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书看完的时候,没有时间写点评

友点评1984:这本书看完的时候,没有时间写点评,现在回过头来好好写一写。首先感慨于作者的预见性,这本书成书于1949,作者能借鉴的历史资料,可能仅仅是苏共时期极权社会的一些资料,当然那时

这本书看完的时候,没有时间写点评,现在回过头来好好写一写。

首先感慨于作者的预见性,这本书成书于1949,作者能借鉴的历史资料,可能仅仅是苏共时期极权社会的一些资料,当然那时苏共的体质仍然没有转变。作者对于极权社会下社会形态的描写,其中一些细节,例如严格的去私有化,例如竖立强大的外部矛盾,以及对一些内心狂热的小人物的描写,包括物质世界的匮乏,都与曾经发生在我国的历史极为相似。所不同的可能就是英国毕竟是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作者笔下也没有大饥荒的出现。

其实客观的来讲,一个尊重人人平等,提倡个人主义,坚决维护个人权力的社会,抵抗外部变化的能力远不如极权社会强。类似的佐证有,从20世纪前中期美国卷入二战开始,在拥有极大武器装备,军事思想优势的情况下,却先后在朝鲜和越南迫于国内的舆论压力政治环境撤军,之所以能跟日本人在太平洋上打的你死我活,归根结底还是罗斯福利用了珍珠港几千冤魂带给国民的仇恨和耻辱。但是极权国家不会这样,哪怕是前路渺茫,只要最高层一声令下,社会的行动力也好组织能力也好,甚至民众内心遵从集体社会的基因都会被唤醒,激情地投入到一系列行动中来。另一个例子是一句话,三体中很着名的一句话,在太空中,极权只需要五分钟。因为在极端严酷的情况下,人们更希望成为一个集体,而不是一个人来面对冰冷的世界。

扯的有点远了。其实从意识形态上来讲,一个纯粹的极权社会,在政治环境上我是能够接受的。但是极权社会的伴随着令我害怕的东西,禁锢人思想的自由,和禁锢人爱的自由,这两条我想我无法接受,我不能想象我不能爱我的家人,也不能想象思想的权力被剥夺是什么样子。所以我绝不想自己的社会变成这样。只有比死亡更可怕的东西才能迫使我接受他们,就像温斯顿经历过的101房间一样。

我的一些想法与其他留学生群体相比较为乐观。近来有一些言论,表明国内的局势逐渐升温,左倾的思想很严重,军事上也是山雨欲来的样子,对外网和各种文学作品,影视作品的管控力度不断加大,极大遏制了文学艺术界百家争鸣的情况。但我对这些事看的不重,我也不相信我们的国家会再发生一次文革,无可否认的是我们的国家在这个时刻希望的是我们思想的高度统一,而在这本书中,统一思想是极权社会思想的最终形态,那就是没有个人思想只有党的思想。当时我不认为当今的某个人或者某个社会团体可以做到这一点,道理很简单,上岸的鱼儿在没有爬远时尚可把他们丢回去,但是当鱼儿长出脚,长出翅膀,那除了杀了他们就没办法全部丢回去了。

我出生在一个红色思想很重的家庭,从小别人看动画片我就看八路军战士和鬼子斗智斗勇。14岁时思想仍然与周围的人脱轨,还会写诗歌颂毛主席(要知道是2010年后了,对于一个初中生这显得有些反常了)。我盲信自己去所坚持的极端的,毫无理论依据的东西一定是真理,是正确的,却从没有读过书或者与外人交流看法。或者父母也不觉得这是很大的问题。事实上也确实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后来上了高中,接触了很大的世界,了解了世界的精彩纷呈,思想也逐渐变得深刻了。后来上了大学,一个历史老师告诉我(我是理工科),要出去看看,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只有见得越多,读了越多的书,才能对这个世界有更深刻,更全面不偏见的认识。

我们的国家很大,事情也很多,问题也很复杂,不是现在的我可以随意揣度的。五千年的历史加上两百年的坎坷,谁也不能确信社会的主流思想是什么,甚至可能根本就没有什么主流的思想。西方的媒体抨击我们的政府极权,美国人这样说,英国人这样说,自由的排华的国家都这样说,好像这样能带给自己自由的心灵一点优越感一样。

我们的国家走出绝对极权的阴影还不到四十年,是的,它的身上,它的眼睛里还残留着极权国家的影子,政府如此,人民也如此。三个月前集体主义思想在面对新冠肺炎时带给我很多感受,从害怕和愤怒到感动和自豪。但时间推移到现在,国内为了维护“胜利果实”而推出的一系列政策,即使连疑似病例都没有仍要搞得人心惶惶,武汉的户口到了现在竟然外出还收到歧视。

我认为问题出在我们的宣传上,极权主义的影子仍然没有完全散去,它让这个国家很多人非黑即白,缺乏独立思考和独立判断的能力,一旦认定一件事就盲信到底,就像曾经的我一样,而不愿意花一点时间睁开眼睛看看,认真感受一下周围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我的周围也有一些这样的人,很多是我的长辈,我不能苛求他们改变自己的思考方式,只能听之任之。另一方面,这种行为的出现,与政府脱不了干系,政府机关在面对到公共危机,或重大的公共事务时,不敢也不想有任何作为,并且极度缺乏行动力。他们更愿意被动地等待上级的命令,而又总是过犹不及地执行它,这种事在今年特殊的环境下,已经发生过几次了。其实各国的政府工作人员都一样,都害怕擅作主张承担责任。那为什么发达国家的政府做出的决策会更有效,付出相对小的牺牲就能遏制住病情的传播呢,没错我说的就是德国了,没有说其他国家的意思hhhhhh。这是因为他们的政策更科学,人民遵守政府制定的社交规则,但他们更理性,不会把新冠病毒看成黑死病来处理,科学使极端的思想没有土壤。虽然德国也曾经有人叫嚣着中国病毒,但那只是极小的一部分,就像国内极力抵制黑人的那群人一样,以偏概全盲目自大是要不得的。

所以,总结一下我想说的,极权社会和科学与理性是对立矛盾的东西。当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学会思想,想要踏出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走出来看一看,当科学的战旗挂满新中国的每一个角落,那时我们就可以对极权做它在书中对科学做的那样,把它摁死在历史的沙土堆中,消灭它hhhhh。

19/06/2020 下午8.30

害喝了大半瓶葡萄酒写的书评,清醒后发现好多错别字,改了改语句也通顺些了。喝了酒果然是,不吐不快啊[瓢虫]

书评

看完如果觉得那个世界很荒谬,不要忘记

2020-11-23 4:45:57

书评

独裁可以体现在政治和金融上

2020-11-23 4:4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