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出虔诚,守住圣洁!

心有所属之与主相恋点评红字:2020年8月8日星期六,天气多云,霍桑《红字》当我们忘记了我们的上帝,当我们破坏了对彼此灵魂的尊重,我们便不能奢望今后再相见,在永恒和纯洁中重聚。上帝洞悉一切,而又满怀悲悯!

2020年8月8日星期六 天气多云 霍桑《红字》
当我们忘记了我们的上帝,当我们破坏了对彼此灵魂的尊重,我们便不能奢望今后再相见,在永恒和纯洁中重聚。上帝洞悉一切,而又满怀悲悯!我所经受的痛苦,尤其证明了上帝的仁慈。——《红字》霍桑
关于霍桑的作品,我还是比较感兴趣的,因为他研究人的原罪,那隐藏于人内心的罪,研究得还是比较透彻的。就像俄国的陀思妥耶夫斯基,他为什么可以代表俄国的深度,因为他挖掘的是人的内心深处,霍桑也是这样的作家,他们的作品很值得阅读。
我记得去年三月份参加研究生复试的时候,考官老师让我自我介绍,他们了解我是一个基督徒以后,就问了我关于霍桑作品的主题里面清教徒,原罪等一些问题,我当时还是回答了一些的,因为我大学里面学习过这些作品,就像昨天晚上分享的菲茨杰拉德的《了不起的盖茨比》,这些作家霍桑,福克纳,海明威,尤金·奥尼尔等,我还是学习过的。
我虽然是跨专业考研,但还没有跨得多么离谱,英语专业与汉语言文学专业还是有很多共同处的,比如英语专业有英美文学,而汉语言文学专业也有外国文学,这些外国文学作品都是一样的。
我个人觉得不论哪个专业的人,都应该好好阅读这些世界名着,至少会让我们在这个时代不活得那么浅薄,可以更有思想的深刻性,尤其去阅读像霍桑与陀思妥耶夫斯基这样的文学大家的作品,他们深入探讨罪,会让我们也思考什么是罪,我们需要怎样的救赎呢?
因为我从小就是基督徒,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就已经受洗了,我小时候是很热衷于读圣经的,我可以背诵整本圣经里面从创世记到启示录所有我喜欢的经文,我还热衷于参加各种各样基督徒的聚会。
虽然我那时候年龄还小,似乎听不懂多么深奥的道理,但就是有福音种子不断在我生命里面扎根,以至于我现在都读研了,我的专业还是研究圣经。包括我的名字谐音就是读经,这或许会是上帝给我人生的命定,我会好好通过读圣经来认识我的上帝。
霍桑的《红字》这部作品,可以说是写爱情,也可以说是写人性,但我更重视他对人性,罪性描写的部分。他或许与雨果的《巴黎圣母院》还有一点点的相同之处,那就是牧师也不是活得那么敬虔的,他们也有自己的私欲,更准确说是性欲。
男人有性欲是正常的,因为这是上帝对他们很特别的创造。但不能让自己的欲望造成对他人的伤害,《巴黎圣母院》里面的副主教与《红字》里面的青年牧师,他们都因为自己的欲望伤害了故事的女主。
我们人都有罪的,就像今年很火的一个热点新闻是韩国的N号房间,我们深挖一下,为什么那么多人几十万人会围观并参与这个犯罪的事件?或许因为人的私欲,尤其男人的性欲,上帝创造性的本意不是邪恶的,是要夫妻在婚姻里面感受身心灵的合一的,而不是婚姻之外的偷吃禁果,那就是犯罪了。
我不是只说男人有罪性,女人依然有罪,只要是人,就是罪人,这就是我从小接受的价值观,我们真的需要救赎。而谁能施行拯救呢?
很多宗教都在努力靠着自己的善行来拯救自己免入地狱,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溺水的人是不可能自救的,需要站在岸上的人来伸手救赎,而那个站在岸上,必须是没有沾染罪恶的人。
这个世界唯一的完美没有瑕疵的人就是耶稣,他也是完全的神,他可以把我们从罪恶的苦海里面拉上岸,会进入永恒的天堂。
虽然基督徒依然会犯罪,依然会有心里的贪念,但还好属神的儿女会有圣灵的内住,圣灵会提醒我们的生命,活出圣洁,因为我们信仰的上帝是圣洁的,我们也要圣洁。
如果想要过圣洁的生活,我们就要依靠上帝,尤其青年男女们,要好好保守自己的身子,一个在情感上圣洁的人,更容易活出荣耀上帝的生命,所以我一直会在追求这种生命。
我拒绝很多人的告白,也有考虑过界限这个问题,我得好好为上帝保守我自己的圣洁,得活出基督徒不一样的生命,就算我以后谈恋爱了,我也会把初吻留到婚礼那一天,我的生命会是一个见证,荣耀上帝的见证。
★我在这里我愿意★
