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史诗《日瓦戈医生》,Русская

努力努力再努力点评日瓦戈医生:抒情史诗《日瓦戈医生》Русская,совесть,俄罗斯的良心Болис,Пастернак长篇小说《日瓦戈医生》几乎是20世纪俄国文学中最神秘莫解的作品。它

抒情史诗《日瓦戈医生》
Русская совесть 俄罗斯的良心
Болис Пастернак
长篇小说《日瓦戈医生》几乎是20世纪俄国文学中最神秘莫解的作品。它的神秘之处首先在于,19世纪至20世纪中用来分析传统长篇小说的那套做法,不能适用于它的身上。如果以这些标准来衡量它,那么马上会发现是通常所称的“作者的随心所欲”。比如情节的发展会显得牵强和拖沓:主人公似乎偶然相遇,都赶在作者需要的时候;事态的发展也对作者有利,传统的长篇小说中,作者仿佛不能主宰主人公的行为,一切全出于内在的必然性,但这里事件发展却像是按照作者本人的意愿;还有许多的巧合等等。但问题是对帕斯捷尔纳克的小说,不能用已有的教条和模式来衡量。
相同点只有一处:个人的命运是用来说明某种规律性,但对这些规律本身的理解已完全不同于过去。过去人首先被看做是社会的现象,他应通过自己的命运展示社会历史规律不可抗拒的作用。从这个角度来讲,尤里·瓦戈,以及小说中任何人物的命运,都不向我们展示任何规律。恰恰相反,倒是肯定了个人的、个性的因素优胜于普遍的、对共有的,公认的因素。小说不是讲人,作为历史事件自觉或不自觉的参加者,在历史事件的影响下,怎样形成了的自己的生活:而是讲述个人在历史中的命运。
在随笔《人是什么》中,帕斯捷尔纳克把自己对历史的理解作了具体说明:“但生存,在我看来,是历史的生存,人不是某一地点的住户。年代、世纪——这才是他的居住地点,他的国家、他的空间。他是时间的居民。”
换句话说,人发生了什么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发生的事情中选择什么样的位置。
人生活在历史中,也正因此小说中赋予历史以独立的存在,历史具有了创造的性质,或者像作者指出的那样:“小说是一种尝试,要把事件、事实、发生的一切的整个过程表现为运动着的整体,表现为发展的、飞逝的,徐徐驰过的灵感,仿佛现实本身便有着自由和选择,自己在创作自己….”这样一来,人与历史成为同样重要和有同等权利的因素,它们都具有创作、塑造自己的能力,因而,人要依自己的意思去改变历史与生活的任何企图,都是违背自然的,这些做法只会给生命带来痛苦与毁灭。但与此同时,历史又以种种形象进入小说之中,这些形象决定了人民文化中这或那一历史现象的象征性含义。
因此可以说“人与历史”成了这部小说的主题,只不过作者对人的历史存在本身有着自己的理解。他在作品中发挥了自己的历史哲学,通过主人公的舅舅韦杰尼亚平的嘴说了出来。据帕斯捷尔纳克自己说,小说中韦杰尼亚平代表的哲学流派,在20世纪初的俄罗斯并不存在,作者只是把自己的想法加到他身上。这一点也使《日瓦戈医生》与《战争与和平》有了共同之处。
总的来说,俄罗斯文学的特点以各种方式广泛地反映在这部小说中。例如,若仔细观察一下,主人公的戏剧性分裂,他同时爱着两个女人,能使我们想起另一部着名长篇的主人公命运。还有,主人公生命之火的逐渐熄灭,以及他和一个普通女人的家庭生活,也在我们记忆中唤起另一部着名小说的主人公形象。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在这部小说中取自俄国文学的隐蔽的典故(Интертекст)可以说是数不胜数,同时可以在小说艺术组织的各个层面上发现它们。帕斯捷尔纳克借助长篇小说,创造出了俄罗斯文化的综合形象,这个文化经历了种种考验,但没有被摧毁,也就是说文化是不朽的,因而也便是生命本身的存在形式。自然界在小说中也是同样永在不死的,在它的背景上实现着个人的生活,也实现着重大的历史事件。

书评

读完此书内心生出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原以为心境已得到很大提升

2020-11-23 1:40:36

书评

太好看了叭,第一次看大仲马的小说

2020-11-23 1: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