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红,青紫

判不宜春点评克林索尔的最后夏天:玫瑰红,青紫,墨绿,柠檬黄随意泼洒在画纸上,晕染成一整个夏天。拜访过山野农夫,宴饮过高士鸿儒,白日放歌,夜晚纵酒,醉倒的时候索性庄生一梦,化作长安城里最潇洒的谪仙,斗酒诗百篇,无所谓

玫瑰红,青紫,墨绿,柠檬黄随意泼洒在画纸上,晕染成一整个夏天。拜访过山野农夫,宴饮过高士鸿儒,白日放歌,夜晚纵酒,醉倒的时候索性庄生一梦,化作长安城里最潇洒的谪仙,斗酒诗百篇,无所谓谁是杜甫,只要我是李白,万物都可以称为杜甫。或是一夜飞度白玉京的十二楼五城,探访星宿之神的居所,妄图从日月轮转中窥伺到命运飘忽的行踪。
生命的暗潮去了又返,被大炮炸毁的时间与死亡还未复活,星星相继沉没在我们的眼睛里。
而他绘出一纸清亮,以其自身为镜,反射出爱与光明。
“自此,我有时就只是镜子
像月亮倒影在莱茵河中那般
任星星、神明与天使倒影其中
持续数小时。”
就这样,林间的孔雀,馨香的琥珀光,缠绕的紫藤,摩挲着枝叶的雪松,潮湿的月光被他照映,同时借他的笔吻过世人。

书评

乔治爱略特无疑是天生的作家,才气惊人

2020-11-23 2:31:12

书评

本书评转自网络,但和我看完后感想一致

2020-11-23 2:3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