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代的苔丝,Ⅰ

东七点评苔丝:哈代的苔丝ⅠAngel初遇Tess,Durbeyfield一见钟情当即在手捧鲜花的女孩中择了个舞伴悻悻然离去幽怨的遗恨美好在青春The,village,of,Marlott,Blakemore伦敦郊外的乡村

哈代的苔丝

Angel初遇Tess Durbeyfield
一见钟情
当即在手捧鲜花的女孩中择了个舞伴
悻悻然离去
幽怨的遗恨美好在青春
The village of Marlott,Blakemore
伦敦郊外的乡村舞会后
回家——惆怅——妈妈为孩子们浆洗衣裳
急行的邮车撞死运蜂箱的马
Tess 处女时代已过

失贞之后
漫漫夜路
无惧魔鬼的追逐
悲哀是对命运无声的控诉
献祭是牺牲兼罪恶
“In love with her own ruin”
她还是她
又早已不是她了

天使Angel叛逆
敏锐漫散而孤独
季节喜怒 不同脾气的风 天空瞻前顾后
每个人都按自己的个别道路一步步归于尘土
上帝顽劣
让灵魂不沾衣角
奶牛的美名
Dumpling, Fancy, Lofty, Mist, Old Pretty, Young Pretty, Tidy, and Loud

初见喜欢的人
鹿鹿乱撞张皇失措
典型的五月黄昏
啊,她怕
苹果花在落,一切又那么纯贞
就连树木都长了一双探索的眼睛
健美的爱情尝使人自惭形秽

半明半暗的晨曦里
紫罗兰色或玫瑰色的黎明
夏雾弥漫,草场成了白色的海洋
Angel Clare率步进入潮湿的空气
有一种与世隔绝的雰围
旷野里Tess与之同行,阒无人迹
曚眬 缥缈 空灵,仿佛在人间逃逸
天色大亮,姑娘一如往常,鸟儿徐徐入阳光

“There’s a time for everything,
A time to embrace, and a time to refrain from embracing”
偶然的优势不够公正
穷乡僻壤中心怀倜傥的青年人
没有互托希望的彼此倒十分坦诚
他不爱,我要回家了
那一场爱情的动乱
匆匆了结
像一个诗意滑落的喷嚏
兵败溃散

哈代也徒劳
像罗曼罗兰一样分析过抽屉
有所克制,不够自然,使Tess 的命运偶尔闲置
而非悬置
信条卡住生活的脖子
眼镜有夹鼻,单片,带腿之风气
Angel善念而多思
朴素的生活
崇高的理想
我们终将被审视
那是上帝凛然的姿态,而非顽皮
确凿需要’exclaim against their own succession ‘
耶稣因误解上帝而进天堂
世人不惑则入地狱
哈代曾在边缘处游弋

婚姻像一场犯罪
预谋爱意,毒杀自己
命运的轮盘开启
失去的童贞,再失一次
精神上的处女膜破损至此
一间屋子已容不下两个被命运嘲弄的人
根植于心灵深处的逻辑的金属矿脉使热情卷刃
“如果他的兽性更多一点,
说不定他的人品反倒会更好一些”
哈代只此一言便足够玩味了
Angel患了梦游症
以床单作尸衣将他的妻抱入河流深处
第二天他们便要分离

在漫长的一生中总有一刻恍如隔世
“All is vanity”
哈代放大了土地产生的罪恶
苔丝已是冷若冰霜的农妇
撅起嘴,对着风雪送去了一个深情的吻
女性的怯懦战胜了勇气
轻掀面纱,“没关系,没有关系的”
魔鬼的温柔最动人
站在她面前的就是当初诱奸了她的人
哈代与列夫托尔斯泰也许无意对立
却在赎罪上很是煞有介事
一八九九年《复活》首版
1891年《Tess of the D’Urbervilles》全文面世
天堂没有这回巧合事
人类整体的命运不过是这孤独星体上一个小小的起伏
世界又何必再苛刻下去

天使在异国老去
Tess 和魔鬼住在一起
一桩情杀案悄无声息
哈代让结局完美
上帝打了个盹
人间万古如斯
他们手挽着手
一起与众神游戏
无数伟大的死,总是为生而恂道的
那时的英国,仍是十九世纪

书评

当霸道总裁阿历克垂涎农家女苔丝的美貌时,这美貌便是过错

2020-11-22 23:50:52

书评

看过《老人与海》和《永别了,武器》

2020-11-22 23:5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