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吉尼亚•伍尔夫以其在剑桥大学的演讲为基础写就此书

代音点评一间只属于自己的房间:弗吉尼亚•伍尔夫以其在剑桥大学的演讲为基础写就此书,一边读书一边想着她不可思议的命运多舛的人生经历,作为一位二十世纪初伟大的女作家,她能够从自己和人类历史洪流中无数妇

弗吉尼亚•伍尔夫以其在剑桥大学的演讲为基础写就此书,一边读书一边想着她不可思议的命运多舛的人生经历,作为一位二十世纪初伟大的女作家,她能够从自己和人类历史洪流中无数妇女的痛彻心扉的精神和肉体的不幸经历中抽离出来,坚强勇敢地面对强大的男权社会奋起反抗和为女性代言,这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她写道“几百年来,女性一直被当作一面神奇的魔镜,只要照一照,就能成倍放大男性的力量。如果没有这股力量,地球恐怕仍是一片沼泽和丛林,人类不会经历战争的荣耀,而是会继续在羊骨残片上画鹿,用打火石交换羊皮或者其他风格淳朴的简单衣物。超人和命运的主宰将不会出现,帝王也不曾取得和失去他们的王冠。不管这面魔镜在文明社会有什么用途,它都是一切暴力和英雄行为的重要道具。因此,拿破仑和墨索里尼要强调女性的劣等,如果女性不劣等,他们就无法膨胀。这就部分解释了男性为什么如此需要女性。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男性一旦受女性批评,就会如此焦躁;如果女性对男性说,这本书不好、那幅画无力或其他类似的话,难免会激起他们巨大的痛苦或愤怒,而如果男性对女性提出同样的批评,结果则远远不会这么严重。因为女性一开始说真话,男性在镜中的形象就会萎缩,他的内心就会动摇。”她为女性争取地位和自由空间振臂高呼,“女性在心智方面的自由还比不上雅典奴隶的儿子。因此,女性诗人的希望渺茫。这就是我为什么如此强调金钱和自己房间的原因。但是,多亏了过去那些默默无闻的女性(我希望自己可以更了解她们)的努力,多亏了那两场战争(虽然这么说有些奇怪),克里米亚战争让弗洛伦斯·南丁格尔走出了自家的客厅,以及六十多年后,欧洲战争让世界的大门终于向一般女性敞开,种种弊端终于走上了开始改善的道路。”她呼吁女性同胞“攥紧你手中的火炬,首先照亮自己的灵魂,发现其中的深刻与肤浅、虚荣与慷慨,认清自己的意义,无论你美或平凡。”她的思想虽然深邃有力,但绝不顺从悲观,“我相信,等我们再活上一个世纪——我说的是人类的共同生活、真实的生活,而不是我们每个人的小小人生——等我们有了一年五百英镑和自己的房间;等我们养成了自由的习惯,勇于写下自己心中所想;等我们稍微逃离公用的起居室,学会通过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不是人与现实的关系看人;等我们学会从事物本身看天、看树、看一切;等我们越过弥尔顿的亡灵,再也没有人能遮挡我们的视线;等我们面对现实,因为这就是现实,我们没有臂膀可以依靠,只能自己前进,我们的关系不仅仅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而是人和真实世界的关系,等到那时机会就来了,莎士比亚死去的诗人妹妹就会唤醒她沉睡的躯壳。她会像他哥哥那样,从默默无闻的先驱者的生命中汲取力量,然后重生。如果她没有做好准备,我们没有付出努力,她重生后没法以写诗为生,我们就不能指望她会复活,因为这是不可能的。我坚信,只要我们努力,她就会到来,因此,无论多么贫困和默默无闻,我们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今天很多国家的女性,在财务和思想上都可以实现与男性同等的自由,这对于上个世纪以及以前的女性而言是根本无力无奢无暇去企及的,对比往昔,如果不能照亮自己的灵魂,无论是在哪一方面还没有实现“自由”,是不是该考虑一下你有没有攥紧手中的火炬呢?踏着那么多先人的足迹,珍惜她们所不能拥有的,为五百英镑和自己的房间,再努力一些吧!更好地享受生命的“自由”和欢愉吧!

书评

阅读《爱情笔记》作者,[英]阿兰·德波顿

2020-11-22 22:57:48

书评

微信读书的第109本,因为懒得动脑写书评

2020-11-22 23: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