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书,是把你已经知道的东西告诉你的书

困困的困宝点评一九八四:关于极权统治“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原来二加二不仅仅可以等于四,也可以等于三,同等于五一样容易,原来极权统治之下的社会,摧残一个人的肉体与精神,使

关于极权统治
“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原来二加二不仅仅可以等于四,也可以等于三,同等于五一样容易,原来极权统治之下的社会,摧残一个人的肉体与精神,使其意志土崩瓦解是这般容易的一件事,真的是除了脑壳中的几个立方厘米以外,没有东西是属于你自己的。
关于历史的真相
第一次读乔治奥威尔的书,也是第一次对反乌托邦的小说有了初步的了解,这本书展示了一个极度扭曲的极权主义乌托邦,它是一个时代的缩影,是社会赤裸裸的写照,也是自由即奴役的政治底色。生活在这个语言和符号加密的世界中,本以为历史是一面镜子,可以知兴替,可以明得失,却没想到历史其实是胜利者的特权,它是黑板上的记号,是随时可以擦去,也随时可以填补,更为可怕的是当真相被涂改后,都找不到证据去证明这是篡改的行为,就好像书中描述一根骨头的化石一样,突然在不该出现的断层中出现了,推翻了地质学的某一理论。如果有办法公布于世,让大家都知道它的意义,这是可以使党化为齑粉的。
关于温斯顿
栗树咖啡馆里阒无一人,一道阳光从窗口斜照进来,照在积了灰尘的桌面上显得有些发黄,报纸、棋盘、不断斟满的杜松子酒让温斯顿想起裘莉亚。也是在同样的寂寞午后,当自己和裘莉亚挤在秘密阁楼上彼此贴着彼此,而阳光正好泻进来照在裘莉亚的光滑的皮肤上,这给了他一种强烈的、睡意蒙眬的、自信的感觉,让他也幻想过有朝一日能够见证裘莉亚足足有一米宽的屁股。那是一个女人最美的地方,那是一起孕育生命的地方,那也是缝缝补补,擦地板、烧饭,这样打扫缝补,先是为子女,后是为孙儿,没完没了,持续不断,整整干了三十年到最后还能够嘴里哼着“他们说时间能治愈一切创伤,他们说你总能把它忘得精光,但是这些年来的笑容和泪痕,却仍使我心痛像刀割一样”不知疲倦的歌声。多多少少,我相信温斯顿是爱裘莉亚,只不过再爱都无法跨越“老大哥”的“爱”。如记忆里的声音那般反复的唱到“在遮荫的栗树下;我出卖了你,你出卖了我……即便热泪盈眶,一饮而尽杜松子酒,也唤不醒复活的灵魂。毕竟有些事情,你自己的行为,是无法挽回的。你的心胸里有什么东西已经给掐死了,烧死了,腐蚀掉了。
想起书中说过也是我很喜欢的一段话“始即是终,终寓于始,是对每个人来说,天空都是一样的天空,不论是欧亚国,还是东亚国,还是在这里,天空下面的人基本上也是一样的人——全世界到处都是一样,几亿,几十亿的人,都不知彼此的存在,被仇恨和谎言的高墙隔开,但几乎是完全一样的人——这些人从来不知道怎样思想,但是他们的心里,肚子里,肌肉里却积累着有朝一日会推翻整个世界的力量“,而全部的历史都像一张不断刮干净重写的羊皮纸,等着统治者按自己的意志书重新书写,毕竟在我们这一辈子里,不可能发生什么看得见的变化。我们是死者。我们的唯一真正的生命在于将来。我们将是作为一抔黄土,几根枯骨参加将来的生活,历史的潮流里已没有我们的踪影。

书评

乞利马扎罗19世纪末还在肯尼亚版图内

2020-11-23 0:55:02

书评

先说想法,不喜欢

2020-11-23 0:5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