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回唱》——爱与呼唤,怎么说得清

Cherry,Yeung点评群山回唱:《群山回唱》——爱与呼唤,怎么说得清我瞅见伤心的小仙女待在纸树影子下我知道伤心的小仙女晚风把它吹走了这是一部沉重的小说,炙烤你的心灵,每每我会自问,假设是我,我应该

《群山回唱》——爱与呼唤,怎么说得清
我瞅见伤心的小仙女
待在纸树影子下
我知道伤心的小仙女
晚风把它吹走了
这是一部沉重的小说,炙烤你的心灵,每每我会自问,假设是我,我应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选择过后,悲剧还会发生吗?
走出对与错的观念,有一片田野,我将与你在那儿相会。胡赛尼的《群山回唱》,讲述了1952年的阿富汗,一个穷困潦倒的父亲萨布尔因为无法养活自己的家庭,将自己的女儿帕丽送给了一个富豪,从此以后,他仿若出卖了自己的灵魂,行尸走肉,再也不讲关于那些富有魔力的故事,最后意外伤亡。阿卜杜拉,念念不忘他的妹妹,立誓要把妹妹找回来,从此开始了一场五十八年的流浪之旅。纳比舅舅的救赎,来源于他的老爷苏莱曼先生对他的同性之爱;妮拉带着帕丽远走巴黎,是不是源于她对阿富汗的反叛。心有千千问,答案却不止一种。
群山,寓意阿富汗,也寓意一群有根的人,这里埋藏了很多秘密,那些心里空落落的人,就像缺失的记忆,你记住了人生的开头,忽然被告知中间,然后匆匆结尾。每个人,都有个声音在心里呐喊,就像一道波浪,一串铃声,宛如哭梦的尾梢,从周身横扫而过,每一次都像不期而至的狂风,吹得心里一惊。这种缺失感,使我想起了一个曾经听过的故事。那是轰轰烈烈的改革开放年代,时代惊变,各种骇人听闻的事情时有发生。那个父亲因为事故锒铛入狱,被抽了主心骨的破落的家无疑雪上加霜,风雨飘摇中,就要瞬间倒塌了。后来,通过各种关系疏通,需要一笔钱,把他从监狱中弄出来。于是,在一夜之间,他家里的二儿子消失了,而他,也顺利从牢房中出来,带着家人,远走高飞。再见时,已是十几年后,我并不认得此人,体面的着装衬得他直挺的腰板更加魁梧,狂风也吹不乱他油光满面的头发。只是听奶奶说起,他现在迫切想要找到收养自己儿子的那户人家。再后来,听他们在感慨,二儿子从前是多么乖巧聪明的孩子,因为养在富贵人家,过分溺爱,如今,父子再相见,隔了十几年的那面团圆镜的裂缝,岂是用钱可以修补好的。那位父亲心里的失落感和帕丽,阿卜杜拉,阿尤布,纳比舅舅是一样的。可是,这份空白,是可以用金钱来弥补的吗?是时代的错误,还是人为的错误,你无法用一把称去衡量,这夹杂着亲情,无奈,懊悔与爱的选择。
这些贫穷,是多么的赤裸裸,在贫穷之下,是良知丧尽,还是执着一份信念,匍匐前进。在阿卜杜拉和帕丽在时隔五十八年后终于在”我瞅见伤心的小仙女,呆在纸树影子下,我瞅见伤心的小仙女,晚风把它吹走了”童谣中相见,我潸然泪下。这是份多么沉重的爱啊,穿越半个世纪,甚至超越时空,缓缓而来。
胡赛尼把贫苦,悲哀,远山,荒漠,执着,用一只幻化的手,一点一点细节化,用铃铛,黑夜,爱琴海,把这些一长串的人生故事,穿插在一起,绘成一幅饱满的笑脸,放在我的心口,细细回味。
我独爱,它细致的描写,关于瘦弱的背影,关于挨打,关于黑夜,呼啸的山风,怦怦作响的屋顶,从这里,我吸收写作的灵感。我是偏爱悲剧的人,因为悲剧真实,不做作,而我又为这种真实而痛心,因为无能为力,也是感知疼痛的一种方式。
读每一本书,我都有不同的感受,感觉自己世界又变大了那么一点点,以后,我想用脚来感知这个世界(是否可以一直走一直走),用文字来讲述我的感知,那么,我便是一个富足的人了。
小羊读《And the Mountains Echoed》
2016.11.15

书评

文笔OK,剧情OK

2020-11-22 5:52:30

书评

人物内心深刻,令人信服、扣人心弦

2020-11-22 5:5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