你将我从灰烬里拾起
恢复我做你宝贵儿女
父神我愿更多明白你心
了解你为何微笑 为何哭泣
我活着不再为自己
用我成为你爱的器皿
父神我愿与你同心同行
能与你一起微笑
一同流浪哭泣
你说我对这世代有心意
你愿不愿意为我去
父神我愿体贴你心意
我在这里 我愿意 我愿意
我渴望看见
每一颗心回转向你
听见你的声音 在全地响起
我祷告看见
父亲的心转向儿女
儿女的心转向父亲
我盼望看见
每一个人走入命定见证
生命转变的伟大神迹
我愿意成为
那麦子落在土里
结出许多子粒祝福这地
美国着名作家霍桑的代表作《红字》是一部描写200多年以前,发生在新英格兰殖民时期一个浪漫的爱情悲剧。
作品以17世纪中叶的北美殖民地新英格兰的严酷教权统治为背景,描写美丽善良的白兰在丈夫齐灵窝斯失踪后独居的情况下,爱上了青年牧师丁梅斯代尔,并与他生了一个女孩。
事发后,她被清教法庭判处胸口戴着标志通奸的红色A字示众受辱。之后,白兰到远方定居,靠针线活谋生。
丁梅斯代尔虽未暴露,但内心深感自责和恐惧。齐灵窝斯潜回北美后,为了报复,以医生的身份潜于丁梅斯代尔身边,对他进行残忍的精神折磨。白兰约丁梅斯代尔同逃欧洲失败。
丁梅斯代尔公开自己的“罪行”后心力交瘁身亡。白兰仍带着红字,处处克己助人,终于赢得了人们的尊敬。作品用层层深入的手法,对人物心理进行自然、细腻、逼真的描写和分析,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霍桑(1804-1864),美国作家。1825年大学毕业后即从事写作,1842年出版了第一个短篇小说集《重讲一遍的故事》,曾担任海关职员,晚年成名后,曾出任驻英公使。他一生主要从事写作。作品基本上以新英格兰殖民时期的生活为背景,生动描述新英格兰的风俗人情、社会风貌,特别是加尔文教的统治对人们心灵的摧残以及清教徒、上层分子虚伪的道德,同时也流露出他的宗教意识和神秘主义观点。重要作品有《红字》、《七个尖角阁的房子》,另有《奇书》、《故事新编》、《有七面山墙的房子》、《福谷传奇》等。他的小说在艺术上独具一格,是美国19世纪浪漫主义的着名代表作家。
He had told his hearers that he was altogether a vile, a viler companion of the vilest, the worst of sinners, an abomination, a thing of unimaginable iniquity; and that the only wonder was, that they did not see his wretched body by the burning wrath of the Almighty!
他曾经告诉他的听众,他从骨子里是邪恶的,比最邪恶的人还要更加的邪恶,是最糟糕的一位罪人,一个令人憎恶的货色,一个让人难以想象的罪恶之物;而唯一令人奇怪的是,他们竟然看不见,他那肮脏的肉体已被上帝的怒火所焚,已至枯萎凋零了。
1、人类的秉性,除去自私心特别活跃时意外,爱总是比恨来得容易。
2、她的纯洁无暇的生命秉承上了上帝神秘莫测的天意,从一种泛滥的罪恶激情蜕变成一朵妩媚可爱永不凋谢的花。
3、生命中有许多东西是无法圆满的,失去了也就无法再得到,若重拾之,面对自己的将是痛苦和对往事的无尽的悔恨。
4、她的罪过,她的耻辱,是她深深扎入土壤的根须。
5、恨,倘非原有的敌人继续受着新的刺激外,经过逐渐平静的发展,甚至都可以转变为爱。
6、在那凄凉古老的时代里,鄙俗的人们对于使他们的想象发生兴趣的事,总是赋予它一种古怪的恐怖。
7、一片墨黑的土地,一个血红的A字。
8、如果他当真要死,无非是因为这个世界不配他的脚再在上面踩踏。
9、倘若世世代代都在同一处不再肥沃的土地上反复扎根,人性就会像马铃薯种在这片土地般无法繁荣茁壮。我的孩子们已经诞生在他处,即便我能力所及,掌控得了他们的命运,他们也将在不适之地扎根。
10、遭受苦难的人在承受痛楚时并不能觉察到其剧烈的程度,反倒是过后延绵的折磨最能使其撕心裂肺。
11、这红字烙得太深了,你是取不下来的。但愿我能在忍受我的痛苦的同时,也忍受住他的痛苦!
12、这传说实在阴惨,只有一点比阴影还要幽暗的永恒的光斑稍给人一点宽慰:“一片墨黑的土地,一个血红的A字。
