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去那虚无之乡

楚沉点评青衣:我应该再读一遍的,几天前构思这篇书评的时候,我就这样想,可惜我没有做到。对于毕飞宇的《青衣》,我喜欢作者那流畅、细腻的文字,我赞叹他三十几岁就刻画出这样一个情节婉转、令人

我应该再读一遍的,几天前构思这篇书评的时候,我就这样想,可惜我没有做到。对于毕飞宇的《青衣》,我喜欢作者那流畅、细腻的文字,我赞叹他三十几岁就刻画出这样一个情节婉转、令人唏嘘的故事,我更惊异于他能如此敏锐地捕捉一个女人复杂的内心和情感,我甚至尽力搜索这作品的灵感来源,试图寻找蛛丝马迹,以期能做些深刻的分析,可最终我放弃了。何必呢,我何不简单的读读故事,随着它心绪起伏,临了长长地叹一口气!
这是一个叫筱燕秋的女人的故事,讲述了她几十年的人生,不过是活在一场戏里。戏中她扮演着青衣,又或许青衣本身就是她,而那些围绕在她周围的,比如德艺双馨的老师李雪芬,灵动叛逆的徒弟春来,对她爱护有加的老团长,老实本分的丈夫面瓜,还有乔炳璋、烟厂老板等等,他们好像这戏的配角和龙套,存在的价值不过是为了衬托她、成就她、毁灭她、试炼她。最终,她化身嫦娥奔月而去,无可阻拦地疯魔着,再也不愿醒来。
显然《青衣》这部作品是成功的,不仅获了奖,依着小说还改编了电视剧、舞剧,可我觉得电视剧明显加入了对三代青衣的刻画,渗透着时代剧中对社会诸多方面的描写,不如小说来的纯粹。舞剧我只看了宣传片,意识流的东西太多,反而让人看不明白。我也看了一些相关的评论,有人拿它和李碧华的《霸王别姬》相比,且不说各自语言风格上的差异,后者是大时代背景下包裹的爱情悲剧,思想内核明明相去甚远。还有人用书中提及的“命中八尺,你难求一丈”来定义筱燕秋的命运,但我仍觉得不够准确。争强只是一种性格特点,本身并无所谓好坏,而糟糕的是偏执,正是偏执导致了自我认知的障碍,最终走向病态。有点像多米诺骨牌,可我们却往往只看到结果罢了。
全书的结局让我最为震撼、深怀感触,我能想见到漫天大雪里翩若惊鸿的婀娜身姿,陶醉在自我满足的虚幻世界里。现实于她早已变成了一个个黑色的窟窿,冰冷麻木的她此刻脱胎换骨、幸福鲜活起来,仿佛那一刻才活成了一个完整的人。我突然想起电影《芳华》里穿着病号服的何小萍,在月光下自顾自地起舞。也许她们都一样,不管出于何种原因,现实与理想早已深深剥离,她们可怜、也可恨。欲望和信念往往是一把双刃剑,既是成就人生辉煌的牵引力,也是任其滑向深渊的推动力。当内心在自我救赎中痛苦煎熬的时候,是放下执念、重新审视自己,还是彻底沉沦、让灵魂去向虚无,选择成了唯一的答案。
如果最后我还能说点什么,我想小说的内容虽然虚构,但它代表的女性群像却可能真实存在,因此在这个充满压力的社会里,在感叹这个故事的同时,对自身思考并给予周遭帮助,才是我们更应该做的。我想起一段话,它来自奥玛·海亚姆的《鲁拜集》,谨以此作为结尾。
我叫我的灵魂去那虚无之乡,
对身后的情况进行探访;
慢慢地它又回到我的身边,
回复说:“我自己就是地狱,也是天堂。”
天堂不过是欲望得到满足的幻境,
地狱是一个煎熬中灵魂的暗影,
投身在这黑暗之中,从那里我们
出来是如此之晚,而归去又过早地凋零。

书评

从老三为了让静秋去医院划伤手开始,整个书都读的小心翼翼

2020-11-22 7:08:45

书评

1,有一个贯穿全书的笑点

2020-11-22 7: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