软内心,聪慧异常,体格也强壮异常,却因为得不到合适、真善美的引导,屡屡被不明真相,对奇形怪状感到恐惧的人所伤害,最终走上了一条报复的道路。他杀了无意中教会他历史、语言、地理等知识的一家人,然后杀死了弗兰肯斯坦的弟弟,再接着嫁祸并害死了贾斯汀。
但报复并不会让他高兴,于是他寻找到他的缔造者,要求他的缔造者给予他一点点快乐——为孤独的他,缔造一个同伴,一个伴侣。只要有了这个伴侣,他就会远走异乡,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生活、老死,与人类老死不相往来。弗兰肯斯坦最初答应了,但后来又害怕缔造另一个人造人会引起更大的灾祸。最终,他中断了再制造一个人造人的工作。人造人展开了报复,杀死了弗兰肯斯坦的好友,然后是弗兰肯斯坦的妻子,最后受不了打击的弗兰肯斯坦的父亲也因病而亡。
因为这个怪物,弗兰肯斯坦最终孑然一身,所有亲友都因他的自私、懦弱而死。他燃起了复仇的怒火,想找到这个怪物复仇。最终,他病死了。而在他死后,怪物也因为缔造者之死,让他放弃向人类寻仇,并且失去了生存意义,最终跳上小船,永远远走。
我并不同情弗兰肯斯坦。这些悲剧,其实都是他自己作的。创造物种,这个命题是很沉重的,他轻率地进行了。可是缔造出来之后,他却没能为它负责,怀着偏见,一次次敌视它、鄙弃它,让它遭受了来自人世间的最大伤害。怪物其实等同于一个婴儿,只是这个婴儿十分丑陋,且具有强大的力量。原本它是有机会成长为一个善良、于人类有益的东西的,毕竟它张开眼睛的第一眼,就想着对它的缔造者微笑。它开始是保护了一个孩子,却遭到人们的驱逐、殴打。这个怪物的奇迹生命,是弗兰肯斯坦给予的,这个怪物的恶毒心肠,也是弗兰肯斯坦一手缔造的。
小说的作者玛丽·雪莱,是诗人雪莱的夫人,发表于1818年,距今200年了。如今读来,虽然有一定的不合逻辑之处,但因为毕竟是科幻小说,这种不合理是可以忽略掉的,除此之外,小说读来仍然没有过时感。小说创作之时,19世纪初,西欧的科技蓬勃发展,电流实验已经成功,即将进入一个电气时代。对于踏进这个时代,人类怀着兴奋心情的同时,肯定也会有对未知的忐忑不安,弗兰肯斯坦创造出怪物之后却无法接受它的心情,正正体现了人类的这种不安——人类不知道这些科学技术的进展,究竟带来的是好处,还是噩耗。小说有个副标题——现代的普罗米修斯,暗示弗兰肯斯坦是为了人类而备受折磨的普罗米修斯。但从小说的情节来看,他还真担不上这样一个名头。

书评

看了卷福和米勒的双版本同名戏剧之后决定来补一下原着

2020-11-23 9:17:04

书评

弗兰肯斯坦,用他的智慧和好奇心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2020-11-23 9: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