13、世界因变老而日益壮大,未来缩小了。
14、她的爱情是毒药——她的拥抱意味死亡。
15、女人们是很会从琐琐碎碎的事情上调制出微妙的毒药的。
《红字》中对是非善恶重新思考:
“善恶”看起来好像是两个极端的概念, 但是当事物不能到达完美的时候, 这两种概念会同时并存于同一个物质上, 有时候很难令人分得清楚。《红字》告诉我们关于爱、罪和复仇的故事,所以当中所牵涉的善恶是非看似黑白分明,其实在深思熟虑后,不难发现《红字》随着故事的发展和结束,最终的善恶是非并不是直接的答案,它是难以捉摸的,但作者透过赫丝特·普林坚强的意志、丁梅斯代尔内心的忏悔和罗杰·奇林沃思充满复仇的心,使我们重新思考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善和恶。
表面上看他在维护婚姻的社会地位,主张妇女坚守妇道,向情敌复仇以讨回自己做丈夫的权力及尊严俨然一个道德裁判者的形象。这也是其社会属性的外在表现。但内心是在满足其报复的私欲和在心理上,精神上折磨别人的快感。这是他自然属性中最阴险的一面。
表面上丁梅斯德充当着众人信服的、虔诚的牧师,置所应负的责任于不顾,内心虽也受着煎熬,但却能若无其事地布道,这说明他的社会属性一开始战胜了自然属性,并长达七年之久。然而追求正常人生活的渴望却一刻也未停止过。
在《红字》第19章中丁梅斯德谈到,“你无法想象,我的心里多么害怕这次会面,又多么渴望它!”一语道破其矛盾的自我。  他接受海斯特的怂恿,准备一起逃往英国之事,也说明他追求自然的强烈愿望。
《红字》中第20章“身陷迷宫的牧师”着力描写了经过林间会面后的牧师,其自然属性开始复苏,并且这种力量一经觉醒便占胜了他外强中干的社会属性,以一种令他自己吃惊的不知疲倦的活力克服了路途上的一切困难。一时间,“整个教堂外观显得如此陌生,却又如此熟悉,致使丁梅斯德先生的头脑在两种想法之间摆动不已:要么迄今为止他只是梦中看到它,要么此时他是在做梦”。
这表明了他在追求自由、幸福的正常人生活与维护其原有的社会地位,名望之间摇摆不定。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在他体内短兵相接。他的自白可以表明此时的主场:“我并不是你们当作是我的那个人!我已经把他留在那边森林里啦……,去吧,去寻找你们的牧师,看看他那消瘦的身躯,憔悴的脸颊,他那白皙、饱满突出、布有痛苦皱纹的额头是否像一件被丢弃的衣服那样被掷在那儿了!”这表明丁梅斯德要与过去的自我社会属性的一面一刀两断。并终于在他作了激动人心的节日宗教宣讲之后撕下“牧师”的面纱,现出“情人”的本色。“经过复杂痛苦的内心斗争,人性‟终于获取了胜利”。
The Scarlet Letter——《红字》
The founders of a new colony, whatever Utopia of human virtue and happiness they might originally project, have invariably recognised it among their earliest practical necessities to allot a portion of the virgin soil as a cemetery, and another portion as the site of a prison. In accordance with this rule, it may safely be assumed that the forefathers of Boston had built the first prison-house somewhere in the vicinity of Cornhill, almost as seasonably as they marked out the first burial-ground, on Isaac Johnson’s lot, and round about his grave, which subsequently became the nucleus of all the congregated sepulchres in the old churchyard of