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中寻找光明的力量

「泉:」点评来自新世界:黑夜中寻找光明的力量距离第一次知道贵志祐介的来自新世界已经过去了3个月了。初次了解这样一个世界观并没有为之太过于震撼,对于书中的设定和故事的发展至高潮都感觉到略显

黑夜中寻找光明的力量
距离第一次知道贵志祐介的来自新世界已经过去了3个月了。初次了解这样一个世界观并没有为之太过于震撼,对于书中的设定和故事的发展至高潮都感觉到略显沉闷。那也可能是草草的浏览动画tv版的原因,决定再次精读小说也是不久前的事。对于一类题材——反乌托邦社会,我一直是钟爱有加:从着名的反乌托邦三部曲到之前大火的日本动画《心理测量者》,“符合逻辑下的真实感”一直是打动我的地方。从文章/动画作品所呈现的世界观中思考当下,也是这样题材的立意的初衷。
《来自新世界》中的女主渡边早季是典型末世情怀题材中具有独立人格的主角,这样的题材作品更多的是受到宗教和西方文化浸染的影响,书中出现了大量佛教中的概念和隐喻,也将人类从无到拥有咒力这样的过程社会化宗教化,也是典型的社会发展模式的走向。但无论如何,反乌托邦题材的作品有着许多同处,作者都细致描写了极权之下的人性的扭曲与压抑,都在暗示,警告人们并对当下迅猛发展的科技担忧,都有着对乌托邦原罪论的深刻反思。《来自新世界》的不同之处在于作者有着“鸡舍狐狸”理论,并且书中的设计——恶鬼、业魔也是围绕着这个理论诞生的。
何者为恶?与他人不共感、无同情心、无同理心、感受不到他人的痛苦。不受伦理的束缚。不受社会的任何约束。甚至有意识地学习躲避追查和法律制裁,狐狸们在鸡舍屠杀的时候,在鸡看来,他们是极大的“恶”,而狐狸们并不知道“恶”的概念。贵志祐介在《黑屋吊影》中金石先生阐述了“鸡舍狐狸”理论:人类社会中对于攻击性反社会人格者(Psychopath)而言,杀死饱受社会规训的普通人就和藏在鸡舍里的狐狸杀死鸡们一样轻而易举。
借此,《来自新世界》极大的激化了“鸡”与“狐狸”二者之间的矛盾,为何社会正常的防御机制无法防范这类特殊个体的威胁?带着这样的思考,恶鬼诞生了,没有基因中理应携带的攻击抑制和愧死结构,整个千年后极力追求安逸和谐,没有攻击和杀戮的社会唯一惧怕的弱点,但往往现实的残酷和玩笑总是在反复捉弄命运,越是这样的压抑和防范,不断的强化社会规则,人们在担惊受怕中度过,潜意识的咒力越是会在不经意间释放,精神状态不稳定的父母培养出来的孩子成为恶鬼的几率也大大增加。
贵志祐介建构好了一个充满绝望的理论闭环:环境越严苛,人性越被压抑成完全服从状态,作为进化结果的无视规则的“恶鬼”就更容易出现。而顷刻便能杀死千万人的咒力存在,则让这个闭环永久处于危险之中无法逃脱。
人类社会的繁荣之花总是在不断由血液浇灌的养分中生长的,茹毛饮血的历史也是在不断书写,周而复始,书中最具有带来光明力量的渡边早季,在富子大人的委托下担任了新一任的委员会的会长,但遗憾的是,在手记的结尾,对待如何面对恶鬼和业魔这样威胁社会生存的问题,也不过是抛出了一个又一个两难全的问题,纵使是知道这样绝对的基因抑制方式过于死板和直截了当,但在面对摇摇欲坠,众人内心脆弱的时段也仍旧沿袭传统,继续培制不净猫。黑格尔的名言纵使是过于讽刺与幽默,但仍旧是难以接受的不争的事实。
** 人类从历史中获得的唯一教训,就是没有从中吸取过任何教训**
在黑夜中寻找光明的力量始终是反乌托邦题材讨论的话题,《来自新世界》对于小说作者给出解决问题的态度,也是消极的。如此,在这样的闭环与泥沼中前进确实是寸步难行。有善便有恶,就像只有身处黑暗,才懂得光明的意义。恶就这样如同原罪,潜伏在水下的漫无边际的潜意识中,随着小町的发展,一同前去。

书评

第一次因为动画来补原作

2020-11-23 9:01:34

书评

看完的第一感觉就是一脸懵逼

2020-11-23 9:0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