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奥地利,死于巴西的茨威格

且行且珍惜点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生于奥地利,死于巴西的茨威格,一生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心灵受到巨大伤害,对人类感到绝望,“我的精神故乡欧罗巴已自我毁灭……”,1942年与妻子一起服用镇定剂结束了自己61年多情而

生于奥地利,死于巴西的茨威格,一生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心灵受到巨大伤害,对人类感到绝望,“我的精神故乡欧罗巴已自我毁灭……”,1942年与妻子一起服用镇定剂结束了自己61年多情而多难的一生。
两次世界大战的经历,让他深切感触到人类的苦难和社会道德的沦丧,因此他的一些作品中充满了对人性的反思,对社会的批判。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说的是一个女人爱一个男人爱了十八年,为他生了孩子,而这个男人却对这个女人一无所知,这是一种不对等的感情,这样的故事读来除了让人觉得凄美清苦之外,只觉得这个女人太傻太天真太不值得了。
我相信,哪怕自己死了,你呼唤我时,我依旧能从躺尸床上站起来,跟着你走。

相对《夜色朦胧》的少年的感情,爱和被爱,尽管有点阴差阳错,也各自有了自己的生活,但那份青春年少时饱满又失落的情感经历,却丰盈了今后的人生。
过了一些年,他已经远离了少年时代。玛尔格特和伊丽莎白也都相继出嫁。那些最初的经历始终盘旋在他的脑海中,久久不能离去。但是,他却不想再见到她们。往事的回忆强烈地震撼着他的心,以至于他感到以后的生活和那段时间的经历相比,简直就是一片虚无的梦幻。在以后的生活中,爱情和其他的女人都无法成为他生命的主题。因为那种爱人和为人所爱的经历已经充分地展现在他的身上。它们结合得如此完美,而且早早地落入他的手中,因而他没有什么动力再另寻新欢了。只不过那个时候,他还是个少年,并不敢直截了当地去接受而已。在以后的日子里,他遍访各国,到处游山玩水,成了一个举止文明、高雅宁静的英国绅士。在许多人眼中,这样的英国绅士是没有一点感情的。因为他们看起来总是不苟言笑,他们的眼光很少驻足在女人的身上。可是,谁又能想到,他们的内心深处一直埋藏着心爱女人的美丽肖像。他们的目光一直注视着这些肖像,从来没有转移过。他们的整个血液已经与它们相互交织在一起。他们沸腾的血液在肖像周围炽热燃烧,就像圣母玛利亚神像旁边的长明灯一样。
茨威格一个伟大的作家,描写女人情感的高手,想了解女人情感的多样性,可以多读一些茨威格的小说。

书评

我检讨,这两天状态确实糟糕

2020-11-22 20:51:19

书评

守望爱情

2020-11-22 20:5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