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的角落里住着,受害者心态

张伟点评坏小孩:隐秘的角落里住着“受害者心态”这个魔鬼 《隐秘的角落》,改编自小说《坏小孩》,小说更黑暗系一些,电视剧做了修改,但悲剧的源头还是相同的,“被忽略的弱势,不能调整受害者心态

隐秘的角落里住着“受害者心态”这个魔鬼
 
《隐秘的角落》,改编自小说《坏小孩》,小说更黑暗系一些,电视剧做了修改,但悲剧的源头还是相同的,“被忽略的弱势,不能调整受害者心态,走错了抗争的路径,在毁灭对方的同时也迷失了自己”。
坏小孩有三个,朝阳、丁浩和普普。变成“坏小孩”的途径各有不同:
朝阳是父母离异后和母亲一起住,不会处理再婚家庭关系的父亲,一方面极端忽视朝阳,一方面极端溺爱后妻所生的闺女,一次次的突发矛盾冲突中,使得想向父亲证明自己可以成为父亲骄傲的朝阳,未定型的三观更加偏离方向,过度利用一条未成年人保护法中的规律,走向了误杀妹妹、弑父、杀人、不救友的路子。虽然他最后想重新开始正常的生活,但如果他树立了正确的三观,很难自己原谅自己;如果没有树立正确的三观,继续在“受害者心态”下看世事,容易变成东升。
可以说,朝阳就是小时候的东升,东升就是长大后的朝阳,一样的聪明,一样的隐忍,一样的善于暗示自己的“受害者”身份、通过高智商犯罪来进行无情报复。
其实他们不一定占理,只是在一遍遍的自我暗示“自己是受害者”的情况下,将对方判定在被告席上,自己既当原告,又当法官,还当行刑者。
他们站在自己预设的“道德制高点”,在那之前,他们要自处于“生活的最低位”,让对方肆意践踏自己的人格尊严而不反抗,目的就是为了“最后无情一击”。
比如东升,他和媳妇结婚时,签署“丧权辱国”的“入赘协议”,出于爱情吗?难说,这种深思熟虑的协议,很难说是一见钟情、啥也不顾的爱情产物。东升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潜意识里种下了看自己如何在“丧权辱国”不利形势下打出“鸠占鹊巢”辉煌战绩的想法。他杀害其岳父岳母和媳妇时,只有胜利者的微笑,是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
一如《罗生门》,自己都在为自己的行为开脱。
事实肯定是只有一个客观事实,但主观解读各不一样,通过行为人的立场,看过去可能觉得自己没有做错,而看客们觉得“做人怎么能这样?”这时候,如何能让我们的社会在不同的诉求中平稳的发展呢?制定相对温和、大家都能接受的一种付出与所得相配的方式。不要非黑即白,不要非死即生,世界是多彩的,社会是大众的,生活是多样的,行为是可预期的。
这些,社会、家庭和个人蜕变都有关系,需要共同努力。
丁浩的父母死于“无知者无畏”,因为一个荒诞的处女情结,合谋*杀了一个无辜的大学生,什么熊事也,被毙是正常的。但后续的对丁浩的关怀教育没有跟上,导致又出现了一个“无畏的无知者”。
普普父亲为什么被判死刑,到底是不是她父亲丧心病狂的杀了她妈妈和弟弟,还是别的原因,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在这评说了。但小说中描写的普普之后的成长环境,还是有缺项要弥补的(当然小说都是虚构)。
这本小说写了原生家庭对成长的重要性,但成长绝不仅是家庭一方面的事。如果社会能够认可“有事摆在桌面上,有不平吼出来,现时事、现时了”这类的行为准则,也许对所有人都是好事。
对于另一个主人公,严良,前神探,现在的大学教师,作者在他身上寄予“法律的严肃和人性的善良相统一”,通过他的慧眼在透视世态炎凉。严良之所以辞职,与他侦破的那个灭门案有关,也和小说最后他难以选择是一样的。
开放式的结果,也是在问我们读者,你站在哪个立场上,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公布朝阳杀人的真相,还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悲之苦”、给朝阳一个重新做好人的机会。
 

书评

我简单的说下我的看法,这本书读的时候

2020-11-22 15:41:59

书评

喜欢读紫金陈的书,就要做好心被作者蹂躏的准备

2020-11-22 15:4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