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继续朝着原状恢复,时间快捷

God,Bless,Jora点评日光流年:“一切继续朝着原状恢复。时间快捷,一如魔术师手中抽进抽出的一条红绫缎。大树变成了小树,老年成了中年,中年成了小伙,连壮牛成为牛犊后都又缩回进了老母牛的子宫。亡灵从坟墓中

“一切继续朝着原状恢复。时间快捷,一如魔术师手中抽进抽出的一条红绫缎。大树变成了小树,老年成了中年,中年成了小伙,连壮牛成为牛犊后都又缩回进了老母牛的子宫。亡灵从坟墓中活了回来,下葬时用坏的镐头和锄又回到铁匠铺里被烧红后敲敲打打。锨把锄把全倒回到树枝又生了新芽,连人们穿破的衣裳都又成了新织的布匹,或者棉花和种子。”
从“嘭的一声,司马蓝要死了”开头,到“司马蓝就在如茶水般的子宫里,银针落地样微脆微亮地笑了笑,然后便把头脸挤送到了这个世界上”结尾,本书以倒叙的方式,写了司马蓝的一生,以及他一生所见证的村民们与命运的抗争、对生的追求。
故事发生在大山深处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村落,该村的人都姓司马、杜、蓝,因此得名的三姓村。三姓村的所有人都会得一种无药可救的“喉症”,从而都活不过四十岁。书中的4代村长为了长寿,分别带村民们做过不同的尝试。
第一代村长杜桑大力鼓舞生育,认为只有生的人数多于死的人数,三姓村才能长久。第二代村长司马笑笑,因听说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常吃油菜,于是便带领全村人把所有庄稼都种成油菜,认为这样就可以像那位老人一样长寿了。第三代村长蓝百岁,把所有田土翻到地下几尺,他以为换了土种出的粮食便能有所不同,便能让人长寿。第四代村长司马蓝,因为多年前看到喝了灵隐渠水的镇上人都活到了七老八十,所以开启从灵隐渠远程引水的大工程。
又是去教火院卖给烧伤病人卖腿上的人皮,又是让村里的女人(寡妇为主)去出卖身体,村民们用各种惨绝人寰的自我牺牲凑钱来支持这些浩大的工程,但无一例外,几十年、几代人的不同尝试都失败了。
司马笑笑要求全村人庄稼都种成油菜,蝗灾来的时候保油菜弃玉米,结果很多人家在灾荒中饿死,为了让更多人活下去,让父母狠心主动牺牲有些许残疾的孩子,把极度缺乏的粮食留给健康人。蓝百岁以为给田地换了土就会让村人活过四十,结局却是翻出来的深层土毫无肥力,庄稼歉收,又饿死了好些人。司马蓝费尽全村人心血引灵隐渠水历时十多年,终于引到村里来的时候,却发现灵隐渠水早已被上流严重污染,又脏又臭,完全不能喝。
各位村长们,就因为道听途说个别长寿者能长寿的必要不充分条件,便在没有任何合理规划下,一股脑让全村人盲干。阅读过程中,不止一次为村长们(司马蓝为主)的愚昧且霸道而生气。但读着读着,又觉得他们也是可怜人,愚昧但也有英雄的一面。
全书最喜欢人物是蓝四十,她是司马蓝未娶的白月光,也是司马蓝为了能活命而被求去卖身挣钱之人。主角司马蓝生命中的每个阶段,都有她,她总是那么善良、那么隐忍且愿意自我牺牲。她是整个故事里生长在肮脏泥泞里的一朵莲花,是降落人世的菩萨。
其实我觉得啊,四十岁是短,但是他们一辈又一辈人为了能活五十、六十、七十而劳民伤财的瞎折腾,把本来有的四十年生命也浪费了,只为未来而活,近四十年确定有的生命,没有享受过一刻。
全书实在太惨了,好几度读不下去,比余华的《活着》还要惨好多倍。但不得不说,真本书写得真的太好了。

书评

一本充满了和谐之美的书

2020-11-22 19:29:08

书评

给这本书打四星吧,减掉的一星因为电影完全看不下去

2020-11-22 19:3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