King’s Chapel. Certain it is that, some fifteen or twenty years after the settlement of the town, the wooden jail was already marked with weather-stains and other indications of age, which gave a yet darker aspect to its beetle-browed and gloomy front. The rust on the ponderous iron-work of its oaken door looked more antique than any thing else in the New World.
新殖民地的开拓者们,不管他们的头脑中起初有什么关于人类品德和幸福的美妙理想,总要在各种实际需要的草创之中,忘不了划出一片未开垦的处女地充当墓地,再则出另一片土地来修建监狱。根据这一惯例,我们可以有把握地推断:波士顿的先民们在谷山一带的某处地方修建第一座监狱,同在艾萨克.约朝逊地段标出头一块垄地几乎是在同一时期。后来便以他的坟茔为核心,扩展成王家教堂的那一片累累墓群的古老墓地。可以确定无疑地说,早在镇子建立十五年或二十年之际,那座木造监狱就已经因风吹日晒雨淋和岁月的流逝而为它那狰狞和阴森的门面增加了几分晦暗凄楚的景象,使它那橡木大门上沉重的铁活的斑斑锈痕显得比新大陆的任何陈迹都益发古老。
Like all that pertains to crime, it seemed never to haveknown a youthful era. Before this ugly edifice, and between it and the wheel-track of the street, was a grass-plot, much overgrown with burdock, pig-weed, apple-peru, and such unsightly vegetation, which evidently found something congenial in the soil that had so early borne the black flower of civilised society, a prison. But,on one side of the portal, and rooted almost at the threshold, was a wild rose-bush,covered, in this month of June, with its delicate gems, which might be imagined to offer their fragrance and fragile beauty to the prisoner as he went in, and to thecondemned criminal as he came forth to his doom, in token that the deep heart of Nature could pity and be kind to him.
象一切与罪恶二字息息相关的事物一样,这座监狱似乎从来不曾经历过自己的青春韶华。从这座丑陋的大房子门前,一直到轧着车辙的街道,有一片草地,上面过于繁茂地簇生着牛蒡、茨藜、毒莠等等这类不堪入目的杂草,这些杂草显然在这块土地上找到了共通的东西,因为正是在这块土地上早早便诞生了文明社会的那栋黑花——监狱。然而,在大门的一侧,几乎就在门限处,有一丛野玫瑰挺然而立,在这六月的时分,盛开着精致的宝石般的花朵,这会使人想象,它们是在向步入牢门的囚犯或跨出阴暗的刑徒奉献着自己的芬芳和妩媚,借以表示在大自然的深深的心扉中,对他们仍存着一丝怜悯和仁慈。

书评

爱与恨,归根结底是不是同一种东西

2020-11-22 9:21:01

书评

那是上穷碧落下黄泉都寻不着、遇不见的别离,她不能想象

2020-11-22 9:2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