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有过一个哥哥,在我三岁到八岁以前

箫箫点评群山回唱:我曾有过一个哥哥。在我三岁到八岁以前,曾经和他一起生活,在农村。每一个炎热的夏天午后,他拿着网兜,我赤着脚跟在后面,绕着整个村子去捉知了。晚上,他拿着罐子夹子,带我去捉蝎子

我曾有过一个哥哥。
在我三岁到八岁以前,曾经和他一起生活,在农村。
每一个炎热的夏天午后,他拿着网兜,我赤着脚跟在后面,绕着整个村子去捉知了。晚上,他拿着罐子夹子,带我去捉蝎子,然后骑自行车带着我卖到很远的地方(不记得有多远,只记得对那时候的我来说,很远),换了钱给我买好吃的。
每一个硕果飘香的秋天傍晚,他和哥们儿去地里掰了玉米、挖了红薯,挖个土坑烤着吃。他的哥们儿不让他带着我,怕我跟大人告密,但他从来没有丢下过我。
每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他带我滑雪,给我堆雪人、捕鸟,掏屋檐下筑巢的麻雀给我放在小盒里养着。
曾经某个炎热的夏天晚上,他趁我侧身睡着,把小猫咪放在我身下,我一翻身,压到一团毛绒绒的东西。迷迷糊糊中吓得哇哇大哭。他在旁边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
曾经某个寒冷的冬天,他生了病。用自己的零花钱买了两块糖,一块给我,一块给自己。我吃完了自己的,跑去抢他的。他舍不得给,我于是耍赖,他被大人骂了,只好委屈的把糖给我,并发誓以后再也不跟我玩儿。可是他一转脸就忘了。
他很会打架,所以一整条街的人都怕我。
后来,我走了。
我离开他,在千禧年的前夕。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失落,有没有伤心。
我已经忘记了那个时候的自己,是否因为找不到他而难过伤心。也许因为太小,我比较容易遗忘。
只知道,七岁之后,我不再记得自己的童年是怎样度过的。
我们还能时常见面。他还是那个原来的他。可是我已经不是那个八岁之前的自己。
我心里清楚,我再也找不回他了。

书评

历时五小时49分钟,期间

2020-11-22 5:38:24

书评

《群山回唱》,22

2020-11-22 5:40:34