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不一直握着钱,手就不会变粗

S点评斜屋犯罪:只要不一直握着钱,手就不会变粗。利用建筑物达到犯罪的目的,在早年的推理小说中不是没有。但是《斜屋犯罪》却实实在在将建筑推理的地位拔高为一种创作方式,使得后来无数小说

只要不一直握着钱,手就不会变粗。
利用建筑物达到犯罪的目的,在早年的推理小说中不是没有。但是《斜屋犯罪》却实实在在将建筑推理的地位拔高为一种创作方式,使得后来无数小说家从中获得灵感开始了另一种推理小说的时代。
《斜屋犯罪》满足了我心中“建筑推理”该有的样子,作案手法实实在在应用到了建筑物的特殊性。密室不在只是犯罪现场,建筑本身也参与到了整个事件中。对比已经看过的绫辻行人的“馆系列”作品,基本属于即使离开了那些馆,作案手法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老师不愧是老师。
接下来是剧透部分。
房子取名为“斜屋·流冰馆”。看完书后发现原来从名字开始就把作案的手法剧透了,就看你能不能想到。
因为建筑的特殊性,岛田用了大量的篇幅将斜屋的户型细节交代清楚,空间想象能力不好的人一定会觉得很搞脑子。我也花费了很大的精力对照开篇的户型图,弄清了每个人所住的房间和房间的格局。这部作品如果没有将户型贯穿脑海,决计无法将犯案手法理解透彻。我记住了户型图,却依然没有在阅读过程中发现房间之间隐含的逻辑。
上田做为第一个领盒饭的人,在警察分析时发现所有人都没有杀人动机。这让我想到了东野圭吾的《放学后》中给出的可能,上田只是用来掩人耳目扰乱视线的。不过倘若懂旗语和日语,可能凶手在上田尸体被发现时便会被猜出来了。疑惑之处,上田既然有体力用手脚摆成旗语的姿势,为什么不直接写凶手的名字呢?
第二个领盒饭的菊冈是凶手真正的目标。只是犯罪动机无法依靠推理得出,是我觉得最不能接受的地方。虽然最后阐述的一段血泪的过往可以让整个故事诗意起来。这是一场关于跨越几十年的承诺和思量,一次复杂和漫长的历程。滨本为了完成诺言,耗费巨资打造了斜屋,在自己的世界里建立某些不可为外人道的信念,如传说一样热血。倘若只是单纯追求结果的人,绝对不会做这样一件劳心劳力的事。从实际考虑,有造房子的钱和一遍又一遍实验的精力,还不如直接找一个杀手更高效。谁能保证在造房子、做实验的过程中,滨本不会被其他仇家杀害呢。从上田意图解决菊冈就可以看到,菊冈的仇人还是蛮多的。尤其是在创作年代那段时间,当时的刑侦技术也没有现在这样完善,将这样一座巨大的证据摆在面前不是更容易暴露真相。
故事本是推理小说,但高潮部分滨本和御手洗之间的对弈,折射出英雄之间惺惺相惜的江湖情义,华夏战国时士的旋律跳跃着。配上忠诚的管家,执着的诺言,凋零的菊花和冰天雪地的北国,勾勒出一股浪漫主义的风味。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菊冈这样的社会败类消失了也好。
英子从出场便展现出一位趾高气扬的富家大小姐目空一切的姿态。真是没经历过什么社会打磨,对身边的人没有任何尊重可言,当然这样有钱又很闲而且还有一个变态的老爸的家庭,也很难养出温文尔雅的淑女。配合上御手洗和滨本握手时说得那句:只要不一直握着钱,手就不会变粗。似乎借用英子的傲娇来嘲讽金钱至上的社会现象。
御手洗做为主角,直到最后1/4才登场,戏份实在少了点。反倒是最初登场的警察四人组,负责梳理了整个案件的线索,进行了门外汉式的推理。牛越和阿南还成了搞笑担当。

书评

确实是奢侈无比的谋杀案了,专门为了杀一个人建造一栋建筑

2020-11-22 17:09:58

书评

当一群人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就变成了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虫子

2020-11-22 17:1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