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的吻和泪都重叠,死身上有生

沐朝点评乌鸦:世间的吻和泪都重叠,死身上有生。 爱伦·坡是一个非常事件采集者,或者说苦心营造者,但他当然远不止此。 我所看到的爱伦·坡:讲故事的传统、象征性、童话、诗意(不再怀疑他

世间的吻和泪都重叠,死身上有生。
 
爱伦·坡是一个非常事件采集者,或者说苦心营造者,但他当然远不止此。
 
我所看到的爱伦·坡:讲故事的传统、象征性、童话、诗意(不再怀疑他的诗性了)。也看到深刻与荒诞,他向非常态的人性幽微处探索:在边缘绝境的人;隐于面孔后纠缠着内心之迷狂复杂的人;本能与行为动机可被解释的人;生长在某种建筑或氛围(作为一种底色)、遗传了家族特质的人;机敏、勇敢、美德、罪孽的人。爱伦坡所触及的既杂且深,也许只是在不停地追问,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爱伦·坡提供了一种思维训练,关于印象原子坠落心灵的轨迹回溯。
 
对于已发生的事件,看似毫不相干、相当跳跃的、在脑海中次第闪现的事物之间,存在其内在的逻辑必然性,虽然它们枝蔓芜杂、行踪吊诡。透过常识与反常,大胆设想及推理这种逻辑的可能性,尝试还原我们在一个想法或一个事实上“何以至此”,成为很好的自我审视和观察世界的方式,抑或侦查之需。
 
爱伦·坡从人心和人所存在的环境里,深掘种种不安,融于故事。
 
故事们承担了事件的后果,同时予以警醒,悬崖勒马地制止坏情绪,平复暴虐之必要。 有时悲剧之源仅仅来自极微小偶然的事物、想法或情绪,有时则来自漫长恶习的累积。
 
情绪的人,行为的人,眼睛看向混乱和秩序、色彩和空白、人群和自我、表象和本质的人,眼睛既看到多也看到一的人,眼睛看到一切的人,在生的迥异现状下认识生的迥异、莫测、欢愉,抱有一种在某件事上随时热烈或随时赴死的恳切,抱有不能被解释完全的焦灼感,亦即某种荒谬魔幻的成分,在混为一体的感官中,识辨不断变化的真实。
 
窘境、困境、绝境,像任何一种向深的渐变色,人走在事件人情的深浅里,有时回转有时直行,有时陷落有时决然,最终获得一种行为后的时间(因其自身的不适感或受威胁甚或生命之虞而求变的行为,因其面对酷烈之环境犹有挣扎的行为),这种时间,造就了一个人。
 
多少秘辛和奇观随着一些人的逝去而被永远埋葬了,后人也许只能通过吉光片羽和想象来还原一些情景,可那些东西到底意味着什么?
 
至于真正在自然之伟力或人为之恶意所带来的灾难下,有多少存活的胜算,又有多少办法、智能,就是复杂而偶然的事了。想到李欣频书中教人自救之法,莞尔又觉必要,世界之广大,总有无知丧命的例子。
 
你和全部的你在一起,他们在幽微处作用,但“永不复焉”。
 
爱伦·坡执着于观察和分析的乐趣,而那些来处和去向,存在的和失踪的,循环往复和终于崩坏的,都在终章乌鸦篇中得到了一种启示——“永不复焉”。
 
最美的景色常常也趋近忧患和消亡,在真正的现实里,缺少观察,缺少细致入微的观察,很多事物我们都放它飘忽过去了,而其实里面含有更多的信息和可能性,就像历史在每个人身上,宇宙也在每个人身上,一片叶中有整个夏天,它沐光携风,带着时间的踪迹。
 
时间之箭有残酷美感,过去手握真理,提醒我们不要过悔恨的生活。而“坚信必将到来的改变”,是在这个破碎时代无可辩驳的救赎。
 
这本书是短篇小说集,爱伦·坡笔力惊人,极富洞察力,细节和氛围描写很出彩。

书评

太气愤,高老头的两个女儿

2020-11-23 3:29:05

书评

风吹古木晴天雨,月照平沙夏夜霜……

2020-11-23 3:3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